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在网上读到了好几篇纪念母亲节的文章及图片,有洞箫兄的《妈妈的歌声》、紫薇姐的《感恩母亲节》,还有生命芦笛的《母亲》等。他们对自己母亲的赤子之情,更勾起了我对母亲深深的思念。

算起来,母亲去世已经二十年了。
因为多灾多病,母亲只活了五十八岁。刚刚把我们兄妹五个抚养成人,还没有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她就去了。

这些年,每逢想起早逝的母亲,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了母亲,我会久久不能入睡。

我常常想起在益阳家乡时的艰难岁月里,母亲对我们的关爱。

那时候,我们兄妹都还小。母亲体弱多病,经常听到她在咳嗽的声音。父亲身体也很瘦弱。家庭生活的窘迫,可想而知。

荒月里粮食紧张,我们经常吃不饱肚子。有一段时间,全靠父亲外出借点粮食来维持生计。僧多粥少,母亲只好按人头一人一份蒸“蒸缽饭”。

父亲是家里的劳动力,他碗里的米要多一些,我的次之,依次类推。母亲为了让我们能吃饱一点,她在自己的碗里放的米最少,有时简直就只有数得清的几颗米粒。

到吃饭的时候,我们碗里的饭是半干半稀的,而母亲的碗里看得到的只是稀米汤。母亲总是说,你们干活的干活,上学的上学,只有我呆在家里,少吃点没事的。

母亲曾经读过师范,当过小学教师,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她每天把全家人换下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晒干后叠得方方正正放进衣柜里。家里的用具她总是擦得一尘不染,就连灶台上也不例外,经常清清爽爽的。

那时候家里穷,不可能年年做新衣服。我们衣服破了,母亲就找些旧布坐在房檐下一边打补丁,一边照看着门前的鸡鸭。母亲补的衣服,每一块补丁都是那么服服贴贴、平平整整,我们穿在身上一点也不觉得难看。

在困难的日子里,母亲就是这样拖着多病的身子,含辛茹苦地为我们操持家务。因为有了母亲,生活虽然穷困,一家人也是和和睦睦、亲亲热热的。

在夏天的晚上,我们一家人喜欢在门前的地坪里乘凉。望着满天的星星,在田野里青蛙呱呱的叫声中,我们静静地听着有一肚子文化的父亲和母亲讲些有趣的故事。有时候,我拿出笛子吹上几曲,父母和弟妹们一起歌唱。月光下,母亲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慈祥。

在母亲的关爱中,我们兄妹终于在艰难的岁月中渐渐长大。感受着母亲的温暖,我们心里总有一丝甜甜的味道。

后来,我们离开了家乡,回到了城市,有了工作。兄妹几个陆续成了家,生活一年一年地好了起来。

而母亲却因在农村时的缺医少药、积劳成疾,最终医治无效,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于失去了母亲。母子之情,割舍不下。

母亲虽然去了,她的爱,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底,我将终身难忘。

愿母亲在地下安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