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自小就失去了亲人,一场瘟疫让母亲成为了孤儿,寄居在二姥爷家。苦命的母亲很小就要承担大人的事,给家里推碾子拉磨、烧水做饭。
童年的母亲失去了孩子般向往的自由和快乐,她很在乎自己的人生能够充实富足。母亲十几岁就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父亲用一条耕牛的全部家当换得了一对年轻人的婚姻。
二姥爷家没有钱陪嫁,父亲也拿不出像样的饰物;没钱买柜子,父亲就自己亲自动手,秸秆用了一捆又一捆,终于为母亲轧制成秸秆柜子,母亲使用它好多年。直到我们记事的时候还告诉我们她的艰辛的婚姻生活。
孤苦伶仃的母亲因为自己孤单,所以就要了很多的孩子。正因为她的孤单,才有了我们姐弟八个。大姐虽是领养的,可和亲骨肉有什么两样,为了大姐活命,光“袋露粉”也要挑上几担。因为大姐的到来,让这个家庭人丁兴旺起来,多年未孕的母亲,在五八年那个最困难的岁月里有了大哥;于是又有了二姐、三姐;接二连三的有了二哥、三哥,我和弟弟。这些鲜活的生命,让母亲有了人生的希望。
母亲和父亲为了让一大家子有口饭吃,拼命的开荒种地、在外面打短工。母亲和父亲把祖父母送走,才有了“孝心”的传达。她经常告诫我们说,“你父亲是个孝子,你奶奶的大小便他都要亲自拾掇,还要拿到河里去洗;给你奶奶梳头、洗脸、抓虱子。”
为了养家糊口,母亲和父亲节衣缩食的操持家业。我们这些生命都要吸允母亲的乳汁成长发育。姐弟多也有多的好处。大姐大哥便很早辍学协助母亲和父亲来照看年纪小的我们。母亲的担子看起来减轻了,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面临着更重更大的人生负担,我们要读书、成家立业。于是母亲便和父亲更加勤俭家业,哥哥姐姐们相继辍学,帮助家里挣工分,挣口粮。计划经济的时代,让我们这个十口人的大家庭苦不堪言,领不出口粮,全家人就要饿肚子;父亲和母亲的双手,开荒种地,开了很多的荒地,才度过了中国当时社会最困难的时期。
含辛茹苦的母亲为了我们,积攒了不是金钱,而是不少的病痛。在产月里还要下地种地间苗,因此得了很多的“月子病”。年纪大了,这些病就都找到了她的头上,腿疼、背痛、冠心病、心率不稳、心脏病。。。。。。都在折磨着风烛残年的母亲。
我们这些孩子,各自长大成人,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可是哪一个能和母亲脱离干系?是母亲和父亲让我们各自有了家庭,是母亲和父亲让各自家庭都能成为他们孤单时的避难所。
母亲的亲人很少,几个亲堂叔倍的年纪大了也断了往来,儿女家便是她寻找快乐的地方。谁能知道,儿女多了反倒成了她的牵挂,掂心这个,惦念那个,那个不是他的亲骨肉啊?
大姐的家当时最远,但是母亲每年都要去上一两次,带上我们年纪小的。夏季去大姐那里可以带上一兜子大柿子回来;冬季到来,又可以把家里的年猪肉拿给姐姐。二姐三姐就在跟前,每天都可以上门走走看看,才放心的回家。
现在我离这个家最远。母亲最牵挂的就是我。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清楚,“可怜天下父母亲”的心情!

如今,母亲老了!再也找不到她那光纤亮丽的年华。可是他的恩情还没有报答完,疾病缠身的她,让她体味到人生的另外意义,那就是失去生命再找寻到快乐的解脱。
风烛残年的母亲,终于走完了她79年的人生之路。您走得这般孤寂,这般让儿女们牵挂!就在您结束自己生命的痛苦挣扎中,还在叨念着您的孩子,“小丫、四儿”。。。。。。
您每次得病都让您痛苦不堪,可是您都能坚强的挺过来,为什么这次却走得如此匆匆,如此的停留短暂,为什么不让您的孩子都能看上您最后的一眼啊?
远在南方的四儿,早已备好了白色孝衣,用最快的速度赶来看您,可是您还是放弃了等待,做一次长长的别离。
环顾母亲的住所,衣物尚在,人去何方?
仿佛看到您就盘坐在炕上,捏把叶子烟叶装进烟锅里,点上火,深深地吮吸着烟袋,吸完后用力往炕沿边敲打,磕掉烟灰,再续上一袋。。。。。。
仿佛您还在和我们攀谈,那浓重亲人乡音依然在耳边盘桓。“在南方生活的可好?你媳妇和三宝咋没来?”。。。。。。
我还在等待母亲的絮叨,母亲的身形浮现在我的眼帘,母亲吃药的情形浮现在我的眼前。母亲啊!
“身去音容在,寿终德尚存”。母亲您真的狠心把我们一个个丢下,自己孤零零的去另外一个世界,母亲啊?我是多么想和你好好攀谈,我是多么想和您在一起!您的孤寂就是孩儿的孤寂,您的痛苦就是孩儿的痛苦。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亲情更伟大的?

今年的这个冬天,为何如此的寒冷,这寒冷更增加了您的凄凉孤苦,这寒冷更增加了孩儿的悲戚牵挂!
天地悲恸,清雪纷飞,您走的路上是如此的清冷无助?
星月无光,山河呜咽,您去的路上是那般的孤苦无依!
母亲大人!您撒手人寰,黄泉安息吧!无以告慰您,我们这些您的亲骨肉!“诸水悲鸣杨柳动伤情,群山批素玉梅含孝意!”母亲大人!您是我们永远的-------牵挂!
看到您养的花儿“对红儿”在这隆冬时节里绽放,红的像火,红得像霞,红的就像您流血的心房!
看到您留下来的一个个垫子,一袋袋药盒,一切都能看到您的身形,看到您使用过的物品,无不增添我们对您的思念!
母亲的恩情大如山,孩儿的孝心感动天!让我们这些骨肉为您做一次长长的告别!长长的一次送行!
长歌当哭在此时,孤苦无依两厢在。
仙人坐化西去客,独留骨肉在棂旁。
人间真情亲情在,知恩图报孝在前。
故人驾鹤西归处,流芳百世母子心。

孝子康文携全体兄弟姐妹奉上!
2012年12月9日深夜于棂旁

附:母亲大人 于淑珍 生于1933年2月16日,于2012年12月8日(农历壬辰年十月廿五)上午11点37分因患急性心脏病三期,发病前兆在家小便就没有上去炕,父亲将母亲抱上去的;天未明就去九台人民医院就诊,全力抢救后无效,病故于回家的路上,享年79岁。
母亲和父亲归于小弟奉养,全家人出资,高达灵棚;雇佣鼓乐班子举行辞棂吊孝仪式,共花两万余元发丧厚葬。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