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多么想再叫一声爸爸,多么想再看一看您那张和蔼可亲的笑脸,可您永远地走了,那么急匆匆的走了,离开了妈妈、离开了我们子女,再也看不到您老人家和听不到您老人家的声音了。转眼之间,就要到了2014年1月23日(农历)。
在父亲去世的近百个日日夜夜里,每天都有一种东西在包裹着我,有一种带着痛楚的思念在吞噬着我的心灵,每当我想起父亲生前坚强的意志,我就总想写一点纪念父亲的东西,然而,每一次,只要有这样的念头产生,泪水便模糊了我的双眼,思绪也异常凌乱,悲痛撕碎心暝 ,一种肝肠寸断的痛,总是使我久久不能下笔…….我知道,那是我内心深不能触及的、最痛的地方,而我苍白的笔墨又怎能描绘父亲您丰富多彩的一生呢!
父亲2013年1月13日早上10时26分(农历)走的,紧闭着双眼,走的很放心、很安然,也走的很苦很累……这么快,父亲走了一百天。可在我心里,父亲却分明还活在眼前,健康得活着……父亲没有走,父亲只是安详地睡着了,父亲还在时时刻刻地关注着我们,督促着我们。我无数次在睡梦里呼喊着:爸爸,您快回来吧!快回来吧,我求求您了,我想您,我很想很想您呀!
父亲的走,让我真正理解和感受到“生命”二字的含义。以前,当我听到或看到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去世,我只是隐约地体会到一种悲哀,一种惋惜,感叹一声“人生无常”。然而父亲,在这个世上只度过了短暂的50个年头,如果不是重病缠身,父亲应该是安享天年,长命百岁的。父亲的离去,让我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面对无可挽回的失去竟是那么的无望、无力、无奈和爱莫能助呀!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是再高明的医生,再珍贵的药物,也是无法医治的呀!
亲爱的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有一百天了,这一百天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您呀,我每天都在和您说话,每天都沉浸在与您一起的点点滴滴生活之中。
亲爱的父亲,您在天堂过的还好吗?儿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讲给您听呀,可儿却无法用文字准确的表达啊。每次听到刘和刚唱的《父亲》这首歌,就觉得刘和刚唱出了我的心声。今天我在这里再一次把这首歌唱给您听,爸爸,您听到了吗?[ft=rgb(0, 0, 0),,]
想想您的背影 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您的双手 我摸到了艰辛
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
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间的甘甜有十分
您只尝了三分
这辈子做你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听听您的叮瞩 我接过了自信
凝望您的目光 我看到了爱心
有老有小您手里捧着笑声
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温馨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生活的苦涩有三分 您却持了十分
这辈子做你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带着这种痛,含着眼中的泪,回忆父亲的点点滴滴,惟以悼念我的父亲
父亲走了,我们儿女悲痛万分,父亲的一生,留给了我们儿女的思念,任何记忆都会因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模糊,可您的音容笑貌,您的身姿背影却在我心中渐渐变得更加清晰起来,您生前的点点往事历历在目。父亲离开我们不长,也就三个多月的光景,可我总感觉一个世纪那么长,或者更久。但有时,我又会感觉您刚走,家里每个地方都留存着您的气息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返哺之情,儿不孝,未能在您床前朝夕伺候,空留孝心,痛心疾首,如今纸灰摇曳,我父何在?悔!痛!未能朝夕相伴,此时儿哽咽难耐,眼泪情不自禁奔涌而出,多次失声,大声疾呼我父何在,我父何在呀?
父恩如山,父恩如海,父恩儿当何报?呜呼!一腔悲情何日尽谴?如今难睹我父音容,不尽为儿孝道,欲想念只有合目追思……
胸闷难耐,思情难排,寥寥数语,权泄想思之苦,且谴追念之郁。
父亲,九泉之下安息吧!
2014年1月20日(不孝子财盛祭)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