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家乡的梧桐树都开了花,正值阳春三月,粉红色的花就像喇叭一样挂满枝头,远远望去,这儿一簇,那儿一堆,整个村子好像燃烧的烈火,人们忙着种玉米,种土豆,到处都洋溢着泥土的芬芳。

而这时的奶奶,她那所谓的“胃病”的老病又开始发作了。家里很穷,所以母亲一人在外打工维持生计,爸爸,奶奶,伯伯只好在家务农,我和妹妹两人都在读书。大家都在忙着种玉米,我们也不例外,因为我们甘肃那地方那时间很干旱,所以在播种之前在那坑里要先浇水,奶奶就是挑水者,那时她腹下的瘤已经痛地很厉害了,开始那三百六十都忙不完的农活逼着人也没有办法,奶奶只好义手拄着棍,一手拖着扁担,挑着两桶水,一步一步,摇摇晃晃地向田里走去。这些并不是我亲眼所见,而是村里人讲给我的…

剧烈的疼痛实在忍不住了,所以勉强种完玉米之后,爸爸就把她送到了乡里的医院,医院的设备很简陋,医生艺术又不高,在检查病情时,查出来的结果是胆囊炎。父亲打电话把结果告诉我以时,我们那时正在其中考试,那几天,我一直有种很不详的感觉,生怕奶奶离我而去,因为那时她已经七十多岁了。考完试后,我赶紧把这种病在网上查了一下,结果没有什么大碍,我才放下了心。

考完试接着就放五一假了,这时奶奶还在医院疗养,我搭了趟从县城到我们镇的班车,赶到医院后,眼前的情况把我吓了一跳,奶奶一个人孤独地躺的病床上,屋子里又不向阳,又冷又潮,床头柜上放着几袋白糖,奶粉还有一杯冰冷的开水,我说:“爸爸呢”?,她说:“家里很忙,你大伯一个人,脑子又不清醒,所以晚上要在家里睡觉,你妹妹晚上来陪我,她现在去上课了”,是啊,那时候到我们村里的路还没有通,从村里到镇上要走三十多里的山路,爸爸一个人一天要走六十多里,来把奶奶的药和吃的安排好了以后才放心地回去。看到奶奶枯瘦的身体,这和两个月以前已经搭不一样了,说着,说着,我便哭了。而医生每天就这是输液,输的只是葡萄糖和青霉素,我看到这些现象后彻底崩溃了。床头放着父亲留给我的五元钱,以便下车后让我买的吃的充饥,我问奶奶她吃不,她说刚吃过,现在实在是吃不下。

吃完饭陪了奶奶一会后,她便让我回去,说家里很忙,玉米又出苗了,你回去放一下吧,实在没有办法,看她现在还是对农活念念不忘,我也就只好回家去。我一个人仿佛一个孤儿,背着那个破旧的小包,中午的天气很炎热,走走歇歇,这一路我的心情不曾平静。回家后,抬头便门前那棵梧桐树上的花开地很鲜艳,很鲜艳…

就这样,奶奶的病情一耽搁就是半年…

人的意念始终是控制不了之间的,最后我最担心的时间还是到来了,那就是麦子的成熟。家里人手很少,所以割麦子的重任自然就落再来奶奶的肩上,五六月,我们那里的天气,中午的时间热地连蛐蛐都不叫,可是人却要顶着炎炎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吃力地,一把一把地往怀里揽麦子,任凭汗水浸透衣襟,奶奶也不例外,然而连第一块地的麦子都没有割完,奶奶就彻底的倒下了,直到走的那一刻再也没有起来过…

当村里的人叙及奶奶割麦子的情形是,我不由地又流泪了,一把一把地,吃力地,很艰难地,几分钟就坐下来歇一口气,一个曾经被村里人称为不怕风不怕雨的“铁人”就这样倒下了…岁月把人折磨地如牲畜一样,可是却有着那股谁也做不到的坚强…

听到奶奶的病情不妙以后,小姑姑便火速地陕西到了我们甘肃,帮我们收完了小麦。以后的医药费基本上都是又她来支付的,家里的农活也都由她来操劳,这样一来,便待了三四个月,知道把奶奶送走。

我和奶奶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在我家门前的那棵梧桐树下,因为那时奶奶的病情已经相当恶化了,所以家里决定到县城去看。终于检查出来了,原来了肠道癌,那时人已经瘦地不成人样了,所以医生说做手术也没有保证,就这样在医院又白白地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这时家里实在是不行了所以父亲就把在兰州打工的母亲催了回来。

我那时上高三要备战高考很紧张。马上就要放国庆假了,爸爸说你回来的时间再给你i婆买些鸡腿,因为我上次回来的时间买的鸡腿奶奶全都吃了,从奶奶有病一来从来就没有见她吃担心这么香过,第二天我回家,包里还背着为她买的鸡腿,希望她能最后一次尝到我给她买的鸡腿。这天天下着小雨,路两边的野草把路都遮住了,露水很大,没走几步,整个裤子鞋都湿透了。

在回家了路上我碰见了父亲和大伯,他们背着背篓,我问他们去干什么?,爸爸带着沙哑的声音说:“你婆昨晚走了我和你伯伯去买点担心以招呼家里来的人”,“啊!?”我彻底崩溃了,此刻我的心就好像被扔进了无底洞,只跳了那一下,他说:“你大姑和你姑父就在前面,走快点就赶上了”,我一走,一路哭,任凭雨水,露水怎么淋我,童年时奶奶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的画面此刻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涌现。我赶上了大姑姑和姑父,他们背着纸和花圈,我擦干了泪水装作一副很坚强的样子…


翻过那座小山梁,便看见大雾下那朦胧而又萧条的村落,远远地便传来了母亲沙哑的哭声,我实在忍不住了,也跟着他们哭了起来。在门前,那棵梧桐树也没有半点生气,没精打采,树枝上只有几片摇摇欲坠的叶子,一进门便看见奶奶的棺木,爬在棺木前我哭了许久,从包里掏出那冰凉的鸡腿献在奶奶的灵柩前…

出殡的那天我抱着奶奶的牌位,把她送走了,直到合棺的那一刻,我也没有见到奶奶的面容,听村里人说,奶奶已经一个月没有吃东西了,瘦地看起来就像一只小猴子爬在床上。

我们那儿又一个习俗,就是人去世了以后下葬的日期要和本人的“字“相符”,估计这里的“字”就是指人的生辰八字吧,所以奶奶是走后两个月才埋葬的。我便请了假,从学校赶来,希望能送她着最后一程。在埋葬的时候,我在她的坟上上了几锨土,着也是我最后能做的来报答她着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了其中有一锨就是那棵梧桐树根部的土…

第二年春天我在奶奶的坟头也种了一棵梧桐树,并且现在已经好大了,听父母说今年也开花了…

在异乡的我,一年只能在过年的时间才能回去一次,除夕夜的时候,我们都去上坟,我会留下来多陪她一会,但是这样还是无法拉近我跟奶奶的距离,只有坐在那棵梧桐树下,仿佛又回到童年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那么温暖…

听父母说,门前那棵梧桐树今年又开花了,并且比以往更鲜艳…

曾经把温暖的双手,如今已是阴阳两隔。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谨献上我特别的爱!

清明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宋】高翥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