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老人去世祭文

再次打开尘封的记忆,去感受母亲的影子。才发现时间流逝之中,母亲逝去都已经近十余年了。
  (一)
  母亲给我的印象之中,她总是话很少很少,总是一天从早到晚忙碌着。但母亲却永远拥有那种,乡村妇女特有的善良与纯朴。
  记得小时候,当我还在梦乡里,母亲已经早早起床,升起那房顶上的第一缕炊烟。儿时的我很调皮,我也记不清多少次因自己的顽皮,而受到父亲的重重的体罚。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会站在一边,无语的注视着受罚的我,眼里分明能看到那份疼爱与心痛。
  但在父亲那份严厉的眼光之中,她也知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而这个时候,我总会用一双乞求的眼望着母亲,因为从母亲那眼光之中,那份受罚的痛感觉才有些减轻。
  体罚过后,母亲都会轻轻的拉起跪地的我,告诉我不要再犯错要听话。她也总会用那双从小抚摸我长大的手,抚着我那疼疼的伤处,也总不忘悄悄的给我几颗糖,让我流泪的眼转为笑容。也让我依于她怀中,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妈妈: 您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一年来,每次站在这荒凉的墓地,面对冰冷的石碑,钻心的疼痛直达脊髓,妈妈啊!天堂的路到底有多远?女儿的呼唤您是否能听得见?
妈妈:儿女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您二老多多送纸钱,只有这样我们心里才好受些。爸爸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而他却早早走了,您为儿女操劳一生,虽说赶上了几年好时光,可我们又都忙于工作没能好好陪陪妈妈。人人都说,最悲伤莫过子欲养而亲不待,您的儿女永远永远跨不出愧对父母那道坎。
妈妈:你知道吗?我最害怕看到和你平时相处的大娘,婶婶,阿姨们,看到她们不管是在什么场合,我的泪都会不停的流,也不愿听到同事和朋友提起她们的父母,因为听到了我的心就会疼。我常常一个人静静发呆,在家没事时喜欢打开相册重温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光,喜欢听龚玥唱的父亲和阎维文唱的母亲,尽管泪流满面,可我就是不肯相信最最疼我,最最爱我的两个人已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水之诗
——献给母亲河湘江
城春湘岸杂花木 洲晚渔歌唱竹枝
永州是我的祖籍地,父亲是永州零陵人。在解放初期的土改运动中,爷爷被划为地主成分抓起来吊死了,叔爷爷因国民党军反动派身份抓起来还未吊死。在斩草除根,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严酷形势下,得到消息的父亲自湘江乘一叶扁舟撑篙而走,在下游衡南的栗江码头登岸。保住了性命的父亲之后二十年的岁月里,并没能避开地主身份所带来的厄运,他写的思想改造笔记、自我反省检查垒积起来比他的数学教案还要高得多。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很难得谈及自己的家乡,但他就没有想念过么?非也。父亲爱抽卷烟,他把黄黄的叶子捻在凳子上默默切成烟丝的过程,就是他穿越时空抵达故乡和往事的过程。烟火在他的指间点燃,熬煮着满眼的空洞、寂寞、一筹莫展与无可奈何,至今想来仍叫我心疼难耐。
故乡在父亲的心里应该从来没有远离过。他为我取名“朝阳”,视我如朝露,寄望若晨曦。儿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去世的噩耗传来,面对突如其来,我深陷在沉重的悲痛当中。
我是长孙,家又是朝鲜族,在这个长子长孙地位很高的民族里,爷爷一直视我作掌上明珠。从呱呱落地开始,到学会走路,再到背起书包上学,甚至到了走出校门插上生硬的翅膀到浩如烟海的社会去寻找自己的天空,似乎最终也是一个一直被爷爷抱着长大的孩子。
每次离开吉林时我都曾想过,如果不离开呢?就像在吉林工作那段时间一样,工作之余总能去看看爷爷,买点爷爷喜欢的烟、买点爷爷喜欢的酒送去。可现实又是残酷的,不离开老家,我的天空又在何方呢?我若不成器,爷爷是不是会心里更不舒服呢?所以每次离开的时候,都是想着想着爸爸和弟弟,想着想着年迈的爷爷,步走一千,泪流五百。
我没有当过爷爷,所以爷爷未必是我的骄傲;我做过爷爷的孙子,所以我知道自己一直是爷爷的自豪。高中我没有读满三年,大概也就一年多一点的样子,在社会上遇到了太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病中琐忆
2014.04.27

潇潇的细雨,如烟如雾,就像拂不去挥不走的无名意绪。一年前的今天,也是如此瑟索。今天我坐在书桌前,一年前,我却孤零零地躺在省医院五楼昏暗的走廊里,阴冷的风,时时掠过我冰冷的脸,灰的天,灰空气,灰的走廊,灰的人群,世界都是灰的。那猩红的药水,却异样的刺目,一滴一滴,汇成冰凉的我。廊里穿梭的不停的是护士,没有人扫瞄一眼这个蜷缩在尺宽的椅子上的我,疼痛已经麻痹了,没有任何不适感,灵魂悬浮在廊顶,冷冷地注视着那个昏沉的我,世界遗弃了我!!

三天了!我在这里躺了三天。冰凉的药水起作用了,我正感觉到疼痛正在撕扯着我胸,一丝丝浸入内里,脑子也清醒了,异样的恐惧,那是生对死拒绝,狭小空间里,撕杀,却没有一丝血腥。那个小护士又来换药水了。她问:“你怎么一点饭也不吃?没胃口?”

嗯!

咦!你来这几天了,怎么就你自己,没有陪护吗?家人?亲戚?朋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百日祭文
-————沉痛悼念父亲
百日祭祀文 - 两袖清风 - liuyongping246 的博客
爸爸,您离开我们去了另一个世界,时至今日,已经是整整一白天了。在这一百天的日日夜夜里,您是怎么过的呢?您知道么,在这一百天里,我们这里一共下了两场大雪,您感到冷吗?因为您一向都是怕冷不怕热的,故而我才这么问。您想知道在这一百天的日子里我们是怎么过的吗?告诉您:在这无比悲痛的日子里,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您生前的样子。一张张笑容可掬的慈祥面容,一副副和蔼可亲又特别熟悉的身影,一个个热情与周边人打招呼的言谈举止,是那么的清晰。对于您自己的生活,总是那么的随和与谦逊。长期以来,您保持艰苦朴素的品德一直感染着我们,使我们感受到您走过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时节,谨以此文祭奠我亲爱的姥姥,愿姥姥在天堂能够幸福安详!)

  每到清明时节,我就会想起已故的姥姥,她已去世14年了,但她那慈祥的面容,那温暖的声音,那熟悉的身影,已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
在姥姥去世之前,我一直和姥姥一起生活。我的姥姥一生非常勤劳,为人热情,性格开朗,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更为难得的是,我的姥姥也读过书,认识不少字,非常重视教育,宽严相济,鼓励为主,对我妈和我的学习发展都起极大的作用。姥姥生活规律,计划性很强,做事很少出差错。当然,姥姥的手也很巧,擅长裁缝绣花,经常有人来请教她。姥姥的饭做得相当不错,南方菜北方菜家常菜小吃都会做,就连小时候非常挑食的我基本顿顿都吃得很香。
姥姥热爱生活,她的生活丰富多彩,充满阳光。种花种树是姥姥的爱好之一,姥姥住的是平房,所以房前有个小花园,花园中有月季花、菊花、迎春花、薄荷、香椿树、丝瓜、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06年12月25日清晨6时36分,这个特别的日子,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也让我特别感谢神的拣选,让外公伴随着平安夜的钟声来到主的怀里,安息主怀!感谢赞美神!把一切的荣耀都归给神!因为生命的止息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但外公在这么特别的日子里被主接到天家,主意尽美!也给许多的人做了见证,相信基督的人是有永生的盼望!

这一周对于我而言,像一个呼吸一般快,又像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外公在这个星期最美好的一天被主接到天家去了!老实说,在参加追悼会之前,我一直认为他还生活在我的身边,下班坐在班车上面,老是在想下班要到医院去看他,而远远的看到医院,才意识到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每天晚上,总是会想起他的很多事情,每当这时,眼泪总会不由自主的留下来!我一直认为在生病之后,我变得脆弱了,变得爱流泪了,其实不然,我是变得更成熟了,更懂得人间温暖了,更明白感情了!而当在白天的时候,当我要打电话给妈妈的时候,总是想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