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清明节祭文悼词

追忆往事就如同接近冬天的篝火,总会使我们感受到心灵的温暖与灼痛。

追忆,实际上就是怀念。

1995年晚秋,在海口,我收到西域一位友人的来信,他说,好诗,应该使人在阅读时感受到真诚平易的心灵。我理解他的话。写诗,是诗人在渴望燃烧时所选择的倾吐方式,形态当是宁静。这需要沉思,需要感悟,需要真实的语言与发现。说到平易,我以为,至少对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而言,他应该懂得自省,懂得在这世间崇尚自由的河流与心灵。在他(她)的世界里,呈现在视野中的一切,都必须是纯净的,就如同我们视为神圣的母体,或我们用生命守护的精神之旗。

同年10月,我在海口应《十月》约稿写作了组诗《风雨启示》。对此,我是自信的。因为这是沉思后的所得。我当然清晰地记得,在写作这些诗歌之前,我的人生和情感在常人的不易觉察中,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常想,对于个体的生命,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选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又是清明了,前后二家分别相约要为逝去的老人们祭坟。

中华几千年的传统延续至今,人们都习惯于对逝去的人进行清明祭坟,以寄托哀思。祭坟,俗称“上坟”、“扫墓”,祭坟有一定规矩,这在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祭祀文化礼仪,与西方的祭奠有文化区别。

家人都很有诚心,对死者,诚心便是孝心。摆上刀头、水果、酒菜,死者生前所好吃的东西都摆在了坟前,点燃一对香蜡,磕上三个响头,焚烧一摞钱纸,默念几句心愿,把后辈人的思念传递给逝去的前辈,尽儿孙的孝道。

每每磕头时,都想到了一些人生问题。为逝去的亲人烧一柱香,磕三个头,许几句愿,在安慰地下亲人的同时,更多的是希望逝去的亲人保佑活着的人的幸福安康、发财致富、家庭和睦、事业有成。但人们往往忘掉了还活着的人,尤其是老人们。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多尽孝呢?为活着的老人多尽孝,比为逝去的人多磕几个响头更能体现小辈人的思念。

家中至今有一老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走了,今年是他老人家的第二个祭日!

父亲走的时候,是大雪纷飞的季节。漫天的大雪几乎覆盖了整个神州大地。

原本以为父亲还可以活得再长久些,可总是天有不测风云,东方发白的时候还在想着春节等着儿子接来过年,而待幕落的时候却永远的别了这个世界、别了这个世界牵挂他的每一个人、别了他毕生都挂念的儿子、儿子的一家。

说来惭愧,因为工作的关系,父亲的每个祭日我几乎都是在外地度过。没有时间亲自去父亲的坟前添一炷香或者加一把土。而每当父亲祭日来临的每一天,都会不由自主的在睡梦中梦见夕阳西下还一直匆忙的父亲的身影。

童话故事里会告诉我每个逝去的人都会在漫漫星空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于是仰望夜空繁星点点,我不知道那一颗星星是属于父亲。

记得父亲生前曾对我说过,只要我过的好了,他就觉得一生无憾。所以在少有回老家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土门镇(外一)
周 鹏

  朋友们说我古朴,第一次和他们去酒巴玩,灯红酒绿的昏暗世界里,面目模糊的影子扭来扭去,直到他们要离开,我仍是端坐在那个固定的角落,只是手中的饮料和坐在沙发上的姿势有所改变而已。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说我肯定有某种修炼而来的定力,不然在那样振聋发聩的激情里居然安静得象野外的雏菊。
  她们说她们的,我从不辩驳,在人人喜欢标新立异、释放个性的热闹城市里,这样的评价其实是暧昧的。
  总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和她生活的环境或童年有关。不然,干嘛那么多的心理学家总是把人的童年作为分析一个人性格的重要依据呢。并且还分析得头头是道。
  所以,我总觉得我的安静,淡定,甚至于爱掉眼泪都与一个叫做土门镇的地方有关。
  土门镇是外婆的家乡,我的童年有一半是在那里度过的。
  那个时候,由于父亲被突然调去外地工作,母亲又经常要上夜班,我的日常生活便成了一个难题。父母经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维公元2010年1月29日上午10时55分,岁次已丑年丁丑月已卯日已巳时,家父因严重冠心病合并肺部感染,抢救无效,驾鹤西去。魂归缈缈,唯余桑梓,儿女撕心裂肺,痛心疾首,一腔悲情,两行酸泪,一时多少言语,竟不知如何诉说……
父亲生于1918年2月19日(民国七年,农历正月初九)涟源青烟乡,孩提时即随大伯、二伯、三伯一同生活成长。受爷爷教育影响,立志成才的愿望在幼小的心灵中萌芽,自小忠诚老实、勤奋好学,十几岁时家父独自离家教书,只身踏入社会,任劳任怨、默默奉献……父母一生育有我们俩儿俩女,小时侯家中不裕,全靠父母省吃俭用,总是饥饿于自己,饱暖于儿女。那时侯父亲在外教书报酬微薄不足以养家,为了我们的温饱,勤劳的母亲靠做点小生意,日夜辛劳,为家庭想尽办法竭尽全力。

泪眼回忆,父亲这辈子从来就没有扬眉吐气过,将辛酸苦楚埋藏于心底。在痛苦和煎熬中度过了他不勘回首的岁月,因有母亲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童年是在父亲浓浓的关爱中度过的。打我记事起,除了上学前和祖母寸步不离外,上学后就多是和父亲在一起。

上学前,我都是留着齐耳的短发。上了小学后,看见女同学都是扎着小辫,还有漂亮的蝴蝶结,开始爱美的我就央求着母亲也有留头发、扎小辫。

由于母亲的三班倒,一周只有两个上午是在家里的,有四天母亲都在上班。所以母亲没有办法每天为我梳头,就不同意给我留长发。爱女心切的父亲,不忍看我的委屈,就对母亲说:就留头发吧!我来梳!

父亲跟母亲学会了编辫子。每天起床后,都由父亲帮我扎小辫,做早餐。虽然父亲扎的小辫没有别的女孩那么好看和整齐,但父亲那份认真和仔细,早已在我的心头转化成一份浓的化不开的爱,让我享用了一生。



父亲给我留下了很多精神财富。最难忘的还是喜欢阅读的父亲教会了我阅读。打小学高年级开始,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是中秋佳节,早上醒来第一个消息确是外婆于昨晚七点余谢世。前几天,询问母亲,讲到外婆身体有所好转,而再前几天,母亲还说曾找神人算过,外婆难以逃过农历七月底八月初,当外婆有所好转我还对此嗤之以鼻,而如今却有所应验。本来准备国庆长假回家探望外婆,而如今却已天人永隔。 外婆祭文
对于外婆的出生年份,母亲也说不清,只知道她的虚岁年龄,就是属相也不知道,根据母亲所讲虚岁年龄,外婆应该出生于1925年,今年八十有六。外婆共生育五个孩子,两个儿子,三个女儿,抚养着外公第一个妻子所生的女儿,也就是共有六个子女。外公去世时我只有两三岁吧,记忆中始终找不到外公的影子,而记忆中的外婆是和蔼可亲的,小时候的我呆在外婆家的时间要比呆在奶奶家的时间多,因为感觉外婆更喜欢自己;记忆中的外婆是勤劳朴实的,自从自己记事以来,外婆就以养兔子为副业,一直持续到现在,即使七八十岁高龄自己还到田间为兔子割青草,卖了兔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悼念我的父亲--逝世一周年纪念
   日子过得真快,父亲已经去世一年了。这个月就是纪念父亲逝世的一周年纪念。

  翻看以往的老照片,找回了往日父亲与我们欢声笑语的景象,真的让人不禁落泪。

  悲忆少年时。对的。在我年少的时候,跟许多女孩一样,充满好奇心,充满对这个社会的不满,也萌生了初恋的豆芽……,我的父亲,没有发表任何作为父亲的言辞,只是一直默默地陪伴着我的成长。但同时,这也让我碰了不少“壁”。当我碰得“一脸灰"的时候,我曾大声地指责父亲,问道:“您,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是不对呢?为什么不阻止我呢?” 每到这个时候,父亲依然选择了沉默。经过了“多次”后,我终于有点明白到,为什么我的老父亲,老是不跟我“对抗”,不跟我“争辩”呢?原来,他了解我的脾气和性格,一旦跟我对着干,事情就会变得更糟糕了……
是的,20岁前的我,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父亲也从不阻止我的任何决定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