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思念父母亲祭文

公元2006年7月27日凌晨3点30分,我生命中迄今最痛苦的时刻来临了,我最敬爱的爷爷走了,追忆爷爷这一切来的是那么的突然,使我不知所措,让我痛苦万分,搞不懂上帝既然给了我一个这么疼爱我的爷爷,却又为什么这么快的让我失去他!!!追忆爷爷
他走之前,我们全家大大小小几十号人全都赶来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本早上连自己起床都很困难的他竟然自己起来了,而且和我们说了很多,作为他最偏爱的我自然就坐在他身边,陪他说了很多很多,下午我们还和他一起留影,当时他是那么的充满活力,丝毫没有觉得他是一个病的很重的人,到了傍晚,他叫我们都回去去,并对我们说他现在好多了,我们当时也都没在意,最后只有我大伯,我爸和我3个人留了下来,晚上吃饭的时侯他突然不舒服起来,我们赶紧把他送到床上去,在那个时侯我们丝毫没有感觉到死神正残忍的慢慢向我爷爷考近,我们吃完饭后一直在看电视,到了10点20分,他突然发出了声音,我们进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父亲于1948年农历腊月22日出生在原四川省忠县马灌区倒灌乡石梅村10组王高梁子一户贫农家中,2013年9月25日(农历八月二十一日)下午4:50分因患胰腺癌多方医治无效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65岁。

今天站在我父亲的灵堂前、面对着父亲的遗像,看着父亲瘦弱的遗容,往事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泪如泉涌,更有一种力量催我奋进!

我父亲9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我爷爷,便开始了和奶奶相依为命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我父亲上高中时,奶奶也撒手人寰了,父亲从此便成为了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也尝尽了人间的各种苦头,然而,艰苦的岁月锤炼了我父亲的心地善良、发奋图强的优良品格,他从一个文弱书生变成了一个能挑上百斤煤炭和粮食的汉子,他自学成才,在那个艰难的岁月中,他学会了无线电,学会了修理电器、收音机,自我谋生,为群众服务。家乡的群众直到现在都还在夸我父亲是好人!

我父亲1975年从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祭姑姑

(前言:无意中翻开QQ空间的“说说”,才发现姑姑离开这个世界快一年了,尽管有众多亲人离去,但听到姑姑的消息时,多少有些失落,她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这篇日志是在她去世不久写下了一部分,一直没有完善。)
爸爸兄妹四人,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姑姑是父辈中排行老三,对于她的了解,大多数来自对妈妈的询问。
姑姑个头不高,瓜子脸,高高的额头,单眼皮,薄薄的嘴唇,一口整齐且有些往外凸的牙齿。瘦瘦小小,走起路来不仅快,手也配合得十分的有节奏。看似是一个精明之人却有些斤斤计较,这或许与她由于过强的性格导致婚姻不太幸导致家境不算好有关吧。听妈妈说,她年轻时很能干,能说会道而且善于交朋友,曾经被提升为文革主任。因为此,还为三满在恢复高考考上清华大学出了些力。由于种种原因,她的第一次婚姻没到一年就草草结束,用爸爸退伍的钱退了婚带着儿子回到娘家住上好几年才嫁往柏梓,和一个有儿子的姑爷结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世上万事凝太极,
阴阳相间不会痴。
悲苦自当君自晓,
欢欣可共卿来思。
追思已亡寒衣化,
了表忖心纸箔湿。
嫑提人间盛世景,
九泉故人恨早离。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昨天是阴历七月十五,是民间祭祀先人、寄托哀思的日子。想想父亲也走了五年的时间,现将父亲辞世时写的祭文发出来,以一种别样的方式排解那痛失亲人的沉重与哀思。正文如下:

父亲走了,仅仅五分钟的时间,如生前沉睡般安祥和静谧,很突然地走了,那急促的脚步如无以追及的轻风,飘然而去。面对面、身贴身也只能是两重天、两重世界,再也没有了与他交心的机会,再也没有了孝敬他和被他疼爱的机会,再也没有了用心读他乐与愁、苦与悦的机会。父亲与我们决别了!
沉积在家人心中的痛,如撕天撼地的飓风、如翻江倒海的狂浪,将我们击打得零零落落、破破碎碎、凄凄落落,一时间我们能做得就只能是慢慢地、反复地咀嚼吞噬生死绝别带来的那种搅碎肝肠的震痛;只能是望尘恸哭,泪干痛绝,独自品味那绵长无尽的思念和挥之不去的心痛。在深深绚怀中,父亲那刻骨铭心的严训遗风也让我们不得不在这肝肠俱焚的悲痛缠绕中挣扎出来,继续寻找快乐活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时节雨纷纭,路上行人欲销魂。今年清明季节没有了雨的痕迹,但“魂”还在,心中的“雨”始终纷纷扬扬!梦里爷爷和奶奶老是不断呈现,他们晓得,我想他们了。我也知道,他们想我了!
  想起爷爷,浮上心头的第一种感情就是:愧疚!奶奶走后AD收腹机,爷爷几乎是在孤独的缄默中走完了自己最后的人生!而我,他和奶奶倾泻了全体血汗的人,却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营营碌碌。偶尔听到“子欲孝,亲不在”的话语,心底的痛和悔就疯长……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涓滴衰消的迹象!
  记事起,爷爷已经是满脸皱纹,非常的清癯皮衣女装,有一脸的慈爱,要么默默的干那永远也干不完的农活,要么随意在那个角落里席地而坐,把他那个汗烟疙瘩吸的滋滋响。偶然会与多少个街坊或者一帮把他叫爷爷、太爷的小孩在一起说他年青时在山中狩猎的事,这时他的嗓门就大起来了,当年降狼伏熊的威风似乎也从这大嗓门发散出来,“震慑”着听众和我!
  然而,在我的记忆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农历鬼月的七月半是怀念 - tongxingshuaiyuan - 同行帅元的博客一年当中的四个人们为逝去亲人们烧纸钱的日子(过年期间、清明节前后、农历鬼月的七月半以及逝去亲人们的生日)之一。在鬼月中除了得注意晚上少出门之外,更多的则是对故人们的无限追思。
每逢这四个日子到来怀念 - tongxingshuaiyuan - 同行帅元的博客的时候总会看到人们利用晚上的时间纷纷来到家对面的马路边或是其它较为空旷的地带为故人们烧纸钱的壮观场景,略微不同的只是在清明前后必须到陵园为逝去亲人们烧纸钱才行。
十三年看起来似乎较怀念 - tongxingshuaiyuan - 同行帅元的博客为漫长,实则过得好快,感觉就像一眨眼的工夫一样。十三年前的一天,外祖母走了,安详的走了。在外祖母的追悼会上我和母亲哭的泪流满面的场景直到现在还都历历在目,实难也不敢忘怀呀!本来心中就一直对外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公元二00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凌晨二点三十分,一直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母亲,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地走完了76个年头,匆匆地离开了人世。梦里依稀慈母泪,堂前悲切哭娘声。母亲走了,留下我们这些肝肠寸断的儿女,留下了无穷的思念和报答不尽的养育之恩在我们的心头萦绕。我们徒然无奈地面对苍芎,千呼万唤也留不住母亲远去的英灵。
  一九三一年古十月初五,母亲降生在泾川县玉都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也许是饱受饥饿的外爷外奶希望广袤的田野里永远飘着丰收的稻香,所以给母亲起名田香!
  母亲,您的一生虽然和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平平淡淡,普普通通,但在我们的眼里,您是那样的伟大,如同一座永恒的丰碑矗立在我们的心中。您用柔弱的双肩,支撑着一个庞大的家庭;您用坚定的信念,履行着对于社会和家庭的责任。
  自古有三大“冤家”关系(即夫妻、婆媳难)处理,但母亲您却把三者处理得恰到好处。对上,您是孝顺的儿媳。哥哥姐姐还记得,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