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思念父母亲祭文

曾几何时,当我还在贪恋自己被窝时,耳边就会传来一声吼叫:几点了,还不起床作为一个中学生,应起早贪黑,孜孜不倦的学习,而不是这时候了睡觉。说这话的就是我的爷爷。从小我就伴随着他的教诲长大的,当我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回去告诉他老人家时,他总会;呵呵俩声,老二呀!可不要沾沾自喜啊!要懂得谦虚。
从小我就贪玩调皮,在几个兄弟之中最不听话的,不爱学习,是爷爷一巴掌才让我懂得了学习,转眼十几年过去,从小学到高中,成长之中少不了爷爷的教诲,爷爷的教诲让我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待人接物,学会了理智,直白的看待问题,他的行为习惯也影响着我。爷爷就像一个智慧的宝库,如果他没有离我们而去,纵使我挖一辈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现在上大学了,假期回家好想听到爷爷的教诲,可踏入房门才知道那是记忆之中的事了。再也听不到了,永远不会再有了~~~~~~或许只有在梦中看到和听到吧!
农历二月二是爷爷的诞辰之日,我至今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外婆去世快12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外婆的文章,以纪念她,但一直没能如愿,至于什么原因,也说不出来,一直拖到现在。这段时间,常常想起她,她的音容笑貌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反而越来越清晰了。她总是这么笑眯眯地,看着我,深夜熬夜时,仿佛又会听到她老人家在背后说:“小三,睡了,点灯熬油的,明天早上起来做不一样吗?”对外婆的思念藏在心里,再也压抑不住,即使现在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也立刻打开电脑,要把这积年的心愿了了。
我的外婆,安徽省怀远县张店乡人,娘家好像姓张,但名字是不知道的,也许没有名字吧,传统的中国妇女嫁人后的情形大抵如此,从此就依了外公家的余姓,或者连姓也省了,就剩下了“她大嫂子”,或者“她大婶子”或者“长英妈”再或者“小三姥娘”等各种代称。这些代称都是指外婆,村里各种辈份的人,会用各种代称和外婆打招呼,好像没有听过有人叫外婆的姓氏,更别提名字了。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凌晨4点30分,我们敬爱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85周岁。今天,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在这里举行告别仪式,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首先感谢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各位同仁,感谢你们与我们一起,跟我们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父亲的离世,予我们深深的怀念。

我们的父亲詹关盛于1929年8月31日,农历七月二十七,出生在婺源县段莘乡庆源村,由于自小家境贫寒,父亲年幼时吃过很多苦,从小就干农活、上山砍柴、给人家放牛,也读私塾。在他十三岁那年,独自离家徒步走到乐平县谋生,学徒做店员,为人忠厚勤恳。1949年有幸参加革命工作,在整整41年的革命生涯中,除了在县委党校工作的10年以外,均在金融系统工作。工作上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直到1990年在中国建设银行乐平市支行光荣退休,离休后也不忘单位的培养,常回单位走走,与建行有很深的情感。

父亲不仅工作严谨努力,生活中也是平淡简朴的。他一生性情耿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是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五月,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平的月份。记得我就是五月出生。赶上了阳光明媚,花草芬芳的季节。有人说,夏季出生的孩子,心地是善良的,而我也确认自己还算是个有良善的人。只是想不到了,就是在这个五月之中,我的外婆离世了,也让这个季节平添了一份感伤。
常常听得姐姐在说着外婆,年龄也大了,身体也不是那么中用了,姐姐是非常的渴望能够回家再看一眼外婆的。来新疆恍然已经有15个年头了,对于外婆的思念自然是无法阻挡的。姐姐是在10岁的时候才来到新疆的,而之前的岁月则一直是跟着外公外婆住的。童年间对于父母的思念也会常常被外婆的关心所替代,对外婆的依赖之情自然是我所无法理解的。如今,外婆走了,姐姐的心情自然会悲痛的无以复加。
也是这样的一个周末,远在异地求学的我给家里的妈妈大电话的时候,听得了外婆离开的这个消息。这才意识到:外婆这次是真正的离开了。
原谅我的平声静气。并不是对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17年5月3日农历3月20日是外婆逝世4周年的祭日,今天特写下此文字纪念我亲爱的外婆。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外婆从大姨妈家到了我家,开始了在我三年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瘫痪在床,估计外婆是不会在我家过这么长的日子的,因为她舍不得离开自己的老房子,那是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家,是外公在1957年逝世之后留下来的家产。在外婆的心中就要时刻守着老房子,守着属于外公家的财产,当然一栋泥土房子在外人看来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在外婆心中重千金。
大学在外,一个月就回家次吧,每次回家在家也就住一个晚上然后就要去学校。每次回来总是要到外婆的床前和外婆聊聊天,听听她说话。外婆说话很轻,很有条理,虽然没有读过书,连名字都不会写但是说话做事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我们兄弟都很爱和她聊天,很可惜的是当时她不能走了,只能躺在床上和我们聊天。
现在回想起来很是遗憾。遗憾的是外婆生前没有好好的聊聊天,好好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外婆过世了!”昨天舅舅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当时,感觉时间停止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怎的想哭也哭不出来。

由于舅舅他们每天都要忙于生计,所以就外婆一个人在家里。本来外婆腿脚也不好,一次在家中不小心摔伤了腰了,就这样一摔她就没再站起来一直卧病在床,病好的时候还可以吃点米饭,恶化了喝水都困难。两年多来,外婆也觉得这样的病拖累了家里人,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疼痛同时折磨着她老人家,外婆自己也没有享过一天福。现在对于她来说终于可以摆脱病痛的折磨了,好好在天堂享福……

今天,我打电话给妈妈了,妈妈说外婆还没去的时候,由于天气热,身体已经开始腐烂,可想而知外婆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本来是想安慰她的,可是一听到她那莎哑的声音,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哭了起来。

外婆:记得小时候,您对我们都好好。以前,如果家里面不忙的时候,您就会来我们家住上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人长大了,纪念日也变得越来越多,昨天,还是我们“相识”八周年的日子,没想到前天也从此变成了又一个历史上的纪念日。。
刚刚得知,姥姥走了,12月15日晚上9点45分离开的,短短的48个小时,让姥姥和我们再也无法相见。写这篇日记,虚幻的网络虽不能留住姥姥的灵魂,但我希望除了心里,还能有个地方,在这个只属于我的地方,用我自己的方式,永远留住对姥姥的记忆。。
姥姥生病已经有些时日了,按说也该有些心理准备,但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还是觉得那样的突然,忽然间,从小到大和姥姥在一起的种种画面映入眼帘。小时候我不会算算术,姐姐们又想带我出去玩,就帮我算,结果我把作业拿进去给姥姥检查时,姥姥还没看,就知道不是我做的,可能是因为我笑了,姥姥太厉害了,把我严肃的批评了一顿;小学一年级时,每天放学都是回到姥姥家,姥姥是当时我就读的那所学校的校长,姥姥很严肃,也很严厉,脸上布满了皱纹,我挺怕姥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姥姥已离开我们整整十年啦,按我们老家的风俗,人去世要过十周年纪念,因为天气的原因,再加上小舅家人都在外边做生意,所以也没有大办,因为姥姥活着的时候信基督教。所以昨天晚上我们请了很多信徒到我大舅家开了礼拜。
最后,我大舅给我们讲了姥姥坚难的一生。姥姥17岁嫁给我外公,因为当时因他们家里人吸大烟,把家里的东西全卖光,就连姥姥的嫁妆也给卖啦,房子也卖啦,他们住的是毛草房,连吃的东西也没有。一共生了十个孩子,有七个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成活。可想光这一点就受了很大的苦,听说生孩子连个凳子也没有在晃磨上生的,生完孩子三天就下地干活。吃没吃的、穿没穿的,真是太可怜啦!因为被生活逼的十在过不去,还有轻生的念头,人如果不逼到这个份上谁也不会这样做的。因为生活苦的太很。
我姥姥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好人,特别是见了要饭的、有点傻的人,她对人家都非常的好,有时候自己不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