清明节祭文悼词 » 清明节网上祭拜

对于父亲,现在能做的只有想念,想起父亲,敬爱涌漫全身,念起父亲,音容历历在目,合掌祈盼:来世还做您的女儿。
父亲,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
父亲一生酷爱写作,在私塾里,他的老师就常常表扬他的文章,到了城里,在父亲的诗集就有一篇挑灯夜读的诗,诗里就有对读、写格外的眷恋的词句;在工作岗位上,父亲也是因了出色的写作而提拔升迁,他还是我省、市报社的特约通讯员,由于种种原因,父亲工作调动离开了熟悉的政府机关,在他选择职位的时候,毅然放弃不熟悉的业务职位,而担任《中国石化报》我省通联站的站长,继续他的写作事业,对于他的诗集和散文集,他都按年份整理成册,印刷后分送亲朋好友与之共赏,这是他最最开心的事,退休的时候,他仍笔耕不辍,不时更换写作风格,因为我总说:爸爸的写作理论太深,只有做这行的才能沉下心来欣赏,比如写诗,总是:五言、七律什么的,古体诗最多;写文章也多是议论和评论、杂文较多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外面飘起了雪花,突然想起有一年冬天也是下着雪,我到菜市场买了沙锅、肉、姜等类,骑着车去给妈妈送,希望妈妈在寒冷的冬天能够吃上热的沙锅菜,妈妈当时很高兴。十年前的事吗?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现在觉得无人可以让我这样牵挂了,无人让我这样孝顺了。每年春天时候,丁香花开时刻,我都会暗自流泪,我的母亲就是在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离开我的。
我是妈妈的老闺女,得我的时候,邻居们说闺女比儿子好,将来老了可以给你挠挠痒、捶捶背什么的。我的姐姐哥哥们都比我大很多,人人都说我老小有福气,有人给我买衣服、买好吃的,我也觉得自己当个老小蛮好的。直到妈妈去世,我才发现当个老小有多么多么的不好,妈妈去世时,我觉得姐姐他们都守妈妈那么四五十年,而我才三十一岁!
妈妈去世时我并不在她身边,我是坐火车坐了一夜哭了一夜才到了老家。姐姐告诉我妈妈临终前还在“优化”,那是妈妈无助时的一种祈祷。前几天我无助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小时候,因为性格的倔强,常常挨母亲的打。母亲打我时,我常常都不会跑,任由母亲“痛快”的打下去,仿佛和母亲较上了劲,看谁的“意志”先垮。母亲总是犟不过我,母亲打的心疼了总会抱着我哭喊:“儿啊,你怎么不跑呀!”
母亲虽然在我犯浑的时候打我,但却容不得其他的人打我。父亲因为母亲的这种不容而不敢打我、也不会打我,父亲要是有了打我的动机,母亲便非和父亲吵架不可。其他人更不用说了。有一次,农村放牛的时候,比我小一岁的堂弟把我的脸抓破了。回到家里,母亲见了逼着我问谁抓的,我不说,母亲威胁说:“你不说,我就打死你!”我犟道:“打死我也不能说。”但最终还是被母亲猜出了是谁抓的,结果,母亲闯到堂弟家里,当着婶婶的面狠狠的把堂弟揍了一顿。
每当我挨母亲的打时,我都会在心里暗暗较劲:妈妈,等我长到能打得过您了,我会还手的。
可真的长大了,与母亲打架的念头倒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自己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晚上,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感恩课,让我几次泪流满面。是啊,父母恩比海深,这使我想起我的父母……
自从结婚以后,我便很少回家,即使那里住着生我养我的父母。因为有爱我的丈夫、可爱的女儿整日陪伴,身心幸福的我,越发不愿回家听父母那些喋喋不休的唠叨。为此母亲说我心狠,我则说回家的那几里路,晴天是灰尘,雨天是泥泞,实在是不方便。

那一年的冬天,天气格外的冷,虽然室内有暖气,却温暖不了我的内心:丈夫出差去河北一个月了,我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忙的焦头烂额,加之工作不顺利,心情坏到了极点。就在这时,母亲打电话问我为什么好长时间不回家了。“没空,烦死了,孩子闹,工作忙。”挂了电话,什么也没想,又开始忙碌。

第二天早晨,还在睡梦中,就听见门铃响。抬头看看,窗外还黑洞洞的。急忙披上衣服开门,一股寒气迎面袭来,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是父亲,“爹,出什么事了?快进来。”父亲进来后忙从衣兜里掏出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一天对我而言是个令人终生难忘的日子、是个黑暗的日子、是个令人撕心裂肺的日子、是个令我失去生命价值的日子,几天来我走在大街上感到精神恍惚,天空灰暗似乎天就要塌下来了,原来光辉灿烂的美好的一切均不复存在了,此刻我走在街道的中央呼啸着过往的车辆在我身边闪过,无论司机怎么鸣笛我都无心躲闪,车轮哪怕在我身上碾过、、、
就在这一天凌晨6点确切的说时间应该更早些,80岁的爸爸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老人家没留下任何遗言,他的遗容那么平静,那么安详,那么无牵无挂,就象是平时自然睡着了一样。然而,爸爸走的又是那样绝然,那样果断,没给儿女们任何思想准备就断然离开了我们。因为就在前一天我打电话问爸爸,明天我去老年公寓给爸爸带点什么水果,爸爸还很高兴的告诉我:他还有很多水果吃不过来了不要买了,就让我把已经给爸爸买好的降血压药带去就好了,爸爸还告诉我:他现在很好,天气暖和了换下了棉鞋到户外溜达一圈了,老爸女儿那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几日来,悲痛万分,夜不能寐,饭菜不香,父亲临走的那一时刻,始终在我头脑中萦绕,似呼无法接收,老父亲一下就没了,人的生命如此短暂,如此脆弱,原先体会不到,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才知道它的分量,人在焉气前的那一时刻,是如此痛苦如此艰难,双眼微睁呼吸急促,眼角流泪,他似呼什么事情没有办完,还有什么事情放心不下,他似呼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2010.12.17.18时20分,我敬爱的父亲心脏停止跳动,他生命停止了,魂已到另外一个世界----那就是天堂!所以,人活着的时侯,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关爱自己,保养自己,让生命活的更有意义!
父亲家乡是江苏苏州,吴县市光福乡黄渠村,生1926.10.01---故2010.12.17,详年85岁。父亲的一生是----出生贫苦,清贫艰苦,勤劳肯干,积极向上,勤奋好学,性格刚强;说一不二,为人师表,宽厚待人,慈善心肠,热爱家庭,关爱子女,从严要求,教育有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是我可敬的父亲大人离开我们的第九个年头。九年前的今天,凌晨时分,一直与肺癌顽强抗争的父亲终于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离开了我的妈妈,离开了我们兄妹。
九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父亲临终前的嘱咐:照顾好我们的妈妈。几乎每一周,我都会至少和妈妈一起吃两个午餐,而我的三弟,则在我没有在场的时候都会陪妈妈吃饭。我感谢我的三弟,因为他的姑娘出嫁了,家里事情相对少点,而我则需要给儿媳妇和老婆做晚饭,所以三弟帮了我许多。
请父亲大人放心,咱们家一切均好,孩子们都成家了,也还懂事。家里比以前好的太多了,我们买了车,有几个用来出租的公寓房,这样没有工作的宝珠晚年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崔鹏给你添了个孙子,他的工作非常好,就是忙点。小景在国外也挺好的,年收入可以达到百万多点,你不敢想吧?她现在是设计项目的小负责人了。
敬爱的父亲大人,我们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啊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去世整五周年了,五年了,父亲的音容笑貌一直还印在脑海里,时常还会在梦里与父亲相见,当醒来时,枕巾早被泪水打湿,父亲,您在天堂还好么,我好想您。
父亲走的很突然,没有给儿女留下一句话,留给儿女的却是一生的遗憾。父亲身体一直很好,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忽视了对父亲的关注,从接到噩耗,到我回到家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记得几个战友一直陪在我身边,从凌晨一直到天亮,把我送上车,一路上,想起了父亲的一生,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一直不敢相信,父亲走了,当我踏进家门,看到父亲被白床单覆盖着身体的时候,写不下去了。
父亲,我永远爱您,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您的孩子。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