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祭奠老人

忆父亲周年祭
开通黄钻
 已是初秋天凉的日子。
 爸爸你在新家还好吗?

 您在天堂还好吗?
2012年10月7日,农历八月二十二。星期日,凌晨12.30分辞世的,享年61岁。
走过了一年之久的病痛使父亲承受许多痛苦人生路,每况愈下的肉体上承受的痛苦,是我们这些健康人所无法体会的。我知道你是在艰难的度日。从你脸部所呈现出的种种疼痛难忍的表情,我知道父亲是在痛苦煎熬中渡过最后人生日子的。

静下心来回想过去父亲在的日子,不禁泪流满面。都说过去了就过去了,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每打一个字我的眼前都是模糊的。。。

记得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是我最难忘的一天。哪天下午和你开玩笑说,爸爸我明天就要上班回通了,你怎么办?你淡淡的回答我说,你走了我也走。。我忍着眼泪笑问,我回去上班,你去哪里啊。。。你轻轻的说,去我该去的地方。。你知道你撑不下了。。我也知道。。我就要留不住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怀念祖母

祖母过世是在九四年的重阳节,九十五岁高龄西归,算是寿终正寝。距今已有十四个年头了,每每想起就像是发生在昨日。这些年总想给祖母写点东西,但就是动不了笔,怕触动心底那根伤心的弦。一年年的花开花落,对祖母思念一直没有停止,有时只有在梦中与祖母想见,醒来总是怅然若失.....

我的祖母是在1900年出生在安徽一个旧式农民大家庭。想想那是清朝末年,正赶上八国联军侵华和闹义和团运动的时候。兵慌马乱,民不聊生。作为一个女孩子能活下来是不容易的。祖母在世时曾说过,她出生时她父亲就有丢弃她的念头,还是在她母亲苦苦哀求之下,才保住了一条命。因为之前她们曾遗弃过三个女孩。我想可能是当时农村重男轻女思想有关,或与当时生活的艰难有关。在旧式农民大家庭里哪一房若没男孩是很受歧视的,之后她的母亲又为她添了两个弟弟。当时,还是生活在大家庭里,几十口子,薄田没几亩,日子过的异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去年的今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也是我最难过的、最悲伤的日子。
父亲,我那曾经经历了数次社会大动荡,风霜雨雪七十八个春秋,曾为商家做过学徒,曾为抗美援朝掷笔投戎当过兵,曾为新中国国防建设出过力,在那一段混乱的年月里,也曾为维护无产阶级利益坚决悍卫毛泽东思想而造过反……在罢官为民,生活艰难的日子里,默默忍受着不公的待遇,悬壶济世数十载,使数以千计的患者解除了病痛,并且默默资助过无数贫困学生和患者的善良而坚毅的父亲,终因长年工作在阴冷简陋的小诊所招风湿侵体,寒病缠身而离开了人世。
还记在那两天前我为您洗了澡陪着您舒适满足地进入梦乡。
还记在那一天前共和国63年国庆阖家欢聚,您总念叨着身体恢复了要回小诊所继续为乡亲们看病。
还记在那一天您起的很早,默默的吸着烟,悠悠的品着茶,香甜的吃着母亲煮的荷包蛋。念叨的还是那个重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他话还没说完,父亲就再也控制不住,吐了两大口。这两大口呕吐物,干的出奇。朱育理捧着没有怎么湿的毛巾,愣了:耀邦同志的早饭怎么吃得这么急,这么马虎!

他随即解开父亲那天穿着的半旧咖啡色中山装和开衫毛衣、毛背心、以及洗的已经很软很薄的白衬衫。大约十多分钟,中南海的医务人员赶来了,就地组织抢救。他们搬来一把可以放平的扶手椅,将父亲平放在上面问清了刚刚使用的药品,存下了使用过的药盒......

又过了十多分钟,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也赶过来了。迅速加入了紧张的抢救。

随后,政治局扩大会议改到中央书记处办公的勤政殿继续进行,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留在怀仁堂指挥抢救。

政治局扩大会议开到当天上午11点30分。会议结束前,温家宝来到会场,向与会人员报告对父亲的抢救和诊断;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病情危重。医生建议,待病情稍有缓解,转到医院继续治疗。

下午3点多,钟父亲病情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重阳节,回忆大学的旅行

重阳节应该去爬山的,但堪培拉正逢雨季,出行不便。

学习累了,翻出大学时候旅行的照片,一张张的看,一张张的想,竟然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现在的心态已经和当初的自己大不相同,至少,胆子变的比以前小了,觉得自己当初的行为有点疯狂。或许人应该趁着年轻的时候做点需要冒险精神的事情,因此,过去的那些旅行生活倒也是人生的一笔财富。那些长途旅行的记忆,那些熟悉的建筑风格和民俗符号,还有当时甚至能一口气按顺序说出来的那些川藏公路滇藏公路串起来的地名。逛逛大学的时候常去的那几个论坛(已经2年没有光顾这些论坛了),看那些人写的各色游记,回想下自己当时在当地的感受,回一句“兄弟你被宰了”或是“有这么夸张么”之类的评论,那些曾经在自己心里留下深刻印记的东西依旧没有变,那些山和草原,那些不同风格的藏家宅院或规模各异的寺院,那些古代的碉楼遗址和壁画,那些拖着包裹打着哈欠赶长途汽车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过去的零星生活兼追忆爷爷



——随笔放纵,不知道要说到何处,就算是一种纪念吧,作为这些胡乱的文字的一种题记。

俺高中的时候正是小混混小痞子猖獗的时候,常常在我们学校门口甚至直接到校园里面、宿舍里面敲诈吓唬我们,当时自己是个品学兼优不怕事的半大小子,外表文弱实际身体素质很好,自己看不上那些胡混的小子,不屑和他们叨叨,由于自己在班里干体委,终于有一次因为看不惯他们那帮人在我们男生宿舍胡作非为按捺不住,教训了领头的那小混混,记得当时好像是我们宿舍被他们给撬了,同学们放在小木头箱子里面的钱物以及在外边的值钱东西全被洗劫一空,有同学在课间看到他们当时的作为告诉了我,正是因为那几句口角,那小混混记下了我,临走的时候撂下一句话,说让我等着,哈哈,想想自己当时年少气盛,并不在意,记得有句话是好汉做事敢做敢为,并不在意,只是在床铺下面放了把长20多厘米的匕首,很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逝去的温暖---写在父亲六七祭日
自 8月24日夜里接到老妈的电话,告知父亲的离去,至今有42天了,今天是父亲的六七祭日,我不能回去祭拜,在此写一篇祭文,以此纪念我慈爱的父亲,愿他在天堂里生活的安祥快乐,没有疾病,没有烦恼也没有不公,过神仙的日子。
父亲从小给我的印象就是诚实本份,慈祥可爱。小时候,父亲常年在上海工作,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只有每年春节才回家享受半个月左右探亲假,小时候的最大愿望就是过年和盼望父亲回家,因为父亲回来会给我们兄妹三人每人一套过年的新衣服,还有上海的糖果和糕点,在计划经济的年代,这些都是父亲攒了一年的计划票,集中在春节买了带回来。虽然父亲很少和我们在一起生活,但是我的童年因为有父亲的存在而变得快乐,充实,每每从小伙伴羡慕的眼光中体会到,从父亲每月10号定时从上海汇来的全家生活费的邮递员的吆喝声中也能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在母亲走后的43天,在历经了4年多的病痛折磨后,平静的离开了人世。也许,父亲想尽快与母亲在地下团聚吧,也许母亲不想再让父亲经受痛苦,把父亲带走了。

父亲的性格与母亲截然相反,父亲是个大而化之的人,对家务事很少过问,在人际关系处理上也显得有些木讷,一心一意将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但父亲却有着非凡的忍耐力,父亲的坚强、乐观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

年轻时的父亲长得很帅气,在家里的兄弟中排行老二。父亲高小毕业后,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后来父亲进修了中专,从民办教师转为正式教师。在父亲还未懂事的时候爷爷就离开了人世,后来随着父亲的结婚,大伯离开山东,父亲有了自由的生活,而且有了母亲的照料和母亲对家务事的全盘管理,虽然家庭的经济状况较差,但父亲的生活也开始变得轻松和快乐。父亲是个视工作如生命的人,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能阻挡父亲对工作的热情。在粉笔灰的纷飞中,在黑板擦的滑动中,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