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重阳节思念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清明时节已临近,已故亲人何处寻?天高地厚恩情深,一生一世銘记心。一生勤劳、善良、有着菩萨心肠的爷爷、奶奶、爹、娘、哥、嫂已离我们远去。回想起来,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但却很远,很远……日子好些了、能孝亲、亲已不在,不觉热泪盈眶,悲伤不已。
爷爷、奶奶、爹、娘清明节送您每人一百万冥币,跪拜一百次,也难报天高地厚之恩。但愿借此表达深深的思念之情、愿在天之灵安息。哥、嫂在天之灵安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您渐行渐远的身影早已隽刻永恒
泪雨滂沱中任思念肆意疯长、蔓延
花开无声 岁月无痕
我依然掐不断想您的情眠
您墓前的小花开了又落 小草青了又黄
再斟一杯浊酒 摆几块甜点 还有您最爱吃的荷叶臭豆腐
元宝 幂币 纸钱顿间化作袅袅青烟
闭目摇头 摇不走您的身影却摇落一地晶莹
双手合十 喃喃自语中又一次撕裂想念您的痛
德高望重 克勤克俭的完美老老头儿
您谢幕前的无奈与不舍成了我永远抹不去的痛走不出的海
您与奶奶执子相偕七十余载的佳话令人神往
您对命运多舛的坚韧和刚强更令人敬仰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承受着难以承受之痛只因把思念倾蓄的太满
唯有捡拾片片残忆串成我颈上的项圈
静谧与淡定中深藏着汹涌的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风吹过满天的凄凉,雨下过一地的泪流,闭上双眼,追忆逝去的亲人,音容笑貌又浮现眼前。少不更事的我们,顽皮的吵闹,总是爷爷奶奶悉心的照料,七十年代物质匮乏,翻过家里所有的抽屉,也找不到一分钱。一根冰棍2分钱,一支雪糕5分钱,成了我们日以继夜的期盼,那时候大爷爷最疼我,他开着一个小卖部有些零钱,偶尔买根冰棍给我,我就会幸福的不知所以。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甜的东西,即使那时候家里蒸地瓜面做的窝窝头,看上去黑黑的有点甜,虽然吃多了胃会疼,我也喜欢吃,就更不用说糖果了。我们那里每五天会有一个集,每到赶集的时候,就是我的期盼,每次大爷爷回来的时候,就会像变戏法一样,给我变出好吃的东西,一块糖、一小袋“鹅屎梗”(我们那地方的叫法,用玉米跟糖做成 的发泡的小食品)。

大爷爷总是带着一顶黑色的老头帽,冬天里把手交叉揣在袖子里,一副典型老人的形态,经常偎依着门前那棵老槐树晒太阳,这也就是在我脑海中唯一留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过几天是清明了,思绪杂乱,以前的种种,好象返程的鸽子,又回到了脑中。
三年前,我带着创业的梦想一个人来上海,临行那会,您站在大门口,阳光下,我看到您眼中的不舍和担心。不知是否少年时的叛逆心理在作祟,我对您的罗嗦和担心总是不以为然,认为你在小看我的能力,头也不回的走了……。现在想来,满心的自责。
去年年中,家里给我电话,说您病了。我赶回家时,你虽然憔悴,但是却很精神,暗自责怪老妈大惊小怪之余,也在开心着您的健康。晚饭时,您说了很多当兵那会的事,满面红光的。那会,我能看到您年轻时拿着三八枪,站的笔直的身影!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您,最后一次听您说当年的故事了。
七月中旬,莫名其妙的烦躁,您逝世的那天,我还在说自己中暑,上火了,买了大堆的清凉药。以后的日子,就像是循环着昨天,固定的上下班。直到十月,家里才告诉我这个噩耗,爷爷,您离开我两个半月了,怕影响我工作,您的遗言居然是,让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八周年追思
爷爷离开我已经八年了,最近好想念爷爷,不知爷爷在他乡过得还好吗?八年前的我用文字记录了我和爷爷的点点滴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爷爷离开了我们.那时侯我十二岁,那时侯在我的脑海里只有我和爷爷的点点滴滴.在爷爷去世前四天我为爷爷写了一篇文章,只可惜还没等爷爷去看完它,爷爷就走了.八年之后,您的孙子为您读这篇文章.
爷爷是那么崇高,那么伟大,就像一位辛勤的园丁,伟大的母亲关心着我.爷爷十分关心我的学习,常常问:"考试了没有?"终于,考试来到了,紧张的复习也随着考试而来.怎么这两天爸爸妈妈不高兴,也没见爷爷,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问他们但又害怕.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小声地问爸爸:"爸,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爸爸扶着我的肩膀对我说:"江波,爷爷生病住院了."我的心里像扎了根针似的,我大喊道:"为什么早给我不说,我要去看爷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台海网(微博)5月11日讯(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薛洋)马英九昨天在脸书撰文悼念追思母亲秦厚修,娓娓道来母亲的一生:“妈妈走了,明天就是母亲节,我们怎么来过生平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啊?”

  马英九在文中说,母亲弥留之际,他赶到万芳医院加护病房,紧握着她微温的手,“这一双把我养大的手”,吻着她的脸颊,在她耳边低声地说:“妈妈您好走,您的子女、媳妇、女婿、外孙都在您身边送您,爸爸会在那边迎接您,您好好走,不要怕喔!我们结缘64年,来世再做母子,好不好?”责任编辑:燕子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已经走了,作为长孙,我心里自然有说许多不出的滋味,挺难受,也很想放声大哭,为什么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好好陪爷爷多呆几天?我真的很后悔,我也很想爷爷,他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爷爷也是我最亲和最敬爱的亲人。
爷爷钟凤银,生于一九三一年二月十二日,逝世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初三下午18时46分,享年七十八周岁(79)。其祖父钟义昌,居住陕西榆林市子周县槐树岔。父钟启贵,在家中排行老四,于胡宗南打延安时由陕西榆林市子周县槐树岔搬迁至延安市宝塔区梁村乡,生有子女六人。爷爷排行第二,爷爷共有子女五人,生三女二子,生长子钟田胜,胜生子钟海飞,飞生子钟杨果儿,次子钟田云,云生子钟海健。
爷爷一生清贫,早年(五、六十年代)当过村长,力气过人,一直在乡下种田,苦力极好,种田经验颇丰,对子女管教很严。
追思爷爷 “慢慢西去天堂路,身已故去影留存;此去不能回阳世,追思哭倒满堂孙。”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思爷爷的点滴片段
自从爷爷离世后,一直想将记忆里关于他过去的点滴片段记录于文字行间,却迟迟未提笔。不是没有构思,不是缺少故事,只是他留给我的记忆在经历了时间的冲涮后朦胧了太多。虽然现在离他与世长辞的并不久远,但却着实让我无处作手,那些永远定格的故事重新拾起时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不忍心去回忆。
爷爷本名叫黎金波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