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腊梅怒放,芳香四溢。曾经是我最爱闻的香气,在这样的日子里却成为我的断肠香,也许从此腊梅香只能唤起我的痛,我的怀念,我的······。
爷爷走了,在这个腊梅绽放的日子,没有临终遗言,好像也没有痛苦,安详、平静,似睡着般地走了。
几个月来的忐忑,几个月来的努力,都由此刻落定,万事皆空也。
一年来,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死”这个字,我总相信爷爷和我们的缘分还很绵长。我读书,努力读一些安顿心灵的书,希望自己能参悟生死,能在面对死的时候如庄子那般洒脱。可我终究是凡夫俗子,那压抑不住的痛刺激着鼻子,泪水亦难控制,那一刻,除了哭泣,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2
悲痛的日子里,做什么事都提不上劲。忽然感觉,原来自己一直活在爷爷的影子里。
工作后再读书是为了和爷爷有更多的话题,让爷爷能在众多后辈中注意到我;再学画画,是为了和爷爷有共同的爱好;再办儿童培训,是为了让爷爷看到我的成绩,从而肯定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好像是为了爷爷而做。
如今,爷爷走了,我干所有的一切为了谁?还有意义吗?
我什么都不想干了,就这样上着班,挣一份本分的工资养活自己就够了。
3
爷爷七七过了,做七期间,我两次梦见爷爷。
第一次梦见:爷爷像平时那样亲切地叫着我的名字“丽莎、丽莎”,我循着声音寻找,看见爷爷慈祥的对我微笑着,伸手去摸,却醒了。
第二次梦见爷爷,是看到从天而降几位仙女,身披大红色披肩(那披肩是爷爷买的百婴嬉戏图锦被,留给弟弟丹青做古迹的)。仙女们有的微笑、有的哭泣、有的沉默不语,她们逐个缓缓落在爷爷身边,尔后一起将爷爷带走。爷爷回头对我一笑,我又醒了。
2011年的七月(爷爷走前的半年),我曾做过一个梦,我梦见许许多多的人抬着一口漆黑发亮的棺材迎面而来,棺材靠近我后,我发现棺材没上盖,里面躺着一位戴着灰色礼帽,盖着大红色寿被的模糊老人,我凑经一看,老人睁开眼,对我一笑,我一惊,这老人好像爷爷,我醒了。那梦太过清晰,总让我心情沉重。我不时安慰自己,认为梦中爷爷醒了,说明没事,我不用太过担心。现在,爷爷走了,我才明白,为什么人们常说梦是反的。
梦里爷爷总是对我笑。生活中爷爷笑的不多,他倒是对我说了很多很多,他一生中的许多故事,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无奈,他的······。
我什么都不想干了,可一想到爷爷,我又觉得我该干点什么,把爷爷和我讲的故事写下来,也许是我现在该做的。


4
我和弟弟丹青计划着写一本有关爷爷和我们的书,以怀念爷爷和我们的情,以告慰爷爷对我们的义。
可每每提笔都很胆怯,自己从未有写作上的特长,也没有经过此方面的系统学习,而且自我感觉文笔实在太差,难登大雅之堂。
丹青鼓励我勇敢去写,对我说:姐,你一定行。我们不是作家,我们只要写出真实的我们和爷爷就行。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书,每个人都有资格去诠释这本书,无需多么华丽的辞藻,只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去写就行。
弟弟总是这样,他二十五岁以后总是那么鼓励我去做一切自己感兴趣的事。以前我很自豪,因为是我在鼓励他前进,如今,我还是自豪,因为他能给我带来力量。
我感激命运,感激他给了我精神世界里的两盏明灯,一盏是爷爷梅影,另一盏是弟弟丹青。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