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清明节网上祭拜

2008年7月26日晚上8点左右,陪儿子散完步,冲完凉,儿子在自己房间做功课,我在看电视。一直令我忧心的电话响了——二姐在电话那边说父亲快不行了。放下电话我直奔火车站,可就在这不到半个小时的路途中,弟弟的电话来了,告诉我“父亲走了”,我的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掉。

火车上的十一个小时简直就是一种煎熬,我没有合过眼,眼泪一直没有干过。因为太多太多关于父亲的往事,令我感动、令我难忘。

父亲,出生开始就受尽各种磨难,爷爷在父亲很小很小的时候被日本人杀掉,奶奶带着父亲改嫁两次,直到父亲十六岁的时候回到自己的“家”。真正是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因为爷爷的家产全被人家占用了。

父亲是我的楷模,虽然仅仅读过两三年私塾,但父亲做事情从来都是井井有条的。无论是当生产队长,还是为了筹措我们姊妹的学费等等。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因为跟姐姐一年上大学,一个月几十元的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已经第七天了。有很多次,我都想说些什么,总在酝酿着,可是都没说。我总是觉得我应该总结一下,整合一下,再把所有想对父亲说的话,还有关于对父亲的情感一起宣泄出来,可是我都没有。直到现在,此时此刻。今天是头七,按照风俗习惯,我们很隆重地祭拜了父亲,希望天上的他能知道,我们仍然很爱他,希望他在那边跟爷爷奶奶曾爷爷曾奶奶过得都好,一切顺利。在这之前几天,包括今天,我过得都很浑浑噩噩,我不想一个人呆,更不想让我的母亲一个人呆,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在尽量保持自己原来的生活面貌和状态,尽量不让自己回想过去父亲在世时的情景,尽量不让自己想到如今的现实是如何。至少我是,每次想起眼泪还是会掉下来,鼻子马上变红。但是我们也是每个人都清楚,这也许是好的结局,对父亲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不用再被病痛折磨。可是我们仍然会哭,不舍,忍不住地回想。
过了今天,我仍然会想起父亲,记得这几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来来往往的人和事,可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天一直是阴的,我的心也一直是阴沉沉的,心中始终有一种痛楚,一种牵挂。13年前的今天,母亲离开了我们。
母亲操劳辛苦了一辈子,没有什么享受,更谈不上梦想如愿,有的尽是精力与血汗的不断付出以及对家庭对社会的全力奉献与自我牺牲!
母亲是革命的母亲。母亲生于一九二四年八月十八日,我的外公从事农村的小生意。母亲少年时代就参加抗日宣传活动,她用动人的歌声宣传抗日,年轻时加入了共产党,后来白色恐怖时期,与党失去了联系,入党介绍人、支部组织人员也相继牺牲。解放战争时期,她积极支持我爸爸参加革命工作,默默无闻做后勤工作。
母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母亲生育了我们姊妹五个。爸爸在外地工作,家里的操劳全靠母亲一人。我们小时母亲总是抱作小的推磨。白天哄着我们在路边玩,自己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晚上回家一边唱歌曲哄着我们睡觉一边做针线活。在生产队里都是干重活,挣工分养家糊口。我五岁那年,生产队里分红薯,母亲硬是推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13年8月29日,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爷爷心脏病突发,倒在了路上,连医院都没有进,就永远离开了我们。来去匆匆的路上,一静下来想到的就是爷爷的身影和神情。用手机记录下点滴的心情,我试图用文字来祭奠爷爷的离世,记录我成长的轨迹。

没有哪一次的旅程像这次这样沉重,从接到爸爸的第一个电话,到现在来到车 站,一路上恍恍惚惚。刚上5路公交又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让我最初的一丝期望也化成了泡影,挂掉电话的那一刻,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忍不住就哭了出来。那一 刻,只想坐下来抱着自己痛哭一场,可是在车上,知道不可以那样,只好靠着窗抽泣!接 下来的十几分钟,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要控制自己,不要太大声,不要蹲下去。
有些怕自己太感性,越想越难受,可是又怎能不去想!十几天前我还见过的亲人,从今起,再也没有机会说上话!我恨自己,回家10天却只见了爷爷一面,我恨!为什么走时没有再去看一趟,为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十月一”因大家都上班,就没有去祭奠父亲。趁着昨天周末,我们姐弟四人,加上司机老公,一同去万寿山祭奠父亲。

这一次不同以往,没有和万寿山公墓打招呼,直接就去了。其实也是想看看平时他们管理的怎样。当日天气晴朗,万寿山全无半点阴森之气,倒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竟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太行山,向北望去,都是高山啊。

一进陵区门外,就看见有人在平整土地,后来知道是修停车场,据称每到几个大节气,就会堵车,看来这里还是很兴旺的!进入陵区,除了缓缓流淌的音乐,只有一两个工人在打扫墓区,看来管理的真不错。

我们直奔父亲墓,放炮、摆贡品、烧纸、磕头,和父亲说话。这些活动,以前的26年都未曾这样行事过,主要是烈士陵园地方局促,无法实行。现在好了,安安静静的,地方也大,父亲能够听到、看到我们为他做的一切,很好很好!

回到市里,中午在大弟家吃火锅,很是温暖。下午返郑,向母亲汇报了过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1月3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是100天了。生活中的100天转眼即逝,可父亲这100天去天堂的路走的好吗?
清晨,一家老小在老母亲的带领下,去公墓祭奠父亲。头一天的夜里气温下降,狂风拍打着窗子,让人感觉冬的寒冷和可怕,我担心母亲的身体能否抵挡住凛冽的寒风,毕竟她老人家也是70岁的人了,试图动员母亲不要去公墓,但看见老母亲带着花镜,认真叠“元宝”的情形,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早上起来,好像天堂里的父亲真的理解女儿的心事,天空分外的晴朗,冷冷的空气里竟然没有了风!
刚下车子,我就看到了父亲的墓碑,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这100天里,姐夫、妹妹、妹夫都梦到了您,甚至我的婆婆也梦到了您,可是跟父亲感情最好的我,父亲却一次也没有走进我的梦里。是不是您老人家离去我没有赶回来守在您的身边,您生我的气呀?是不是我搬家以后,您的身体不好没有去过我家而找不到我的家门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又一个清明节将临,思绪如春雨飘飘洒洒,总想起已步入天国的亲人和朋友,不知他们在天国过得怎样?还有烦恼与麻烦否?亲友、朋友常见面吗?原先在人间时的恩恩怨怨都解了吧。
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13年了。父亲是一位工人,幼年丧父,靠母亲做手工活养家,作为长子在13岁就远离家乡到上海当学徒,抗日战争期间我的奶奶因贫病交加离开人世,那年父亲19岁。逃难中父亲与我的叔叔走散了,兄弟俩一个往南走,一个往北走,开始了艰难的谋生征途。兄弟俩直至解放后,在政府的帮助下才联系上,我的叔叔来无锡与哥哥会面,当时我的母亲正怀着我,等我出生,叔叔为我取名“燕雁”寓意南北往来犹如“燕来雁去”永远相连相知。这些都是父亲告诉我的。小时候父亲总给我们姐妹兄弟讲那过去的故事,教育我们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
父亲是个极聪明的人,小时候没有上学不识字,解放后上工人夜校,他是优秀学员,靠着夜校的学习,他摘掉了文盲帽子,能写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已经走了多年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次想到他,我的喉咙里总有些东西在涌上来。。。。。。一种无以言传的深深的悲伤伤使我不能自己。
父亲是一个普通的船工,16岁就跟他的大哥二哥在水上搞运输了,30岁还没有结婚。那一年,介绍人带他去相亲,由于他的头发白了很多,所以在我外婆家里也不把头上的草帽取下来,吃饭都带着草帽。 父亲风里来,雨里去,习惯带草帽,这我是知道的。可是他为了不被我母亲看到他的头上的白发,在家里也硬着头皮带着他的“工作帽”,而我的母亲居然看中了他,不知为什么。当我30多岁的时候,我的叔父笑着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我。
父亲性格耿直,嫉恶如仇,看不惯那些营私舞弊的人。我父亲的单位是属于县的航运公司,属集体制企业,他们作业分成小队和大队,小队是三条船一组。由一条机船拖着另两条船走。小队有会计,队长 ,我父亲没有读过多少书,一辈子也没有做过象小队长之类的小官,他跟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