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怀念父亲母亲

悼祖母

痛闻祖母离世间,夜难成眠泪难干。

生老病亡虽天定,孝心未尽心何安。

今生最大遗憾事,未谋祖母临终面。

未抬棺冢未带孝,不孝孙儿我为先。

未使老人享福禄,令我此生空余憾。

闭目清晰见容颜,白发苍苍慈祥面。

多想扑怀叙思念,今已相隔两重天。

遥忆儿时身边绕,祖孙两代笑声欢。

幼时与您亦难分,夜夜祖孙一被眠。

人生何须生死别,徒将此恨问苍天。

他日我若离尘世,尸骨定伴奶身边。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春分至,清明近,又是拜祭先人时。
父亲仙逝,不觉九年矣!每年拜祭,吾均觉自己灵魂清静,心怀肃穆:念抚育之艰辛,知人伦之至爱!

全家人站在父亲像前,父亲或是不知的,但在香烛缭绕间,飘动的是感恩与思念!

拜祭先人,在乎心。或一掬鲜花,或三炷香,或像前鞠躬,不在乎场面,而在乎心的追思与缅怀,在乎对先人的感恩与纪念。

祭拜先人,知自己。绵绵的血脉,不断的延续,演绎着过去、现在与将来,而多少的平凡或壮烈的故事最终化成青山的一掬黄土,如此而已。在先人的像前,想想要为先人做些什么,为亲人、后人该怎样做。珍惜自己,珍惜真情,珍惜亲情,珍惜先人与生命赋予我们的一切,思考血的根脉、做人的根本。

祭拜先人,我深深感到,那是心灵的祭拜,那是人生的洗礼!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提前去扫墓。一是想避开清明日那潮水般的祭祖大军,我不想祭祀时让这些喧嚣冲淡了我的哀思;二是先祖的墓地在野外,每年春雨过后,坟上必定长满了野草,得提前花工夫去修整它。
今年清明节,休假调整为周一至周三。周一午饭过后,我休整了一上午,精力充沛,领着儿子一起前往墓地修整坟墓。
快要拐进墓地的时候,刚好碰上了隔壁的胖大叔。他大声地告诉我:“你记得要从后边绕上去,墓地的前边长满了荒草,根本无路可走。”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庆幸自己有经验,晓得要提前来修整坟墓。
到了墓地边沿一看,芦苇丛长得密密麻麻的,有一人多高,难怪胖大叔告诉我前面无路可走。
突然,哗啦一声响,几棵芦苇应声倒下。从苇丛里现出的一道窄窄的通道中钻出一个大汉,我一看,原来是村里的憨叔。他见了我,一把擦去额头的汗珠,问:“只来了你们父子俩?没其他帮手?”
我笑着说:“每年都是这样,我一个人就做得来的事,无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妻子来电咨询,清明节祭奠的用品买了没有,连续几年清明节前夕,妻子总会来电提示。
您离我而去的那年,我只有十二岁,正在读小学五年级。而如今我的女儿,您的孙女已经十五岁了,在读初三,再过不足百天,即将面临她人生中第一次转折与挑战--中考,她给自己定的目标很高,市高级中学。也许是遗传,她在学习方面比较有天赋。对此我对她所定的目标也持乐观态度。
前几天,和同事聊天,得知他的父亲和您同龄,也属牛,49年生。如今还健在,整天闲不下来。我想,如果您还健在的话,肯定和同事的父亲一样,但生命没办法假设,您早在89年的冬天已经长眠于地下,四十岁,正值人生的不惑之年。却急匆匆的走完了短暂的一生。
您的离去曾经一度打乱了家庭生活,忠厚老实的母亲带着我们两个都未成年的兄弟艰难的生存者,那种心酸使我终身难忘,您或许不知道,您走之后,我便辍学在家,后经当时班主任姚庆龄女士再三劝说,母亲同意我重返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位和尚的爱)界诠法师:思念母亲
每当我闲着的时候,或者有好吃的好穿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已去世多年的妈妈!

妈妈曾经在那艰苦的山村,过着一生艰难的岁月,在那段漫长艰辛的日子里,母亲渐渐地苍老,母亲为托起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母亲生病只是忧苦着脸,依然忙碌,默默无语。
家里太穷了,或许父亲为了建房,为了儿子们将来的婚姻,真是一分都舍不得花,母亲要一毛钱甚至一分钱都没有。母亲有时叹语:“人家做佣工的也有几块钱,我连一分钱都没有。”
在那极其匮乏的日子里,母亲吃素,只身一人在灶边吃着已经长毛的咸冬菜,一点油都没有。怕多烧柴草,不敢下锅再炒,生怕父亲责备。有时没菜,母亲脸上就是一丝愁苦和讪然,沉重得令人至今难忘。
冬天,那时冬天比现在冷得多,大伙身上只穿三件衣服,下身只穿一条单裤。我们兄弟姐妹冷得直发抖,母亲也是一样。我们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往事这么近 天堂那么远 ——怀念母亲
是否每个人都有尘封在心底的伤痛,不愿或不敢触碰;是否这个世界依然充满着欢乐,却少不了忧伤的存在。从青春年少到步入中年,看着至亲至爱的人离去,才明白人生其实就是迎来送往的游戏。我坚守着少得可怜的幸福强装笑颜在苦苦奋斗,若不是每逢母亲的祭日,真不想触动心底这根忧伤的琴弦。
小时候怕死,甚至希望字典里的“死”字消失。但随着奶奶、爷爷及身边伤病亲友的离去,对死亡由恐惧到麻木,再到认为那是人生的终点、责任的解脱、最后的归宿。我不希望有什么天堂、地狱、“轮回”,人生的路走一遍就能备尝其滋味,足矣。“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若不经失至亲之痛,何以体会心碎的感觉。2010年7月9日下午接到母亲病重的电话,我疯也似的赶回老家时,母亲已经安详的“睡去”,我抱着她嚎啕大叫,催促医生继续抢救,看到医生摇头时,我才相信母亲疲惫得再也睁不开眼睛了。母亲是吃午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时节祭祖先

清明时节祭祖先,
前辈恩德重如山。
勤劳纯朴皆楷模,
道德风尚受称赞。
家兴业兴事业兴,
和睦相处是典范。
泪雨化作继承志,
光宗耀祖代代传。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外祖母的粗瓷大碗
我的童年时代,正处在一个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那时,母亲经常去外祖母的家,我是甘做小尾巴的,因为在那里能吃上一顿比较丰盛的饭菜。我们一踏进院子,外祖母便会迈着颤悠悠的小脚,满脸笑容地出门迎接。走进简朴的堂屋,投入眼帘的便是紧靠西墙的一张木桌子,表层的漆早已剥落,却被擦得一尘不染。桌子的上面,摆着一摞粗瓷大碗,很是显眼。
开饭了,外祖母往往用粗瓷大碗给我盛上平时难吃到的水饺、面条之类的好东西。外祖母常常夹些炒好的肉、鱼、鸡蛋等放到我碗里,让我喜不自禁。外祖母一向十分节俭,平常碗里盛的是糊涂、渣豆腐,有时还有野菜汤、槐花粥、榆钱饭等。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人们的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再到外祖母家,木桌子已不见踪影,换上了崭新铮亮的大理石茶几。桌上放上了一摞滑润细致、小巧美观的细瓷碗,不过最底层还压着一口粗瓷大碗,显得十分扎眼。我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