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清明节祭文悼词

二零一一年四月九日周六早晨,我与阿爸阿妈在大埔圩潮江春一起饮早茶,当时阿爸精神很好,有说有笑,见他老人家吃得满开心的。没想到这是我们父子俩见面的最后一次。

四月十三日周三早晨我照常上班。七点钟回到办公室工作。约九点钟我看到弟弟发的电邮说:“Urgent!!!!!!! Call 9837xxxx or father”我立马挂电话给我弟弟。我弟弟说:“你知道了” 我回说:“我知道什么” 我弟弟说:“阿爸死了”。

我傻了!

到了爸妈家,弟弟开的门,我急步过去抱着妈妈,妈妈说:“阿爸走啦”。我哭着说:“我接受不了这是事实”。当时两个妹妹都在,牧师也来了。原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阿爸已离开人世。妹妹说救护车来过,警察也来过,阿爸遗体已送公众殓房等待法医官指示。

当天下午尊照牧师的指引我与弟妹们开始办理阿爸的后事。妹妹告诉我阿爸很久以前曾提及过他死后不要烧他。所以我们先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怀 念 姥 爷
2009年的冬天异常寒冷。

在这隆冬时节,姥爷永远离开了我,带着他瘦弱不堪的身体和对我的期望离开了这个世界。

今年冬天,姥爷的旧病复发,病情时好时坏。第一场雪后姥爷住进了医院。由于住校的原因,我也只能在周六周日去医院探望姥爷。姥爷病情比想象的糟糕得多,吸着氧气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躬着身子、不断呻吟,总是不吃不喝。妈妈每天都去看望姥爷,并带去亲手做的“病号饭”。

记得最后一次见姥爷是在星期日下午,爸爸送我返校前专门带我去看望了姥爷。姥爷已从医院回到家中休养,依旧是异常削瘦,依旧气喘吁吁,依旧躬着身子,但眼神有些迷离。但姥爷在我面前极力表现出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虽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但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我还是听懂了两件事:“一是让我把香蕉带到学校,二是叮嘱我好好上学”,这是姥爷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可是我并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没想到这便成了诀别。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12年6月4日(农历闰四月十五日),一个永远烙于心底的日子。父亲走了,我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相信,就这样不相信的往家里赶,上午9点回到家,院子里街坊邻居都在帮忙。我麻木的在屋里的床上看见了父亲安静,慈祥的躺在那里。还是生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就是我怎么叫他,他都不理我了。 我没有经历过如此的打击,也没有经受过如此沉重的痛。握着爸爸渐凉的双手,我都不愿相信父亲真的走了。
爸爸,在天堂那边好好生活,女儿想您!您长眠的那片土地,让我从此难以割舍,女儿会时常来看您·。心里的祝福只能够让春风带到你身边…为您祈福…爸爸,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能听到我的声音,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收到我的祝福,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能看着我们的家,我们大家都是那么的想您,也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能庇佑我们,庇佑我们的家族兴旺、庇佑我的母亲和孩子健健康康,庇佑你的孩子们平平安安····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怀念的小村庄
关于我的故乡,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我出生的村庄。但是随着我离开的越来越远,我曾经上学的初中、高中所在的乡镇和县城也纳入了我思念的范围。我想,对现在的我来说,故乡应该包括我出生的小村庄、我读书的小镇和小县城。
我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叫寺背村,在百度地图和谷歌地图上都无法查找到,但是我在百度百科找到了下面这些文字资料:
寺背村是江西省宁都县对坊乡最南端的偏僻山区,距乡政府25公里(实际上可能只有15公里),全村共有17个村民小组,53个自然村,526户人口2530人,现有特困户12户23人,贫困户24户120人,低收入户70户400人,2005年底农民人均纯收入960元。耕地面积2055亩,山林面积1.68万亩,由于处在深山区,42个自然村被山岭阻隔,有6个自然村不通公路,耕地中有100多亩无法灌溉,是“靠天吃饭”的缺水田。困而村民增收困难,贫困程度较深,是个典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你走了整整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每一天里,我无时不再想念您!好多次梦中见到您,可那是怎么样的相见啊!醒来后的惆怅,望望窗外漆黑的夜色,我只能潸然泪下。也只是为那泯灭不掉的思念,
    父亲,时光就这样一天天地走着,悄悄的划过了2013年,(今天是阴历八月二十九),饮泣着这份对父亲的思念……

  一年前的今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父亲。我没有经历过如此大的打击,也没有经受过如此沉重的痛。握着父亲渐凉的双手,抚摸着父亲冰冷的脸颊,我知道您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呜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父亲陪伴您的只有儿女的哭泣,您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看看您操劳一生的家,看看悲痛欲绝的母亲。以后的路我们该怎么走?谁再能为我指点迷津?谁再能为我分忧解难?

爸爸,在我们都几近成家立业,想让你享受晚年的时候,你走了;在我们逐渐懂得亲情、天伦的时候,你走了;在我们有能力让你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转眼妈妈已经走了一个月了,妈妈这一走恐怕过年的时候才能再回来!

说实话我真的好想我的妈妈,妈妈总是教导我,妈妈这一走我感到身边好象缺少了什么.没有人再来管我,拘束我.没有人对我想我妈妈这样的好,没有人和我开和妈妈一样的玩笑话,没有一个人比妈妈对我好,没有一个人能比的过我对我妈妈的感情!没有一个人能让我比对我妈妈好!

10d48e09a1d.jpg妈妈的走是我这13年来第一次感到这样的失落!回忆起以前和妈妈上街买东西的时光,真美,真好!和妈妈有说有笑的说话真好.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很想让妈妈回到我的身边!

在妈妈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我离不开妈妈,没有妈妈不行,缺少妈妈的生活是黑暗的,除非妈妈回来!

我真的很想留住妈妈可是妈妈还是决定要走,说真的妈妈一走后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妈妈的走给了我很深的打击,我真的很想我的妈妈,虽然我表面上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怀念妻子

短短的十年之间
我却失去了生命之中
最重要的两位女人
慈爱的母亲和善良的妻子
这悲剧和悲剧的距离
就像一张薄薄的纸
隔也隔不住痛苦和相思
我真恨自己手中的这支拙笨的笔
写也写不尽对亲人的无限哀思

2008年4月23日0时30分
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一个生命却哑然而止
终止于人生的第四十七个台阶
无限的悲伤像黑夜一样
漫过我的全身
泉涌的泪水流淌着
八年与病魔抗争的艰辛
我生命的另一半缺失了
灭顶之灾像乌云一样压过来
一个美满的家庭变的残缺
难以承受的生命之痛
把痛苦推向顶峰

您走了 您真的走了
窗外的那株白玉兰
已凋谢在乍冷的初夏
那六尾已知人气的鹦鹉鱼
早已不堪严寒先您而去

您真的走了么 我不敢相信
凭您坚韧的意志
我真的坚信您
一定能跨过这道槛
我不相信啊 不相信
紧紧地抱着灵魂出窍的您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怀念爷爷
 一一2010年清明节
今年清明节有很多情感想表达,但我不知道怎样表达。父亲去世已经两年多了,我经常在梦中见到他,那是生死也隔不断的血脉亲情,是愈耒愈清晰的关于父爱的记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诗人陆游的诗绝不仅仅是爱情的表述,在细雨霏霏的清明节我也想以此表达对父亲的思念,并呈上旧作《怀念爷爷》。

               你飘飘长须是永恒的碑
          在我经过的所有路口伫立
          家里找不到你的老照片
          生死茫茫我总想触摸你的长衫

             小山村的炊烟地里的一垅菜
          打谷场上的草垛爷爷的长烟袋
          飘香的烤红苕有鬼怪的乡村夜晚
          童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