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祭奠老人

父亲于2003年9月24日凌晨去世,到今日已有六年了。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可是他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面前。多少次梦中相见,多少次回想追念,往事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父亲工作很敬业,20世纪六七年代他在孟集区工作期间,条件非常艰苦,当时区里没有小车子,加上道路状况差,下乡检查工作、到县里开会,基本上都是靠走路,父亲是区委书记,孟集区管辖有11个公社,99个生产大队,每天有很多工作要做,父亲工作很繁忙,经常出门,很少时间在家里。记得有一次父亲生病发高烧,天上下着大雨,县里通知去开会,他毫不犹豫的打着雨伞步行去参加会议。父亲的这种工作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父亲非常疼爱儿女,在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在他出差前,都要给每个小孩一点零花钱。出差回来提包里会带些糕点、糖块等吃的东西。记得有一次他到山西大寨去参观,回来时带了一口袋苹果给我们品尝。我们成家后,每个星期天,父亲都叫我们回去吃饭,早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几天总是梦见外公,迷迷糊糊的觉得要为他做些什么。是啊,这一年多来,除了偶尔睡梦中的思念和逢年过节触境伤情的回忆,我做过什么呢?
外公生前的愿望,我无从一一了然。但他想为自己写一本《回忆录》是我确知的。今天,我翻着外公的手稿,虽然只有几十张信纸的篇幅,远远没有完工,但我读着读着,却深深被打动。做了一辈子小学校长的外公,在50年前开始的职业生涯,和我们今天何其相异,那个年代的很多情节,在外公古拙的文笔下,清晰地冲击着我对世界、对共和国历史的认知。
虽然我不能做到将外公的遗稿付梓,但我决定,将外公的这段回忆,在我的空间上公开,以此作为对外公的纪念。
打字很辛苦,在打字的过程中,我发现语法上和语词上的一些漏误,我本想更正,但考虑到外公在写作这份回忆录的时候,已年逾80,出于对长者的尊敬,我还是照录了。有个别字词辨识不清,用□来代替。


外公回忆录 第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一直以为,我自己在慢慢蜕变,可以忍住更多的泪水,可以和生活嘻嘻哈哈,可以和身边的人一起快快乐乐的,其实我还是不可以的,我依旧不能对任何感情产生免疫。外婆离世了,又一个心底最重要的精神寄托,不在了,就像现在的风,似乎越飘越远。
我忍不住自己的感情,就像我看到外婆的眼睛会忍不住哭泣一样,我不信,我不信。
外婆的无言,仿佛确是另一种更深此层次的落寞,就像一个小孩,明明知道玩具已经不在,却依旧寻找这个他最爱的玩具。
夜半,我才得知,外婆的远去,而我却在几百里之外,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呆呆的,抱着靠枕,傻傻的,不知所云。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的感情。
从小,我最羡慕的就是外婆的乌黑的头发,即使早已年过花甲。每次,回到那个小院,总有一种亲切感,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外婆站在门口,慈祥的微笑着看着我,向我招着手。眼前模糊着,模糊了小院,模糊了外婆,模糊了外婆的微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敬爱的外公外婆是很善良慈祥的两位老人,去世快二十年了,现在想起他们,我依然有些忧伤,眼睛里有热泪涌过!
很小的时候,最开心的是去外婆家。爸爸妈妈忙着挣钱,根本没时间管我们,外婆家就是我们的欢乐园地,刚开始,是哥哥姐姐领着我,我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上一两小时的田间小路也不觉得累,后来,哥哥姐姐长大了些,有了他们更喜欢玩的地方,而我依然执着的往外婆家跑,因为妈妈怕我一个人不安全,不准我去,经不住我吵闹只好送我,后来我上小学了,暑假寒假都会在外婆家,平时上学每到星期六,那时候星期六上半天学,我饿着肚子背着书包直接从学校往外婆家赶,边玩边走,常有状况发生,走错路了,掉田里了,被挂在树上的黑猫吓得尖叫,这些也不能阻挡我。平常外婆会把侄子女儿孝敬他们的荔枝罐头,糖果收藏起来,我去了后,外婆会每天开一个罐头,我和外公一人一半,外婆自己不吃,在那个物质简单的社会,这是奢侈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的孩子,像惧怕严寒一样惧怕父亲
那些年,每迈进家门我都是大气不敢喘
我严历的父亲,对生活有着标尺一样的要求
可恰恰是这样,他的每一个孩子
骨子里都长出飙风一样的叛逆

父亲酷爱京剧
让人最难以忍受的,是那吱吱呀呀的京剧声
像流水一样流动在干休所的房间
录音机和放大镜,成为老年父亲的另外两只拐杖
此时,我严历的父亲已经变得和蔼
他爱吃饺子,他需要照顾
他经常瞌睡在一堆报纸和几本杂志里

五十岁的父亲,喜欢把最小的女儿用双臂高举
六十四岁的父亲,看着穿上肥大新军装的女儿会一直笑得合不拢嘴
七十一岁的父亲,和母亲一起,每天都要跑到女儿的婆家
看一眼小女儿和刚出生的小外孙
一座山峰,竟然也会塌陷
八十四岁的父亲,终于矮成一条河流,流动在女儿的血脉里
让我一面敬仰和怀念,一边耕耘和孕育

父亲的女儿,是一个没能挺拔成高山松的人
在父亲的光环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爱你”,敢问有几人对父亲说过。恋人爱听的话,父亲一定也爱听。父亲所做的一切,足以换来千句、万句“我爱你”,可我们都忘记了说。
对于母亲,我似乎无话可说,我甚至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别人说她眼睛比我大,比我稍高,比我微胖,比我性格好。从别人的描述中,我揣摩着母亲的形象,姐姐像她。
父亲,哪怕是零碎的、细微的片段,都能折射出伟大的爱。从小我就觉得父亲像堵墙,靠着他可以伸长腿晒太阳;像架梯,攀着他可以摘星星;最像老黄牛,不停地在田间、地头忙碌,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儿时的玩伴,我是最弱小的,一不小心就有哭声从我这里发出,花猫一样的脸去找父亲是常事。每每此时,父亲就会停下手中的活计,蹲下来揽我入怀,站着的我还没蹲着的父亲高。父亲用袖角帮我擦干眼泪,擦净花脸,近乎夸张的表情吓唬一下欺负了我的坏孩子,直到我破涕为笑。再跑去跟他们玩,已经忘记了刚才哭过。
我设想着,现在即使一天不吃饭,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转眼爷爷奶奶都已经离开我们10多年了,时常想起小时候,有爷爷奶奶在身边无忧无虑的快乐。不知道身在天堂的他们还好吗?也像我想念他们一样的思念我么?亲爱的爷爷奶奶,我很想你们,如果现在你们还健在的话看到今天长大的我是否会很欣慰么?今天我来看你们了,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你们说,你们能听到么?我给你们带来了你们最爱吃的点心和水果,如果你们泉下有知的话请保佑你们最爱的孙女快乐,简单的快乐就好!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2016年1月5日母亲走了,悲痛之中唯独让人欣慰的是她没有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她去世后,我从她的电脑里发现了她自己写的《人生告别信》(全文见后面的博文),我很惊讶她在09年9月份就写了这封信,但我丝毫不惊讶于她的洒脱、乐观和淡定的人生态度,因为我很了解她。

95年我父亲去世后,我和我母亲就互相成为对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父亲去世前,她被查出罹患乳腺癌,手术后她忍着自己的病痛送走了父亲,并一个人承担了抚养和教育我的全部责任。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我成长为能够自立的人。她虽然很不舍得我,但依然坚定地支持我出国留学。04年我在美国即将毕业,也在当地找到了工作。母亲那年给我的生日祝贺信(全文见后面的博文)中欣慰地写到:“我的“教子”工作真正的结束了,可以退休了。”09年初,得知母亲患了淋巴癌,我决定放弃在美国的工作和生活,彻底“海归”陪伴母亲。我非常庆幸自己当时做出了这样的决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