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祭文悼词 » 思念父母亲祭文

在母亲去世九个月后,父亲也于2005年3月12日走完了他的九十年历程,永远离开了我们。一晃又十年了。
父亲出生在上个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期,即辛亥革命胜利后的1916年。因家境贫寒,仅读了两年私塾就辍学,去放牛、帮家里干农活;稍大后给人当长工。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为躲避壮丁苦役,离家出走,飘泊谋生。1942年,经友人彭志源介绍,他来到湖北秭归县沙镇溪镇陕西营隶属于国民党交通部的邮电分局做帮工;一年后因病离职。1945年,由母亲帮人浆洗衣服而认识的熟人代为报名,在鄂西的巴东考入国民党时代的省话局当线务员;从此开始了他的通讯服务生涯。他先后在巴东、长阳榔坪、秭归等地驻巡房,维护通讯线路。1949年,伴随着新中国的诞生,父亲由旧中国的通讯从业人员转型成为新中国的邮电线务工人,进入宜昌地区邮电局秭归线务段工作。
众所周知,邮电行业包含邮政与电信两大工作部门。在邮电从业人员中,流传有八大员之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故事发生在一个飘着微雨的三八妇女节,故事的三个女主角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一个古老又清新的学校——重庆理工大,相遇了!(有孩子的抱稳了!)
她们就是:虾米,乌龟,和绯小雨。
虾米穿着黑色的斗篷,甩甩无情的长发,手中的天锁斩月散发着寒光,她默然的说:“小雨,我们去前门吃东西吧。”乌龟的斗笠上有朦胧的远山色彩,她执着的扯着巨大的手机链:“那就去吧。”眉宇间透着无奈,腰间的千本樱和烟雨融化在一起。如果不吃饭,人和内裤又有什么区别?是因为这不该下的雨吗?我用45度角仰望天空,发现天是那么灰暗,和水泥路面一样,没有一丝温馨的色彩。就连我手里的倭瓜藤都显得灰暗了。。。7个倭瓜娃,什么时候能长成呢?也许,我们都在缅怀逝去的浪人吧,那样忧郁的,风一般的装B之King,让这个三八节如烟花般放肆与寂寞。浪人,你真是“我花开尽百花杀,牛逼闪闪耀中华!”
来到校前门时,三个女人发生了片刻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缅怀母亲--写于母亲离我两周年 缅怀母亲--写于母亲离我两周年
常怨恨
命运不仁
可恶的病魔
让母亲早早地离开我们
常记起
看着您那双操劳的手
却无奈地让它渐渐冰冷
回想之
我的眼泪已奔流不息
失去您
我的思绪无处寄托
失去您
衣食住行没有了滋味

常言道
儿行千里母担心
在外的日子
是您常常牵挂与嘱托
无论艰难和逆境我都充满自信
得知我回家
您总铺床晒被烧好茶水
即是病魔缠身
疼痛难忍
也不忘给我们一个温暖的床被
家里的好吃好喝
不舍自享
那一次不是留给回家的子孙
这样的母爱
这样的关心
怎能不让我记忆犹新
而如今
儿在梦里寻母千万里
常闻听
母为儿孙把心操碎

常想起
晚辈的过分和不孝
您的痛苦和悲伤
从不在外人面前流露半分
闻此事
身为儿
堪称不孝子孙
夜惊梦
思此景
常使我泪湿衣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早上起来雨还在下,我想我是没办法回家了,把电脑打开我就又躺下睡觉了。睡的正香时三叔打来电话说来接我.今天因为天气还在下雨,就没去墓地为爷爷上坟。
爷爷离开一年了,家里有了点变化,老哥出国了去了马达加斯加,不用替他担心,家里的公司不会受苦,其实我也很想去,因为我很想出去走走,去了有哥呢!家里没有同意。
做车到家时家里人正准备午饭呢!老妈是大橱。有人要我学做饭,可我认为做饭不是很难,说到底现家里人没人用我去做。
在他们还没吃完饭时,我就吃完了。想想没什么事做,自己呆着心情还不好,我就想到了一个主意开车,在三叔吃饭时我把钥匙偷了出来,在家门口开了几圈没什么意思,我就大胆的开上公路了,路上几乎没有车,我就开的很快,开的正疯时,明辉打来电话要和我一起玩,在回去的路上发生了让我怕的事,下了公路,正面来了一个双排座,我在公路上开的胆子大了点就没慢开,我就听到了轱辘压到什么东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曾几何时,当我还在贪恋自己被窝时,耳边就会传来一声吼叫:几点了,还不起床作为一个中学生,应起早贪黑,孜孜不倦的学习,而不是这时候了睡觉。说这话的就是我的爷爷。从小我就伴随着他的教诲长大的,当我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回去告诉他老人家时,他总会;呵呵俩声,老二呀!可不要沾沾自喜啊!要懂得谦虚。
从小我就贪玩调皮,在几个兄弟之中最不听话的,不爱学习,是爷爷一巴掌才让我懂得了学习,转眼十几年过去,从小学到高中,成长之中少不了爷爷的教诲,爷爷的教诲让我学会了思考,学会了待人接物,学会了理智,直白的看待问题,他的行为习惯也影响着我。爷爷就像一个智慧的宝库,如果他没有离我们而去,纵使我挖一辈子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现在上大学了,假期回家好想听到爷爷的教诲,可踏入房门才知道那是记忆之中的事了。再也听不到了,永远不会再有了~~~~~~或许只有在梦中看到和听到吧!
农历二月二是爷爷的诞辰之日,我至今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不恋除夕夜阑珊
独自把酒依斜栏
举头问苍天
何故殛我雁落单

往昔如烟
阖家团圆
兄弟相扶俱欢颜
到头来
宴终席散
只落得孑身十字街头
一纸寄黄泉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是我前几天写的一篇文章,纪念我在天堂的奶奶.今天就把它放进我的博客里面.
我的外婆离开我去天堂已经四年零一个月了。
还记得2001年9月11号,那是我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
我最亲的亲人离开了我。
外婆,是我一生中最亲的人,对我最重要的人。
由于我妈妈在外地工作,很忙碌。我爸那时还在部队,还没有复员。我从一出生就和外婆在一起生活。后来九十年代初我爸我妈下海经商,忙的不可开交。是外婆一直照顾我,陪着我长大。小时候有个什么好东西,外婆自己不舍得吃,留给我;她去哪,我就会屁颠屁颠的跟着;什么事都依着我;虽然有时会骂我。但那是在我做错事的时候。外婆让我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做。是外婆的细心的照顾下,我慢慢长大。是外婆用她的肩膀构筑了我的小小世界。可以说没有外婆,也就没有我。对外婆的印象,很慈祥。在和外婆生活的那19年是我永远不会的19年。我对外婆的感情比我对妈妈的感情还要重。我小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嗨,说来话长,我为啥会想起用到《葑溪流不尽》这个名称,是因为我的祖父许伯安医生做过当时的葑溪镇镇长,我也不知道有管理多大的范围,大概就是葑门横街周边这一圈吧。祖父也从来没有和我们孙辈讲起过。

那么我是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现在说来其实也很可悲哀的;竟然是在那个众所周知的年代从贴在我家大门上的批斗标语内容里看到了晓得的,那时才十来岁,识几个字了;看到了 祖父的几个‘罪名’;娄葑医院院长(葑门联合诊所所长)――自然难逃“走资派”的恶名,就连医术高明也有罪,叫做“反动学术权威”,还有就是所谓的“伪镇长”,这个伪字可把我们小孩吓一跳了,按当时我们受到的教育;那不就是书本上电影里那种带着鬼子进村的坏人吗。

当时,有过往行人围观时我是不敢看的,只能等到没有人时偷偷的瞄上一遍,我依稀记得上面写祖父是1921年担任过“伪镇长”,也或许是写的1923年, 或者还是1921年--19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