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重阳节思念

这些天,无时无刻不想起母亲。走着,坐着,躺着的时候;做着事,闲着的时候,都会想起她。
清晨起床的时候想起母亲。母亲一直身体不是很好,早上一定又是浑身疼的毛病折腾得她没有睡好,所以,每天她都不得不早早起来。起床后的母亲习惯先喝杯子热水,再点燃一支烟抽着。母亲吸烟的这个习惯保持了七十年吧?记得母亲说过,她是自十三岁就学上了吸烟。那时姥姥家那儿是产烟区,家庭条件又不错,我的姥姥、姥爷,我的两个舅舅及舅母都会吸烟,母亲说,刚开始时就是觉得好玩,家里人都吸烟,那烟很好吃吗?味道很好吗?尝一次,再尝一次,自然就学上了。
当碗筷摆上饭桌的时候,我会想起母亲。母亲总是在摆好饭菜后让我们先吃着,而她,则先坐在一旁吸支烟。有时,我们跟她开玩笑:“吸烟比吃饭还重要吗?”母亲就会说:“是没饭重要,我先吸支烟歇歇。”
那天,我在煎鱼的时候想起了母亲。我用的是平底锅煎鱼,可总是倒油掌握不好量,每次煎完鱼还会剩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母亲走了整整8天了,可每次进家,还会觉得母亲依然坐在床上,戴着老花镜,织她永远织不完的毛衣。
母亲36岁时才有我这个儿子,差不多得算上是中年得子了。我曾问过母亲,生我时对生儿子有很多的期待吗,母亲说,当时已经有了3个女儿,只觉得应该换换样了。尽管母亲这样说,但我知道,我是我们这支儿同辈中唯一的男孩,母亲于我们张家是有巨大功劳的。
据母亲说,她的娘家是比较富裕的,我姥爷也比较开明,因此母亲读过4年小学,这在那个时代应是很不容易的。母亲读书的时候正赶上伪满洲国时期,学校里都要学日语,母亲因学不会日语,没少让日本老师打手板。后来父亲和母亲常以此互开玩笑,父亲说母亲学了4年日语竟然连一个单词都没记住;母亲则挖苦父亲说只有亡国奴才能记住鬼子的鬼话。我姥爷的开明还体现在女孩子的缠足上。与母亲同龄的许多妇女都是缠过足的,而我姥爷当年并没要求自己唯一的女儿也那样做。母亲的生母是难产死的,当时只有13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思母亲,提笔很重。想写母亲的事很多很多,虽然母亲去世已经近七年了,但是,做为她的女儿,时常思念在天堂中的母亲,总想对天堂中的母亲说;母亲,你现在还好吗;
我的母亲是一个极其善良,极其普通的母亲。母亲没有文化,一生养育了我们七个儿女,我在兄妹中排行老六。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她是一个无私奉献的母亲,更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我的母亲这一生,是非常辛苦的。她不仅养育了我们七个儿女,母亲年轻的时候,还要照顾我的奶奶。我的奶奶是一个地道的霸权主义者,母亲受了奶奶很多的气。虽然这样,母亲依然侍奉奶奶,照顾亲朋。过去我们家就是一个大家庭,在困难时期,我的那些表哥表姐,常住我们的家。这些人吃饭都成问题,可那时的母亲就是自己一顿不吃,也没让我的表哥表姐们饿着。同时,母亲还要照顾我的几个姑姑,无论是那时生活多么困苦,母亲都让亲朋们没有怨言。我的奶奶是88岁过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思亲爱的母亲
中国人普遍认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西方精神分析大师弗罗伊德在解梦时也有同样的说法,虽如此但也不尽然,我几乎每日看到想到母亲,却夜无所梦,不知何解?
下班后,除去简单的吃饭等必须花费的时间,我常常盘恒在自己的小书屋里,读读书、写写字、拉拉琴、听听音乐、上上电脑,书房的正面墙壁上端掛着慈母的遗像,走进去的第一眼即与她老人家对视,无穷的思念涌向心头,心里默默地问候她,总要说声:妈妈好!
人们常常说:人不伤心不流泪,我这辈子很少哭泣,只有在母亲去世的哪一刻开始,我守望着母亲的遗体,潸然泪下,泪水涟涟,三天三夜,无休无止,这一次把我从前没有流过的以后要流的眼泪尽情地倾洒了,妈妈走了,却把思念和怀念留给了儿子。
母爱如天!虽为天性也是人性,所谓天性,即大自然生物学的规律,人性则不同,是人类所特有的情感世界,即便儿女从幼苗长成参天大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们伟大而慈爱,又是最令人尊敬和爱戴的母亲,因为心脏病突发,于2014年元月28凌晨3时在海南省海口市乐东县第二人民医院,不幸病故辞世,终年89岁。
恶耗传来,吾辈儿孙,及所有亲朋友戚无不潸然泪下,至为悲痛。母亲的音容笑貌以及她老人家顽强与病魔做斗争的那些往事,亦如在目前。
我们全体家人及亲朋友戚专至海南三亚市逸仙园为母亲举行简朴而隆重的追思告别仪式。以缅怀母恩,并为母亲祈祷送行。愿她老人家平安驾鹤西去,在遥远的天国得以安息。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俭朴的一生;母亲的一生是厚德仁爱的一生;母亲的一生是贤淑善良的一生;母亲的一生是吃苦耐劳的一生;母亲的一生是豁达乐观的一生。母亲用她的智慧毅力和辛劳与我们的父亲一道撑持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致使全家人丁兴旺,四世同堂,团结友爱,衣食无忧,其乐融融。
母亲于我们儿孙的恩情,就犹如我们重庆老家门前的那条长江,嘉陵江的江河一样宏阔博大,源远深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明天就是母亲去世十五周年的祭日,每到母亲的祭日和生日,总是泪如泉涌,思绪如麻。为别人,为工作长篇大论地写的文字数以百万计,唯独没有为自已的双亲写过一言片语,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愧疚愈发强烈,再也不能忍,再也不能等了。
十五年前的那个元宵节,乍暖还寒。初出校门在外打了两年工却两手空空而返的三弟,在家中过完最后一个团圆年,带着一家人的埋怨和斥责又开始大袖飘飘出去闯荡。这时,春节期间还脸色红润,不时露出勉强笑容的母亲,突然间脸色阴沉,全身浮肿得更厉害了,之后就大口大口地吐血。母亲拖了十年的肾病发作了,最终因肾功能衰竭引起心衰竭、高血压送医不治,于一九九九年正月二十日晚逝世,年仅五十四岁。
母亲姓胡,名讳怡春。她有兄妹七人,她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和四个妹妹。1945年4月,她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没有闲钱供她上学,但她勤劳又好学,长期在劳动中向我的外公外婆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昨晚写了近半,太过悲伤,无法习作,只好今天来补上)

今日距您离世,我们赶到老家刚好十天。“十”,常人眼中,算是个满数。这十日,不知您老人家在天堂过的可好?每每想起您生前的一幕幕,我便会情不自禁的内心纠结,鼻翼酸楚,止不住的泪汩汩而出。

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不止一次的在内心呼喊“爷爷,您的在天之灵可在感知,您的子子孙孙想念您啊!”

噩耗传来,我们仍在梦中。已经记不清当时梦里何样,但却未见您的半点踪影。哪怕是一点点的不安,能让我预先有感也好。最后一眼,就这样永远定格在过年时匆匆道别的一幕。我丢下一句“我们会常回来看您的。”寻常的松开那双始终在我记忆中的干瘪的手,惯例的未多看一眼那双祈福和不舍的眼睛,敷衍地点头应允您微弱含糊的叮咛,虽完全听不清,但我明白这是您的挂念。就这样,时空转念,再回来时,您在哪里啊?

顾不得许多,脑袋像是被狠狠的重物砸昏了,顿觉空旷,只想着快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几天前的端午节,爷爷溘然长逝,即在预料之中,又使人觉得来的那么突兀。爷爷1926年生人,今年去世,享年87周岁。自爷爷离去,我的四位至亲祖辈均没,父母永远失去了父母,我们的还不懂事的孩子也即将淡忘曾祖父辈的庇护与关爱。
爷爷乃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传统老人。前半生,爷爷基本在水阳的最大的杂货商店里工作直至退休。退休后他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唯一的最爱是每天去澡堂泡把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论天寒地冻还是酷暑难耐,他都会悠闲而准时地来到他的极乐世界。泡一泡澡,听听澡堂里的老人们闲聊,唱戏。可谓优哉游哉,乐此不疲。
我认为爷爷这辈子最大的成功是娶了我奶奶。其实这么说也不十分贴切,奶奶是爷爷家的童养媳,那年头奶奶嫁给爷爷乃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奶奶为爷爷生养了四个孩子(其中一位早夭)。从解放前到解放后,爷爷在外打拼,奶奶一手抚养孩子,一手从事多种体力劳动补贴家用,将二个儿子、一个女儿抚养成人。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