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祭奠老人

时间永远带不走我那曾经拥有的美好的记忆。小时侯,一到放假同学们就都回老家了,我好羡慕啊,可是我的老家却很远很远,仔细想想还是在上小学六年级那年放寒假,是一个十分寒冷的冬天,我的一个同学,她也是黎城县的,她的父亲给我们找了一辆去黎城县拉货的大卡车,经过一天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到了我日思夜想的遥远的故乡的县城。

在同学奶奶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找到了我在黎城县商业局工作的大舅,在舅舅住了两天,大舅用自行车骑了几十里的山路,那可以说,根本不是路的路,山路崎岖狭窄很难走,上山时只能推车步行,平道上才能带我骑一会车,四十华里的山路走了大半天,中午时分才把我送到了大山深处奶奶家。天不知不觉黑下来了,冬天的夜晚天漆黑漆黑的,奶奶点着了煤油灯,把屋子里照亮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煤油灯,感到很稀奇。西北风呼呼地吹着,可是我的心里是暖暖的,甜甜的,因为我终于回到了我心中渴望的老家了,睡到了农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岁月真是无情,转眼父亲离开我们整整10年了。清明节前,与远在辽河的哥哥相约,给父母扫墓。
父母的墓冢坐落在一片丘陵的南端。这里很美。春天里,一簇簇杏花把沁人心脾的馨香送向远方;接着,便是满地的黄花,浸着露珠等待着早行人的采撷。夏日里,这里又是一番景色,野菊花、百合花和一些叫不出名的野花竞相怒放,就连一种不知名的树,也开出一串串的白花来。百灵鸟和一些不知名的鸟也啁啾不停,比着嗓子在空中鸣叫。秋天,山里红吊起了红红的灯笼,在金色的秋天里显得格外地耀眼;丘陵北端泡泽里的芦苇也扬起了白色的芦花,随着秋风起舞。冬季里,这里被白雪覆盖,远远望去,逶迤的丘陵真有“原驰蜡象”之感。这是八年前我用一天的时间,几乎跑遍了全区的每一个角落选中的地方。
清明节这天,天气格外地好。我和哥哥驱车来到距市区35公里以外的绿色草原,拜谒父母的亡灵。尽管是初春的北国,可柳树已经泛出鹅黄,任凭春风的抚摩;古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那是03年1月的一天,事情突然间就发生了,在我坐着教研室静静的看书的时候。母亲打电话告诉我父亲的噩耗时,那一霎间的感觉不是悲伤,而是震惊,似乎发生了一件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
从上飞机到赶回家里,一直在迷惘中,似乎丧失了思考能力,默默的跪坐在父亲的遗像面前,很久之后才意识到父亲已经不在了,少年时代以来心里对父亲的不满和恨意瞬间消散了,想起了上班拿到第一个月工资后,父亲穿着我给他买的衣服时开心的样子;想起我不顾后果的辞去第一份工作出去闯荡之前,父亲默默的给我买来的行礼箱;想起我还没有用自己的工资请一辈子省吃俭用的父亲吃过一顿饭,眼泪这时才掉了下来,发现想做一切都没有机会了。
好像在做梦一样,似乎从来没想过父亲会离我们而去,毕竟他还不到60岁。
在殡仪馆里举行了告别仪式,看着在玻璃柜里的父亲,很近的距离,但却又显得那么遥远,被画了妆换了衣服后,看起来又是这么的陌生。火葬前的片刻时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夜风幽幽
思念的弦穿越了生命的形式
存在只是一种错觉
感受
关爱是一种更长久的存在
让彼此温暖
阴阳不再是一种阻隔

留恋中
倘徉
生命点点滴滴的快乐
汇聚
化作星斗
照亮整个天空
呢喃着
走进春天

阳光明丽
所有的思念都变成纷繁的山花
你摆脱了年龄的桎梏
和我
一起奔跑

这也是几年前的作品,外婆终究是在九十八岁那年离开了我们,外婆成分不好,性子又好强,因而吃了很多苦.儿女们也都有些怕她,在她面前有些畏缩,从而也影响到我的表兄弟姊妹,而她又喜欢胆大活泼的小孩,孙子辈也就我从小和她处得特好,她也肯听我讲心事,分享我的快乐和悲哀,父母都有工作,我大约三岁到乡下,直到上小学才回父母那,她就是在零八年年后不久去世的,也许分离才是人生永远的主题吧.
写这诗歌的时候,借鉴了一些意识流手法,完全是文字跟着自己意识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1月21日,农历腊月26号,这是一个寒冷的季节,也是一个阴雨霏霏的日子,外婆,走了。
您,走得那样匆忙——还有4天时间就是2009农历乙丑年了,都没有来得及吃一口春节的合家团圆饭就走了;您,走得那样从容——不顾儿孙们的痛心、哭叫,头也不回的走了,尽管用任何的方法都无法挽留。我知道,是您不想多呆几天,免得在春节这个举家团圆的日子里打乱了儿孙们的安排,破坏了节日的气氛;我知道,在天堂有外公和您的两个儿子在等你过去,给他们忙年夜饭,操劳了一辈子的您哪里还能闲得下来。
早晨,在进单位的电梯里,您的女儿打来电话告知一个噩耗“外婆走了”,顿时我在电话这头沉默了一阵,说了一声“我知道了”就把电话挂断了。我选择了沉默,我没有办法接受您走了的噩耗,我知道死亡对于体弱多病且年事已高的老人来说本是自然之事,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谁也无法抗拒,但是我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医疗技术水平如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外婆,我这学期学了几个菜,想回家做给你吃,我想做最嫩的最软的五花肉,您没有牙齿的嘴也一定能咬的动。为什么就不能多等我几天呢?我马上就快回来了,您让我见见您再走!
外婆似乎永远是慈爱的,她从不凶我们,我们在她身边,她一定会心满意足,非常高兴!外婆喜欢看三国演义,喜欢看百万新娘,喜欢看西游记。晚年的外婆身体依然硬朗,可以到处走,不需要人伺候。
外婆有时候也非常高兴,每年我回家,外婆会在那几天经常等我,我就可以最快地见到外婆。腊月二十八,我知道外婆过年需要零钱,她要给街坊的小孩散压岁钱,我知道外婆身上是有一些钱,可都是些旧的,我换到新钱后,给了外婆一些,让她自己花,给了外婆有十块一元的散钱,给外婆备用。外婆好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外婆是个善良的人,却也是个正直的好人,我没有觉得外婆糊涂,只是在很多时候,她有些话不说出来,外婆告诫我,要兄弟和睦!她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外婆癌症住院已经有一段时间,她很痛苦,家里人也很辛苦,但总是全力用最好的治疗方法和药物,希冀留住生命的色彩。我这学期工作忙到昏天黑地,只有几个周末不用加班的,抽空去看了看她,只觉一次比一次瘦,脸色一次比一次白,最后一次,她的样子竟让我心里痛得一悸,然而行色匆匆,没说几句就离开了。犹记得最后,外婆口齿不清,叫我注意身体健康,不要为工作太过卖命,我笑笑不以为意。今天中午噩耗传来,怔怔半日,终于忍不住在学生面前掩面流泪,原来还喧闹的孩子们突然安静下来,我也无法掩饰,用面前高高的作业本挡着脸,让眼泪纵情了一回。

原以为自己与外婆感情并不算深厚。外婆家世坎坷,性格也是相对淡漠的。小时候,我们年节有空才会到外婆家玩,外婆退休又晚,与我们接触并不多,常只是笑着叫我们多吃点东西。我稍大些,外婆退休,爱好极广泛:画画,写字,运动,等等,后来又信了佛,她很执着的性子,既是信佛,便是一丝不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记忆切回到两个月前,2010年1月5日晚。
推着重重的行李走出杭州机场,虽然疲惫,还是很兴奋的跟妈妈打招呼。没走几步,突然发现妈妈的左臂……还没反应过来,妈妈就平静地说:外婆去世了。
刹那间,就愣住了。怎么会?怎么会?!

往事飞快地在脑海中倒退。
1月3日,打电话给爸爸:你们这几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爸爸说:我们很忙呢,空了再打给你。 因为家里正好也在搬家,我就没有多想。
1月2日,还打电话给妈妈说:跟外婆说一下,我马上就要回来了,让她等着我啊!
妈妈说:好的好的。我等下跟她去说。
1月1日,很想给外婆打电话,但是想到她说话很困难,就没有打。
12月31日晚,在这里,blogbus上写过一篇日志,结尾写道:特别是,外婆,新年快乐,虽然你看不到。 当时只是觉得外婆不能看到我博客,才那样写,没想到当时她就真的不可能看到了。

外婆,已经于2009年的最后一天,12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