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印象,父亲一直都在咳嗽
  骨头的样子,坚硬但不锋利
  呼吸,是儿女们担心的速度
  十年如斯,冬天冰冷的炉子
  节日的哮喘,折断一家人完整的日子
  然而,我们并未放在心上——
  似乎一切都自然而然
  一茬一茬的人们
  岁月的痕迹,只不过在此时更加清晰
  是的,我们忽略了父亲的沉默
  那个一直在门口端坐的父亲
  整个冬天都和衣而卧的父亲
  为晚归的孩子发脾气的父亲
  在以后的日子里将成为概念
  断断续续的镜头
  抽象的破碎
  2010-9-1夜
  
  家乡的电话
  
  家乡的电话,在黄昏突然响起
  猝不及防的语速,变形的声音
  千里之外的牵挂,显得那样虚无
  “父亲病危”——后来才知道
  那不过是亲人之间的善意谎言
  夜行的列车上,拥挤的人们满脸倦怠
  两个时间交错如网
  我的心一片空白
  浓黑的夜色,荒凉的小站
  安静的鬼魂
  一路固执的念头——
  我的父亲
  会不会像过去一样
  默默地等我
  2010-9-1夜
  
  印象
  
  经幡耀眼,孩子们快乐地在大人中间穿梭
  唢呐声声,吹鼓手例行的悲哀
  到处都是人,院里院外
  二踢脚的爆炸,在空中越来越远
  没有眼泪,我呆如木头
  守了三天三夜
  一直觉得
  父亲其实还没有走远
  他只是睡熟了
  从剧烈的哮喘中走走出来
  从咳血的惊慌中走出来
  从冬夜彻夜难眠的辗转中走出来
  第一次拥抱了温柔的黑暗
  第一次拥抱了甜美的睡眠
  当我抱起骨灰盒
  我战栗不止——
  那就是我曾经的父亲
  而这样拥抱
  在我成年以后
  竟然是唯一的一次
  2010-9-1夜
  
  父亲最后的话
  
  “没有人吗,怎么这么黑?”
  他们说,这是父亲的最后一句话
  拉家常的语速,缓慢而又清晰
  从躺下到闭上眼睛
  一天的时间
  他没有叮嘱他的孩子们一句
  或许是他已经释怀
  或许是他已经看淡
  红尘万事,生生死死
  不舍不过是无用的负担
  这样解释,我心如刀割
  父亲并非高僧
  多年来如井一样的沉默
  让他沉溺与孤独
  习惯了枯寂
  他不说
  不是不想
  而是不会
  2010-9-1夜
  
  后记:八月无诗,父亲病故,奔丧回来,内心恍然,隔世印象,竟成绝响。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