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2013年的元宵节,准备组织到普陀山拜观音菩萨,在普陀山入住两天,回来去宁波阿育王寺拜佛舍利.

宁波阿育王寺是全国有名的。以前普陀山水路不发达,人们就会去拜阿育王寺的佛舍利。拜佛舍利,等于拜真正的佛了。阿育王是个传奇的人物,佛陀涅槃后的五百年,阿育王出世了,他原来是个暴君,杀人无数,后来听闻佛法后,归顺三宝,为了报答佛恩,就驭使鬼神建了八万四千作塔来供养佛舍利。这八万四千座宝塔遍布三千大千世界。有三座飞到了中国,一个就是现在宁波的阿育王寺。古代许多高僧大德都要到阿育王寺去礼拜佛舍利。虚云老和尚曾礼拜过四十九天,从刚看到是黑色的,慢慢的礼拜,变成了白色,最后看到舍利放光。这就是佛舍利的加持力。

这次行程安排:
2月22日,农历正月十三,从厦门出发。
2月23日,上午六点到达普陀山,先到普济寺,三步一拜进普济寺,诵经。中午在普济寺就餐。下午去南海观音,进门三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转瞬即过的时光里,残酷得如此现实的世界里,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都会成为一个永恒,而这个永恒背后的泪水,永远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


农历2011年七月初七夜21点30分,敬爱的父亲在我的怀中,安详的驾鹤西去了。
  久卧病榻的父亲,早已经被病痛折磨得瘦骨凌峋,没有语言的交流,没有眼神的融汇,一切只凭冥冥中亲情的感应,在他离去之前的痛苦煎熬中,有我的痛苦悲伤,苦于无法分担他痛苦的急躁和焦虑。看着父亲的面容,从痛苦扭曲到安详平和,最后归于一脸的恬静,父亲就在我臂弯里,安详地睡去。。。

我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陪着父亲走完最后的日子,愿父亲在天有灵,能理解我的悲痛心情,泪水和伤痛包裹着我的心,过去的一切,怎么也挥不去,忘不掉。我们每一段生活的历程都渗透着父母的含辛茹苦的教诲和夜以继日的操劳。父母不但给予了我生命,还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以及做人的责任。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写在爸爸的100天祭日

今天是爸爸100天祭日,短短的100天,而我,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14个字为什么等我失去之后才懂。整整100天没有喊过爸爸,爸爸两个字在我的字典里完全的消失了,好想叫声,爸爸……虽然3个多月已经过去,我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我心底的哀痛仍然时时引得我落下泪来,很多次,会突然的泪流满面。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想起爸爸您啊,流泪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也许是一个人的时候太多太多,所以想老爸的时候也很多很多,于是痛苦也在心底日益累积!老爸,如果您地下有知,我希望您在下面真的能过的悠闲自在。
细细想来,您在台灯下的背影已成为最初也是最深的回忆,您一辈子勤劳务实,一辈子省吃俭用,而这一切,此时此刻却更深的刺痛了我。还没有牵着您的手逛逛大姚的街道,也没有陪您走走祖国的大好河山,没有细细听您诉说您的情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时光飞逝,光阴如梭。转眼间父母结婚已经50周年了。五十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可在人的一生特别是婚姻生活中却是漫长的,值得珍惜的。半个世纪的风雨同舟,相濡以沫数十载,夫妻俩能携手走过50年不容易啊!

  父亲母亲一生勤劳、善良、正直、朴素,他们宽厚待人、耕读传家的处世之道就像传家宝,将伴随着我们六个子女一直传承下去。如今,父亲和母亲已经携手走过五十个春秋,岁月的沧桑已经写在他们的脸颊,但是父亲母亲是幸福安逸的。因为他们不仅拥有至爱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还有孝顺的儿女,贤惠的儿媳,能干的女婿,更有一群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孙儿,这也是他们一生积累地最大的财富!

  50年的相濡以沫、50年的患难与共,换来今天的温馨与甜蜜。这份最真挚的情感令我们感叹、令我们敬仰。世间什么都将老去,只有真爱永远年轻,当岁月幻化风霜雨露,惟有白头携手相伴远行……。祝愿我们亲爱的老爸老妈在未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 爷爷的事业人生
爷爷去世已经有四年了,不想也不愿接受的现实成了现实的现实。从那以后,我才感觉到清明节跟我扯上了关系。爷爷是一名军人,长得帅气,英俊潇洒,还能写一手漂亮的硬笔字和毛笔字。因此,军人在我心中有着非常崇高而美好的印象。他一度都是我和妹妹的择偶标准。在爷爷给我们遗留的一大堆书中,我得知了爷爷在部队任过小小的排长职务。因为在部队检查出身体不适的缘故,所以转业回家了!其实,对于爷爷曾经的工作,我知道的并不多。一是因为他是一位非常严肃的人,我根本不敢靠近,他咳嗽一声,我都会吓到。第二,在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家,只是偶尔的暑假寒假在家。从那以后到现在,我都极少极少的在自己家里。后来,从他对我说的和奶奶的嘴里以及出殡时开追悼会那会,我才略知了一些:
爷爷和奶奶都说:刚转业回来的时候,准备让爷爷去任县里武装部部长,他说:我在部队里扛了十几年的枪,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前后几天,一直没有细雨,空气干燥的厉害。人们开始出行,天堂里的老人安排祭奠追思事宜。亲人难得相聚,免不了借祭奠而踏青,所以城郊车多人多,很是热闹。
那天,阿来来了,站在窗前,默默无语。我问他,想什么呢?他说,我没有祭奠的去处,只有思念埋在心里。他双手插在胸前,目光越过窗外柳树嫩绿的枝条,向前凝视。我想阿来的思念,正伸向浓绿璀璨、姹紫嫣红的远方,那儿的尽头该是遥远的天堂。阿来由祖母带大,祖母去时,他正读初中。他说,那种猝不及防,那种悲痛欲裂,那种一下子都轰隆而至的感觉,令他终身不忘。自此,阿来把思念植入心底。后来,他说过,静默时居然会感觉她还在,而且在身边,在注视着我。所以,阿来对每一件祖母留下的东西,异常珍惜。从家具、衣物,到照片和信札,他都收藏起来,有的将它们摆在条案上,放在厅堂中。阿来这么做,我完全明白,因为祖母还在身边,护佑着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爷爷去年去世的,今天无意中又看到了他的旧照片,一个普普通通的朴素老人。在我的记忆里,我很小就离开了家,读中学开始吧!我就那么的在外过着我自己独立的生活。那年没毕业,我又随着人群的流离来到广东。广东是我人生的第二个故乡,我在这里生活起居工作了一十多年。结缘了他,从此爷爷也就走进了我的生活,因为爷爷就是他的父亲。那年爷爷很壮,我叫他叔叔。他总是乐呵呵的,一天到晚都呆在田地里的农活里。记得他说过,为何我不叫他父亲,或者老爷。我总觉得广东里的习俗我不习惯,称丈夫的爸爸做老爷,觉得自己好卑微,像古时候的丫鬟叫主人那样。所以我除了行礼仪上如此称呼,其余的我叫他叔叔,后来旁人说多了,我跟孩子叫他爷爷。嗯,叫爷爷挺亲热的,就那么一直的习惯啦叫他爷爷。我觉得爷爷很好,他很多的时候都会迎着我们下班回家,然后拿了个水果或者几个糖饼干什么的问我要不要。我很懒,但有爷爷在的日子,院子里也总是干干净净的,他总会过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每逢祭日悲思父
不知不觉间,明天是父亲逝去五七祭日。也许是时间的流逝治愈了失亲的伤痛,也许是工作的繁忙,淡漠了心境。只有在父亲的祭日愈来愈临近的时候,那份思念才一次又一次地愈加浓烈地依次叠现。寂静的深夜,静坐冰冷的荧屏前,于春寒料峭中,舞动有些僵硬的手指,轻轻敲击着键盘,任一腔泪水潸然,任纷繁的思绪翩跹,把浓浓的思念化作文字,流淌在字里行间,希望呼啸的风儿能捎去我的祝福,希望清冷的明月能带走我的问候。假如眼泪能够构造通天的梯子,假如思念能够铺成上行的天路,我会不顾一切径直走入天国,再把您带回我的身边。
父亲,您在天堂还好吗?是否也常常站在高高的望乡台,把家乡遥望?把亲人思念?
  父亲,每次想起您,总会双眼发涩,泪水涟涟。遥想您在世时,那种其乐融融的氛围,现如今,只有在梦中寻觅。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