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的早晨,我被手机铃音吵醒,妈妈打来电话说姥爷情况不好了,让我有所准备。
睡意全消,赶紧洗漱。没有十几分钟再次接到电话,妈妈的声音阴沉了许多说姥爷刚刚已经辞世了,我的心咯噔一下。从姥爷生病住院到今天不过两个多月,以前也曾因哮喘住院,今年却与往年不同,查出了肺癌,但是大夫们也没说发展的这么快呀。我始终认为还能坚持一年时间呢。
我和老公迅速赶往姥爷家中,路上插了个花篮,甚至在插花篮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着插花的时间,我不禁回想起以前和姥爷相处的时候:姥爷长的很黑,我小时候最怕他抱我,一抱就要哭,他疼爱的拉我入怀时,我总是躲的很远。慢慢长大的我和姥爷的关系一直很一般,不这么亲昵,因为他把精力全用在了我后姥姥带来的这些孩子身上了,我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逢年过节才去姥爷家串门,所以姥爷对我来说只是个长辈,没有多余的概念。我曾怨过他,对待自己的亲外孙怎么能这样。只是在我考上大学时,见他用满意骄傲的眼神示意我这个姥姥(因为姥姥带来的孩子中的孩子没有考上大学的);再有是我生孩子后第一次带着四辈去看他时,他那高兴怜爱的神情让我始终难忘,我儿子倒是也很给他面子,抱他时竟然没有哭闹。
来到姥爷家中,一切准备妥当,人都停在了客厅中,殡葬人员安排的井然有序。从没有参加过这种场面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做,只听大舅对我说:先看看姥姥去吧。进入房间原本以为我对姥爷这份淡漠的感情是不会流泪的,然而竟然抑制不住泪水和姥姥一起大哭起来,百恨全消,这也许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后来的程序按照专业人员安排的做就是了,我是在送路的那天晚上见到了姥爷的遗容,安详、沉稳,脸色蜡黄发暗,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想着姥爷辛苦的一生,80岁了,只有18年没有工作,其余的时间都在为支撑家庭努力拼搏,壮年丧偶,文革受冷遇,76岁那年寒冷的冬天还挤公交车上班,终因寒冷过度哮喘病发,从此停止了补差工作,现在终于可以彻底休息了。
祝愿他一路走好吧,带着儿孙的祝福走吧,后辈人始终会记得您!安息吧!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