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悼念父亲

父亲享年80岁,祖籍东阳,11岁随他母亲改嫁到桐庐横村镇山里的一户章姓人家。由此他吴姓改章姓,在那生活了将近70年。

2011年1月26日,他突然呕吐送医院抢救,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因为在等待医院检查,化验单出来已是快大年三十了。医生说:是肝癌晚期,也没有必要送往杭州。我们抱着一线希望,要送我父亲去杭州。但父亲考虑到年终岁末,大家都忙,最后还是按照父亲的要求,先在县医院维持几天,等过完年再把他送往杭州的大医院。

正月初三,我们赶紧把他老人家送到浙江省肿瘤医院。肿瘤医院的医生看了我们县医院的检查报告单说他们也无能为力了。我们强烈要求,好话说尽,但最后还是拒收!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不死心,又把他送到渐一医院,浙一医院的医生也叫我们别徒劳了。医生劝告我们赶快把父亲送回家,不然病情突变,说不定连尸体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沉痛悼念我的父亲


沉痛悼念我的父亲



慈父匆匆驾鹤游

亲恩难报泪倾流。

一生正气树风范,

光明磊落千古留!



我的父亲,我敬爱的父亲,带着对儿女们的无限牵挂,于2011年7月8日上午10时10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78岁。

父亲走了,走的匆匆,没留下任何遗愿;父亲走了,走的从容,没留下任何遗憾。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祥和、朴素的一生,18岁参加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光明初级社社长____高级社社长___大队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不知不觉又到了父亲的祭日,十年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快。一切像极了这深秋时节的萧索,苍凉,类似荒原的清冷。心情十分沉重,止不住地想流眼泪。远在天国的父亲,你好吗,女儿想你了。当我们都已经成家立业,我们的孩子都已经懂事,当你可以享受人间最幸福的天伦之乐时,而你却早早的离我们而去。在 我的记忆里,父亲很早就病了。那时候生活虽不富裕,但感觉精神上是快乐的。父亲每次骑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下乡,我总是站在村头望眼欲穿盼他回来。祭奠过世父亲 那时候没有通讯,但我却神奇的能感觉到父亲回来的大致时间,暮色里,远远的看到父亲骑着车疲惫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景象仍在我尘封的回忆里。那是我几度牵挂的啊!对你的这种思念从来没有停止过。虽然你给我的父爱随着你的病痛渐行渐远,但我却用我的方式将你不多的爱串联起来,足够我缅怀也足够我回忆。我相信你一定去了天堂世界,因为那里再也没有疾病和痛苦。亲爱的父亲,亲情无价,幽明难隔,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夕阳落下,夜幕来临之时,街头霓虹闪烁,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归心似箭的人们。夜晚,我独自一人站在阳台的窗口,茫然四顾,感觉热闹的人群离我是那么的遥远,温暖的氛围也和我没有一丝的关联,寒冷的夜色里,我越发感到孤独寂寞。
  夜色越浓,思念越是强烈,我的心境是那么的苍凉,苍凉得看不见绿色。
  每当想起父亲的时候,心灵深处柔软的地方像针刺一样的疼痛。我应该去看的,可是我却去不了父亲的坟前, 只能远在这里点上一柱清香,在香烟缭绕中寄托对父亲的哀思,寻找父亲的容态,回忆父亲曾给予我的爱。我知道父亲依然惦念着我。
亲爱的父亲,您知道吗?没有您,儿子是怎样度日如年,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依然不能忍受思念父亲的痛苦,思念如潮,常常禁不住泪如泉涌。
  以前当看到“子欲孝,而亲不在。”虽然懂得其中的道里但是却没有切身的体会,现在这种遗憾也折磨着我的心,如果,我可以做得更好,如果,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悼念父亲

  父亲享年80岁,祖籍东阳,11岁随他母改嫁到桐庐横村镇山里的一户章姓人家。由此他吴姓改章姓,在那生活了将近70年。

  2011年1月26号,他突然呕吐送医院抢救,病情已经是很严重了,因为在等待医院检查,化验单出来已是快大年三十了。医生说:是肝癌晚期,也没有必要送往杭州。我们抱着一线希望,要送我父亲去杭州。但父亲考虑到年终岁末,大家都忙,最后还是按照父亲的要求,先在县医院维持几天,等过完年再把他送往杭州的大医院。

  正月初三,我们赶紧把老人家送到浙江省肿瘤医院。肿瘤医院的医生看了我们县医院的检查报告单说他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强烈要求,好话说尽,但最后还是拒收!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不死心,又把他送到浙一医院,浙一医院的医生也叫我们别徒劳了。医生劝告我们赶快把父亲送回家,不然病情宊变,说不定连尸体也不能带回家。老父亲很失望,老人家求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師德永存 - 沈痛悼念俞自由教授仙逝
蒼天揮淚哭英傑,大地悲泣祭自由。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俞自由教授于2010年3月29日20時13分在上海因病逝世,享年60歲。4月6日下午14時,在上海龍華殯儀館銀河廳,來自全國各位各地的好友,同仁及學生六百余人參加了俞自由教授遺體告別儀式。
香港金融管理學院校監張小舒先生代表香港金融管理學院暨上海財經大學香港研究生教學點專程赴上海敬獻花圈,並向俞教授親屬趙國屏教授表達哀悼之意和誠摯問候。
香港教學點同學紛紛緬懷俞自由教授,各班在班長組織下向俞自由教授敬獻了花圈,表達悼念和悲痛之情。香港教學點首位金融學博士畢業生,俞教授弟子,香港大新銀行財務總監譚日恭先生亦撰文悼念恩師,勉勵同學以完成學業告慰恩師。學生代表2007屆金融學博士生關純潔同學及蘇貴榿同學專赴上海緬懷恩師,敬獻花圈。

【簡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父亲:
是一个勤劳的男人,很爱家爱工作,最擅长的是做得一手好菜和一手面点活。这些技术都是父亲无师自通的绝活,中西餐菜色均能随手拈来,特别是他做的包子,我一口气都能吃下五个,自打他走了,包子的味道也成了我最思念的味道,估计这一辈子都只能回味不能再品尝了。思念去世父亲
父亲走的时候很安详,虽然他得的是肺癌,壮实的身躯最后在病魔的折磨下瘦骨嶙峋,至始至终都没听到他一声呻吟,连医生都相当佩服,照顾父亲一个月,最深的记忆就是临走前的一晚,他比平时沉默,一直在看电视,还不时叫我多睡会,他有事会叫我,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我回去做饭都没能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听他最后一句叮咛。
我和父亲感情很深,他是我人生的导师,也是我的朋友,家里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商量,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还记得小学三年级刚学写作文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叫《我的家乡》,父亲给我指导的,叫做开门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是一个无比漫长的夜晚,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晚,那个给了我生命的爸爸,就在一个电话之间永远离开了我。所有的事情都定格在这一刻,我的爸爸,我的父亲,曾经也是一名军人,后因成分太差,退伍回家教书,由于当时封建思想,一定要有我这个儿子,在几番周折之后终于有了我,可是工作却因为超生而失去,在当时他一个月工资才两元钱的情况下,不怕苦的他不顾其他亲人反对,依然送我们读书,欠下了好多债务,但他从来没有气馁过,把我们五个带到现在,可是我们呢?就连去世的时候一个也不在身边,这是我唯一的遗憾,所以我真的后悔当初选择从军,这让我失去了看你的最后一眼,我恨我自己。祭奠身故父亲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来描写这一刻的心情,远在西藏的我,到底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儿子吗?谁给我答案,我真的想哭,但却已经没有了眼泪,就像当初我所有的失败带给你的感觉一样。
一个普通的农民,在八十年代把我们五姐妹带大,付出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