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日,父亲去追随他的军长孙立人将军了!

每逢“清明” 思父亲。我父亲于1925年农历3月12 日生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镇璜玑村。爷爷梁日,嫲嫲关引。爷爷在乡下做建筑业,能工能雕会画,手下有十几人,按现今说法是“包工头” ,生活过得去。

父亲 7岁时,在乡小学读书。先读启蒙的“人之初”,再读“成语考”、“孟子”、“古文评注”、“唐诗三百首”和“声律启蒙”等。父亲读书勤奋,80岁时,许多诗赋都能背出来,特别是抗金名将岳飞的“满江红”。好景不长。1938年广州沦陷后,鱼米之乡的广东省南海县九江镇也受到日寇轰炸和烧杀掠夺。爷爷、嫲嫲被日本鬼子炸死。父亲成了孤儿。

1939年夏天,乡游击队派来了抢救难童队深入敌占区。把我父亲和乡里10多个难童抢救出来,趁着黑夜乘坐木船偷渡九江河,天亮前到达三洲。然后沿着四会到达清远,再坐木船北上,数天后到达了韶关。我父亲和几位难童被分配到广东省振济会主办的技工学校,学习土木工程。项目有桥梁建筑、木工和测量。

1944年4月,广东省政府时任主席的李汉魂将军和发妻(韶关孤儿园园长)吳菊芳女士,发动学生从军。父亲和同学李植轩〔后来成为我大舅,后任新一军少校负责宣传。解放后,任广州越秀美术社长。“文革”开始,组织几十名画家创作几十米巨幅毛主席油画,挂在广州海珠广场旧交易会大楼上,当时,轰动省港澳;六、七十年代广州交易会的巨幅油画,如亚非拉人民团结起来等均出自他手。并兼负广州十多年花街总设计。〕、余炳新一起在韶关应征加入中国远征军新一军。他们途经广西南宁、贵阳到达昆明,经军医体验合格后,从昆明机场乘坐美国的运输机飞越喜马拉雅山峰,抵达印度汀江,编入新一军营地集训。不久,再送往缅甸孟拱新一军笫五十师学生军第一队进行军事战术训练。期间,父亲学习步枪劈刺术、轻、重机枪、六0迫击炮、八一迫击炮、战防枪、火箭筒和喷火枪等武器的实弹射击和技术掌握。1944年6月,经严格训练和实习毕业,父亲被任命为新一军第五十师一四八团第二营战防排少尉副排长。当时军长是孙立人、五十师师长是潘裕昆、副师长杨温、一四八团团长王大中、第二营营长刘基。父亲讲,孙立人军长,很喜欢很爱护有文化又靓仔的学生兵,所以,培训实习后,不用当班长,就直接晋升副排长。

很快部队投入反攻,在孙立人将军的率领下从缅南打到缅北。1945年春,父亲部队在腊戌附近与日军作战,双方隔河对峙。日军构筑的碉堡和暗堡冷不防射出疯狂的子弹阻击我军反攻,当时人员伤亡较大。上级命令父亲打掉碉堡。父亲马上带领火箭筒班摸到隐蔽位置,指挥向敌人碉堡瞄准。第一发弹道偏高未能命中,调整高度后,第二发命中碉堡。父亲冲过桥后,看到碉堡内残存三具日军尸体。战斗中,父亲也指挥喷火枪对藏在洞穴向外射击的敌人喷火,为部队的进攻扫清障碍。父亲讲,“小日本”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容易打的,它的防御能力、战术很强。首先,它在高大的树上设观查哨和阻击手,看见骑马的、有望远镜的、着军官服的就打冷枪,使你防不及防,不知子弹从那里来。所以,进入高大树林时,机关枪和重机枪就会向树上狂扫一通,日军阻击手就会一个个掉下来。然后,联系美国空军狂轰烂炸日军阵地。表面上日军的明堡虽然被摧毁,但许多暗堡、暗战壕并未发现,我步兵进攻时,不到眼前不打你,以山坡斜度为斜度而挖的暗壕的日军,“一般战壕是直挖下去的” 等你过去后,从你后面,用刺刀刺你,很“阴”。当时部队步兵伤亡大,进攻受阻。上级就派父亲的战防排打前站。用火箭筒打暴露的明暗堡,用火焰喷射器烧藏在洞穴里的及岩石和大树下构筑工亊的隐秘日军。日军一般是不投降的,纪律严明,独立作战能力强。如果不是武器好,指挥有方,这仗是很难打的。

打完仗,部队就地驻扎,父亲他们就去附近的小河洗澡,突然河水上涨,排里四川兵程贵元被河水冲走,父亲冒着危险游到河中,把他拖上岸。笫二天,排里昆明兵黄志民划船到对岸,船到河中,浪大翻船溺水,父亲马上跳到河里,游过去把他救起。四川兵程贵元说:“今天不是排长救我,老子就回老家了……老广是我救命恩人。”

1945年8月,部队分批回国。先从腊戌坐美国运输机飞抵云南陆良机场,然后转飞广西南宁,再坐船到梧州,转船到广州西村驻防。新一军到广州接受日军投降时,受到万人空巷的欢迎。不久,父亲那个营开往香港九龙塘驻防。

1945年12月,新一军准备拉上东北打内战,父亲申请复员回广州,1947年与西关小姐李玉梅共结百年之好!2007年共庆钻石婚。父亲讲:尽管自己是孤儿,为国家和民族可以用生命去保卫,去打这些“萝卜头” ,因为这些“萝卜头” 害死我爸妈。但中国人打中国人,我不会去打这个仗。休养生息两年多,经父亲堂二姐介绍,1948年入英商太古轮船公司广州河南太古仓当理货员,父亲自学英语,不久,成为太古仓唐老板跟班。广州解放前夕,唐老板叫父亲跟随其下香港搵食,被父亲婉拒。但父亲仍三次帮其将珍贵财物搬运香港。父亲讲:当年,乡游击队将我从“敌占区” 抢救出来,如今共产党宣传,“人人平等,沒有剝削,沒有压迫” 很得人心, 多好啊!这是孤儿的父亲向往的新生活。

解放后,不论组织上安排父亲干什么工作,父亲都干好什么工作。曾荣获“大炼钢铁勇士” 、“先进生产工作者”、“ 优秀支农工作者” 等等称号。五十年代初期,他的工资120多元,比领导他的上级还多,领导说,你的工资那么高,调整一下,便将他的工资调整到76元,他也沒有怨言,并且每次将调工资的机会让给同事,那份工资几十年不变,直到1982年退下来。六十、七十年代,父亲常年跑北京开交通计划和平衡工作会议,特别是负责援越抗美的交通运输军火装卸计划(计划用英文写的,那时懂英文的人极少)。每批军火,父亲不管白天黑夜都骑着組织给他的旧单车,去码头去铁路查看装卸的进度。当时八大军区的负责人,逢年过节都先后请父亲吃饭答谢。每当铁路〔铁公鸡〕和港口〔海龙王〕因装卸或车皮等等问题闹矛盾时,父亲就去“和稀泥” 化解矛盾 。亊后,有个别领导人说他没有原则性。

父亲一生积德行善。先后救过3个溺水的人;帮助许多人找到工作;六十年代,出差开会坐火车时,经常为旅客倒开水,提行李、扶老人,在车厢里高唱歌曲活跃气纷。在票证时代,常到北京和全国各地出差、开会,坚持为许多人买、带许许多多的生活用品、药品。父亲生性乐观,常用英文唱:“当我们还年青”; 还喜好运动,如游泳、打乒乓球。六十年代考取国家乒乓球裁判二级运动员、乒乓球三级运动员、游泳三级运动员。这些证书都有国家体委的钢印。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父亲每年带领我们儿女几人渡海。我五年级时,曾跟父亲游了2800多米。1968年夏,为纪念毛主席橫渡长江,父亲挑选和带领单位10名先锋勇士,吃了两个“波萝包”, 饮了一支汽水,双手撑着“渡海先锋” 红旗,双脚蹬水,用左、右侧泳,顶着8级台风渡海,55军军长陈明仁将军悉知后,亲自带领警卫员接见和赞扬这批渡海先锋勇士,并紧握父亲的手。七十年代一有空,父亲就带领单位乒乓球队出征,屡获地区团体第一。真是生命不息,挥拍不止。父亲一直打乒乓球到2006年〔81岁〕,终年83岁。

八十年代,我和二哥、细弟3人在物资部门工作,那时,“三大材〔钢材、水泥、木材〕”很吃香,父亲怕我们犯错误,总是教育我们兄弟:“高楼大厦,躺下占不到两平方;良田万顷,一顿吃不了一斗米;有什么好贪的” 。又讲“淡泊而明志,宁静而智远”。 还讲:广州解放时,100个大银元就可以买到一幢小洋房,但我沒有买;唐老板见我沒有跟他去香港,将一间西关大屋的房屋契交给我,我婉言谢绝。老板的一个外甥要了,五十年代初期评成份,被评为工商业主。1957年被打成“右派”,“ 文革” 又被游街批斗送去“牛棚”改造。如果我买了洋房、要了西关大屋,我的成份就是工商业主,你们能有今天吗?贪字头上一把刀,你们几兄弟一定要给我记住。

2005年9月,在庆祝反法西斯60周年期间,中央信访局将胡总书记的批示:“向抗日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的复函寄给重庆的中国远征军新一军老兵。2006年4月2日清明节前,父亲和海內外几十名新一军老兵去广州沙河的《陆军新编笫一军印缅阵亡将士纪念塔》拜祭。《南方都市报》曾有报道。

父亲讲:我们不能选择历史,只能顺应社会。母亲讲,你们爸爸在广州解放初期,逢周末休息的晚上,就带她去爱群大厦、南方大厦舞厅跳舞。1957年反右派运动后,他一直没有跳舞了。因为他开始长年跑北京了。1979年春,我跟英国留学归来的黄工程师学英国皇家宫廷交谊舞,父亲知道后很生气,他怕我们犯错误。我常常据理力争,父亲说:你懂什么。父亲一生很少讲他的历史和“威水史” 的。解放前,他不是国民党员;解放后,他不是共产党员;也不信什么教。第二次反法西斯世界大战时,父亲是中国远征军新一军排长,解放前,是“很威”的“。解放后,因做过国民党的兵,只能低调做人。这个历史,他从不跟子女提过。2006年清明节后,我主动问父亲,他才陆续讲了他的身世和远征军的经历及曾负责援越抗美的交通运输军火装卸计划。文革期间” ,他不是造反派“旗派”, 也不是“保皇派亦叫东风派”。 他认为“打砸抢” 和批斗领导不好,不上班不对。文革期间,闹派性,两派搞武斗,筑起工亊,机枪对射,父亲冒着枪林弹雨,骑着自行车搭着母亲坚持上班。父亲讲,这有什么危险?在缅甸打“萝卜头” 时 才叫危险。他每天从“旗派” 的地段进入“东风派” 的地段上班,两派都认识他,因为他平时对人好,乐于帮助别人,所以,大家认为他是好人,沒有刁难他。。他坚持上班工作“抓革命,促生产”,1968年秋,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接见。父亲究竟还有多少“威水史” ,我们子女不得而知。这也是我们当子女的错啊!2006年初步了解,广州只存两名中国远征军新一军的老兵,现今,可能只有梁振奋老兵了。梁伯,你保重啊!

父亲遗体被送进焚化炉时,我们将他挥拍多年的心爱的乒乓球拍,放进他的右手。我们兄弟妹几人跪在焚化炉门外,对父亲讲:爸爸,你一路走好!我们一定照顾好母亲的,一定记住你的教诲,做一个知足常乐的人!请你放心。

清明时节雨纷纷。清雨打在窗棂上,积聚了,流淌着,诉说着怀念的哀思……

今年〔2011〕春节期间,我们兄弟姐妹团聚一起,小妹〔丽萍〕播放着红色旧歌。当播到《游击队之歌》时,兰嫂〔我二哥妻子〕就笑着说:2006年4月一天,爸爸去沙河拜祭新一军抗战阵亡将士墓后,对着我和阿明〔我二哥〕还有玲玲〔我二哥孙女〕,高吭改唱《游击队之歌》。当时妈妈〔指我母亲〕对爸爸讲:老不正经。我二哥点头称是。说着说着,我大妹〔丽华〕也说是,并兴致勃勃唱起父亲改的歌词。现摘录下来,供博友笑话。

第一遍不变 。 第二遍是:“中国抗战新一军”,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鬼子”。“印缅抗战远征军”,哪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战友”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只有哪“鬼子”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鬼子”给我们造。我们“远征”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都和它拼到底。

第三遍是:“我们抗战远征军”,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鬼子”。“我们都是新一军”,哪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听见“‘MISS’、‘MISS’我爱您”,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只有哪“鬼子”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鬼子”给我们造。我们“远征”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都和它拼到底。





2006年4月2日,右二父亲与新一军50师师长后新一军军长潘裕昆将军的儿.女.女婿.外孙欢聚一堂,共叙峥嵘岁月。左一是潘将军的大公子.左二是潘将军千金潘步南.左三是潘将军二公子.右一是女婿晏伟权。





30多名新一军抗日老战士在香港爱国商人曾礼新(二排左五)款待的欢迎会上留念。坐右一排第二人是郑锦玉,孙立人先生家的电工,为孙将军平反奔走呼号并著书立说。二排左四是汪海涛,原新一军新38师114团机枪二连连长,时年88岁的他是这次扫墓活动的倡导者和主要组织者 。





左一是王伯恵广东虎门大桥的设计师,我国著名高速公路和桥梁专家,新一军上校翻译官驻印缅阵亡将士陵园监管,左二是父亲,右一是孙立人将军义子揭钧,现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化学荣誉教授,曾不顾安危联系孙将军旧部与台湾当局交涉,终使孙将军获自由。





父亲在陵园前留念。





右边花圈右边第一个白头发穿黑西装是孙将军家的电工郑锦玉,曾为孙将军的平反奔走呼号,现在美国,信佛。先后著有 沉钩历史和辨正孙立人的若干史绩等书和文章

父亲与揭钓叔在陵园前留照



左一是父亲,左二与右一是台湾来的新一军老兵,中间是潘将军女儿潘步南,右二是潘将军女婿晏伟权,后面那位是潘将军外孙晏欢,作家.新一军战史研究者。
作家.热心者卢志峰指挥老战士拜祭阵亡将士。

时年76岁的揭钧叔一囗气在陵墓前做了80个俯卧撑。他说,孙将军常常勉励战士强身健体,才能保家卫国,我一直铭记孙将军教导,几十年如一日地锻炼身体。

广州市台办给老战士赠送书画。

广东省台办给老战士赠与书画。

台湾新一军老战士扫墓代表团团长讲话,答谢省市领导的热情款待!穿花衣服的是我母亲。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