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是人的两个极端。一个是始,一个是终;一个是因,一个是果,一个是巧合,一个是必然。然而,死却是人所不能把握的。奶奶,今天是您的忌日,本想换一种方式,静静的让夕阳燃尽那朵竞渡的流云,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傍晚,总是有些凄楚,而这点微弱的光线烘不干画室里那份潮湿的记忆。
一直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再用伤心的文字想您,不敢把您想象成梦中鲜活的模样,也不愿把想您的情愫编撰成句,那会有太多酸楚的泪滴溅满荧屏。
然而,每当您的忌日来临之际,总能想起您那些平凡日子深处的细节;从我童稚能够握笔涂鸦开始,在乡村每个赶集的日的子里,您都会顺着不平的山路,去给我买纸买笔。每逢远远地望见您回归,即刻就有满腹的温馨滋生,卸去了一天的等待。偶尔我哪次放学没有按时回来,您总是忧心匆匆地加快脚步前行,边走边唤呼我晚归的乳名。那一刻,在我幼小的灵魂中,日子里所有的穷苦,瞬间化解在您急促而苍凉的声音里,消逝得荡然无存。
奶奶,我是您的孙儿,是上苍把我托付在您的生命中养育,这种缘分注定了一生都想您,虽然您早已离我而去。几十年来,总觉得您没有远离,死亡不过是您生命中的扉页,而那些感动孙儿的内容,足够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品读。
奶奶,一直不敢说因为想您而曾经有过情绪上的低迷,怕伤到您要强的灵魂。想您时,我最大的愿望那就是回到我们全家上山下乡的地方—诏安红星乡下河村,去画速写,纸张大小和当年你帮孙儿截的一样。不过作画的心情,像钢针一样刺痛我的心脉。而这种阵痛的延伸,总是陆续播放您拼命劳作的生命片段。奶奶,成年后我一直没有放弃画画,那份从您生命里渗流出来的墨绿里,蕴含着我生命中一份无法承受的酸楚。在那个文革天灾人祸肆无忌惮的日子里,您就是这样用生命的代价,养育出我今天健康的身体。
奶奶,写到这里我又一次泪流满面。每一次想到您安眠于那堆苍凉的南山下,都让我悔恨、愧疚得无地自容。您以提前拘缕的身躯,在我空洞的大脑中装进了深邃的思想;您却没有给我反哺孝敬的机会,残忍地与少年的我永诀,没有享受我的一餐饭,一件衣。
奶奶,感谢您为孙儿诠释了伟大;对您伤感的怀念是因为我没能报答您养育之恩的万分之一。今天我所拥有的您已不能来享用,那就来世吧!我已把所有思念您的泪搁置在枕边,还有二幅孙儿的速写作品《下河村寨》,愿这份纪念能照亮您魂兮归来的路。
愿奶奶在天堂安息,如果有来世,还做您的孙儿。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