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父亲长眠于此已经八年有余。每至于此,怀念之情油然而生。坟前两棵长青柏树枝繁叶茂、茁长成长,我感到父亲的生命和精神正在它们身上延续。这里的一草一木让我倍感情切,一岁一枯荣,是他们常年在此陪伴着父亲,虔诚地感谢这些草草木木。来年再见---我的父亲和父亲的邻居们!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匆匆人生七十载,漫漫医路好郎中。自幼贫寒本兄长,勤俭持家传家风。养育儿女共五人,呕心沥血难表情。一生事主遵十戒,治病救人留善名。寒风匆匆夕阳晚,再难听到唤儿声。举首仰天泪洒襟,低头无语悲心中。苍天有泪天有情,大地无声胜有声。漫山白雪伤化雨,满门桃李哭春风。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我们在这时深切的哀悼我们的父亲,并向父亲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父亲年事渐高,加上染病,体力日衰,身体日渐消瘦,于2014年2月27日不幸与世长辞,享年77岁。父亲的突然去世,使我们深感悲痛与哀伤。清明节悼念我们的父亲
父亲出生于1938年3月7日,3岁时我们的祖母病故,祖父早年参加革命,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西北解放战争中英勇牺牲,那年我们的父亲年仅11岁,从此成了孤儿。清明节悼念我们的父亲
父亲从小发奋图强、自力更生、勤奋好学、多才多艺,19岁考入东北一所化在大学,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回乡务农,积极参加家乡建设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先后在铁匠中学、县文化馆工作,后由于村里需要回村带领群众脱贫致富。
父亲养育了我们姐弟五人,自小便教育我们坦坦荡荡做人、勤勤恳恳做事。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辛劳的一生,他文化悟性好、工作能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从小姨告知的消息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但却是意味着一个永远的消息,带着我的内疚和遗憾,并由着这份内疚变为对这个城市的一丝恨意。只因距离的间隔无法及时买到回去的票而无法见到你的最后一面,还有我这条苦命也无法参加你的葬礼。为您这一生的最后一程默哀。而此刻却是一种说不尽的悲喜,让我想起我那苦命的妈妈的点点滴滴,流不出泪,却也道不出欣喜。悲的是离去的是我的妈妈,我很伤心,很难过,喜的是,妈妈终于解脱这病魔对她的折磨,去了极乐世界,算是一种告慰。也算是完成了六世轮回中的人道这回。生是死的对立面,死是生的一种超脱,如果活得太多的苦难,那么死就是一种解脱和极乐世界的召唤及回归,为妈妈祈祷,为我妈妈这一生的坎坷祈祷,愿你在天堂拥得所有,达能所愿!父亲去世已经17(1996年正月初五,辰时)年了,妈妈去找爸爸了,妈妈的葬礼定在3月14号。因妈妈过世7(2014年03月08号18:40-----201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晨被一整整电话铃声叫醒,电话是文子兄弟打来的,他说叔叔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就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放下电话的我眼睛一下子滚动许多泪珠。回想起许多叔叔的旧时音容笑貌,记得还是七十年代中期,叔叔在哈尔滨市一家汽车运输公司工作,那时计划经济年代他为了一些汽车轴承特意从哈市来武汉找到我的父亲,他的大哥求助,那时的他高大帅气,一口标准的东北腔。现在想想活生生一个本山大叔的形象。这之后我也曾经多次回哈尔滨,见过他老人家,每次去哈市叔叔都热心待我。记得有一次他特别在家准备涮羊肉锅子,因为没有韭菜花酱而非常生气,那天零下二十多度,他非要去道里市场买酱,他说没有韭菜花酱这锅子就不正宗了。
时光荏苒,九四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家,二十年弹指一挥间,这期间听说叔叔中风,在家在床近十年,婶婶细心陪护,功德无量。去年我的大哥回哈见过叔叔,回来之后说是叔叔情况不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尊敬的各位长辈,亲爱的各位亲人、各位朋友:

杨柳伤怀,草木含悲!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在此沉痛悼念我父亲。

我父亲因患肠癌,经多方医治无效,不幸于2014年 3月5日上午与世长辞,享年85岁。

我的父亲1930年10月3日出生,195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学校、工厂、公社、医院等单位工作过,1993年4月在永嘉县岩坦卫生院退休。

很不幸的是2012年10月父亲得了癌症。我们多次送他到温州、上海等多家医院治疗。在父亲生病期间,年近80的母亲大人一直在父亲身边照顾;父亲生前的亲朋好友纷纷前来看望。父亲仙逝后,有关单位、组织和个人纷纷表示衷悼。单位组织有:(见后),个人名单因时间关系,不再一一列举。在父亲的后事办理过程中,得到本村父老乡亲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今天,又有许多亲朋好友前来为我父亲哀悼, 为我父亲送行,我们万分感激!借此机会,我代表全体家人向大家表示衷心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母亲吴氏,芝兰于2014年正月19日在海东市人民医院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83岁。
当天祭奠烧纸似飞雪,泪水顿凝万丈冰,山河垂泪,江河呜咽,高堂灵前孝春叩,孝子儿孙泪涟涟。 我母亲患心脏病已有四十余年,在过去的五六十年代里,生活艰苦,条件极差;再吃大锅饭的年代里,靠母亲一人挣工分,分粮食吃,我父亲是个民办教师,忙于工作之中,因此家里家外,都靠母亲一人,我们兄弟姐妹共有六人,从我们幼小的年代里,看见妈妈风餐露宿,披星戴月,废寝忘食的辛苦着,我觉得妈妈很苦很累,但母亲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从她的聪明伶俐中可以看出,再苦再累她也是幸福的,妈妈看着我们哭和笑,从而一天天的长大,供我们读书学习,记得那时候,过年是种奢望,最难忘的就是穿新衣服、吃肉、放鞭炮。每年冬天冷的要命,冻的我们姐妹们的手脚发肿,时而在脚后跟上出现裂口,处在那样艰苦的年代里,简用猪油和羊油在灯盏上烤热后敷在裂口处,当然,妈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个人的背影会使你永远不会忘记,特别是你的亲人,朱自清有一个父与子的<背影>,每个人何尝不是?我与父亲最难忘的也是从背影说起,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我刚从学校回到家临返校的那天,天飞着鹅毛大雪,呜呜的北风刮个不停,恐惧刺脸。在我们家我虽是老大,可最胆小,看看外面的雪产生了犹豫,母亲说让妹妹们送,最后父亲说,“还是我送吧,就这样,我和父亲在路上一前一后走着,快到拐弯处(临时停车的地方)我说"您回去吧,"到前面再说吧",父亲说。我望着父亲那瘦瘦的不很高大的身影说,"爸,我敢走了"父亲慢慢地站了下来,思沉了一会终于说:"那你走吧"我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父亲仍站在那儿,北风仍在刮着,寒风夹着棉絮般的大雪抽打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您回去吧"我大声地喊着,父亲答应了一声,走了,我站在纷飞的大雪中,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仍是瘦瘦的不很高大的,在大雪中走起来很吃力,我不禁想起父亲已经五十了,突然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