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五月,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平的月份。记得我就是五月出生。赶上了阳光明媚,花草芬芳的季节。有人说,夏季出生的孩子,心地是善良的,而我也确认自己还算是个有良善的人。只是想不到了,就是在这个五月之中,我的外婆离世了,也让这个季节平添了一份感伤。
常常听得姐姐在说着外婆,年龄也大了,身体也不是那么中用了,姐姐是非常的渴望能够回家再看一眼外婆的。来新疆恍然已经有15个年头了,对于外婆的思念自然是无法阻挡的。姐姐是在10岁的时候才来到新疆的,而之前的岁月则一直是跟着外公外婆住的。童年间对于父母的思念也会常常被外婆的关心所替代,对外婆的依赖之情自然是我所无法理解的。如今,外婆走了,姐姐的心情自然会悲痛的无以复加。
也是这样的一个周末,远在异地求学的我给家里的妈妈大电话的时候,听得了外婆离开的这个消息。这才意识到:外婆这次是真正的离开了。
原谅我的平声静气。并不是对外婆没有感情,真的是印象太浅了。可即使是这样,也并不代表我就不记得外婆。我是见过外婆的。那是大一的暑假,我和妈妈回家探亲。其实最主要的,就是看看外婆。那是记忆中对外婆惟一的影像。我们的火车颠颠簸簸的驶向家乡,而家乡的每一寸空气仿佛都在引领着回家的路,当满载着旅客的大客车穿过拥挤的城市,来到了乡镇时,我内心感觉到了,我离家就要近了。当我们托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穿过并不宽敞,并不平滑的土路,终于来到舅舅家时,我是真正的知道了,我就要见到我朝思暮想的这些亲人了,其中,有我最敬爱的外婆。那年,我十九岁,第一次看见外婆拄着拐杖,行动迟缓的向我和妈妈走来时,我的内心那种血向上流,情感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眼泪就那样刷刷的流了下来。妈妈也再也受不住了,扑倒在外婆的怀里,情难自禁。是舅舅舅妈把我们扶开,这才止住了再见时的开心激动。
那次回家,看到了外婆,是那么的瘦弱,那么的弱小。外婆前几天路滑,给摔倒了。家里人没有怎么去治疗,外婆便躺在床上好几天。外婆每天吃的很少,已经没有牙了,每天只能喝些稀粥,糊糊。外婆住在一个好小的偏房,里面没有什么设备,天很热,外婆热了就拿着摇扇扇扇凉,也没有电风扇。外婆每天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也会拄着拐杖在院子里走走,乘乘凉风,和小孙子,小孙女待一会儿。妈妈给外婆买的零食,外婆也舍不得吃,小孙子,孙女来了,外婆就把吃的,分给他们。外婆真的很瘦弱,小小的躯干蜷缩在一起,就那样躺着床上,等着来来去去的人前来问候。外婆的眼镜不行了,看不清什么了,她每次都紧紧的要抓住什么,握着我的手,外婆紧紧的撰着。妈妈每天都给外婆搽洗身子,傍晚的时候,妈妈就去陪着外婆聊天,,说一些家里的事情,家里的变化。说说那些老人,说说谁家的孩子,然后我就呆在外婆的身边,拿着摇扇,慢慢的给外婆扇风,或者拿起外婆的双手,看着外婆手心手背的道道皱痕,想象着外婆的种种经历,听着妈妈和外婆的谈话。我也知道,我是插不上话的,她们所经历的那些人和事,我都不知道,也无从了解。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是烙印在那个时代人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影像。
外婆那年80多岁了,不在那么活力如初,可是却感觉极为干练。思路清晰,行动缓慢罢了些吧。外婆从不让我们扶着她上厕所,可是眼睛的原因,却也只能扶着家里的墙,一步一步的踱着步子慢慢走过去。外婆的记忆也是极为好的,还能记得谁谁家的什么事,然后慢慢的告诉妈妈人家的变化,说道有些老人终去了时,也不免感慨一些。家里的老人现在老去之后,往往很悲剧的。不同于城市家庭,农村人对于老年人,都有着无能为力的赡养能力。也不是说谁是真的不愿意去管,真的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很多的老人在老去的时候,并不能那么圆满。每每说到这些时,妈妈的眼角就流下几行清泪,然后悄无声息的抹去,外婆也像是交代身后事一样,豁然的告诉我们,不要担心她。
这次听得外婆的消息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姐姐和妈妈。作为这个家庭中和外婆关系最为紧密的人。我想她们是最不好受的。
刚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好想回到妈妈身边,抱住她,尽我全身的力气,给她那么一点微弱的支撑。妈妈是外婆最小的孩子。不是都有这样的说法:最小的孩子在家里便最为受宠。也听过妈妈说小时候的事情,外婆是个勤俭持家的女人,把一家的大大小小事情搭理的有条不紊。外公应该是和外婆感情很深。妈妈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也是中国最为贫苦的一段岁月。可即使这样,在每次分到白粮时,外婆都会把蒸的白白软软的白面馒头做给外公吃,小孩子对于白面馒头是很少有缘吃的,但是妈妈作为最小的那个孩子,却有幸的能尝到那样的美味。外婆应该是个能干的女人。像是家里的田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是外婆拿捏。听妈妈说,外婆是能做很多的好吃的,对于吃,我却不得不说,妈妈并没有得到外婆的真传。于是乎,外婆的好多手艺到妈妈这里便失传了。而我,也没有福气去品尝那些记忆中的美味。
可是外婆却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了很久。外公在00年左右去世之后,外婆便一个人过,常常的呆在自己的儿女家里。帮着做些农活,做做饭,洗洗衣服。农村么,哪里需要便在哪里,于是,外婆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我不知道了,人,是否都将回归于一个人的状态,一个人做事,一个人给一个人讲话。自己说给自己听,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想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现在,听得外婆的消息,我确真的是替外婆感到一种解脱。人老了,总要经历这一步的。我想,外婆也是做好了这样的结局。我们每个人赤条条的来,在人世间经历过风雨沧桑后,然后也必将化为一缕尘埃,随风消逝。而外婆,是不是也算是功德圆满,在抚养了那么多个孩子,有了这么多的子孙后,是不是也是一种涅槃般的羽化归仙。
外婆,走好,一路保重!
-----仅此献给外婆,年老的印象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