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头痛眼睛疼,耳边还有蚊子的嗡嗡声,也许又是耳鸣。最近总是这样,任由它去吧。前天和石家庄的姐姐聊天,她说叔叔和姑姑他们都在写回忆录。我知道其实爸爸也在写,我无意中有看到,自从爸爸内退到现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看书上曾说,开始回忆过去就是一个再慢慢变老的过程,我不想知道爸爸究竟写了些什么,也许潜意识里我还是抗拒爸爸在变老这个事实吧。
看了叔叔的博客,原来老张家人还是传承了爷爷的优良基因,写的很真实很生动。爸爸也发表了文章来悼念爷爷。以前只知道爷爷是个作家,是省文联的副主席,看过爸爸的文章和叔叔的博客才知道原来爷爷这一生有那么高的成就,可爷爷却从来都没和我们小辈说过。想来离爷爷去世也有段日子了,有时想想真觉得象一场梦,爷爷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去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经历死亡,以前爷爷身体不好的时候,心里也曾有过思想准备,真的发生了却觉得一切如此不真实。对爷爷的印象总是停留在过年的时候,每年的礼物都送我们图书这样的精神食粮,而不是压岁钱。过年的时候,一大家的人都会聚到爷爷家,大人们忙着做饭,爷爷就带着我们玩。有时候会让姐姐出节目,有时也会和弟弟妹妹下围棋和国际象棋,可我什么都不会,总是傻傻的看着他们玩。可这几年,我们长大了就再没和爷爷做过游戏,总是匆忙聚完就散了,每次散场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爷爷的落没,现在再想陪爷爷已然太迟。
一大家中,只有我们家在保定,过年才去聚会。能见爷爷的次数也很少。记忆中,和爷爷呆的时间最长的就是上大学的第一年,那时暑假打工的地方离爷爷家很近,妈妈不放心我住外面,就安排给我住爷爷家。那年夏天的蚊子很厉害,总是咬的我睡不着,但不管睡的多晚,每天早晨都会被爷爷很早叫起,吃爷爷买的早餐。也多亏了爷爷,那年暑期的工作居然一天都没有迟到,还拿到了全勤奖金。可那时贪玩,也很少坐下来和爷爷聊天,大部分时间都看爷爷在电脑面前敲打。那时候也是爷爷精神最好的时候吧。后来,爷爷生病,还动过大手术,可每次他都挺过来了。再过年却发现爷爷已经不再认识人了,觉得很伤感。那个躺在我面前的人还是那个曾经带我们做游戏的爷爷吗?说不上来对爷爷是种什么样的情感,现在也许只剩下回忆,只是我永远都记得,去年过年已经不认人的爷爷突然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祝艾艾和爱人幸福的那一刻,让我潸然泪下。。。
爷爷这辈子不争名利,在自己的天地里生活了一辈子,还有我们这一大家人,想来也是幸福的吧。祝福爷爷一路走好。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