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从小就把我带在身边,直到我快满18岁。
好小好小的时候,记忆里总是外婆的身影,带着我满山去采蘑菇、带着我走家串户、拾稻穗、捉鱼、教我唱歌、给我讲故事......童年的所有记忆都与外婆有关。
外婆身体一直不好,老是咳嗽,咳得厉害的时候,她会整晚整晚的坐在床上,脚边躺着小小的我,听着外婆的咳嗽心里一阵阵的悸动。有时,咳得受不了了,外婆会拿出自己种的桔子吃上一两块,当然那是冬天了;夏天的外婆身体比较好的时候,外公忙碌一天回来,热得不行,外婆就会替外公扯风扇--他们自己制作的手动风扇,一扯,两扇大大的页子就旋转起来,外公站在风口,外婆吃力的扯着,直到外公散去疲劳。
外婆吃的饭总是很咸,我从小就喜欢吃淡菜,一直吃不惯外婆做的饭,尤其是那种腊肉,看起来好漂亮,闻起来特别香,吃的时候总是咸得要命,外婆却可以吃得很香,也许她的身体与饮食有极大的关系。
长大后,我每周周末都会来外婆家,看着外婆一点点老去,每次离去总会心酸不已,我离开时,外婆总会站在老家高高的土堆上,望着我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彻底离开她的视线。
外婆离开的时候我还没有18岁,18岁前几天。在离开前一年,外婆身体极度恶化,当时我正高三,每天都会担心外婆的身体,不管学习多累,每周日下午没课时都会去陪外婆。在外婆离开前一个星期,我去看望,给她喂了好多的葡萄干,外婆一边接过我手里递过去的食物一边对我说“外婆要去了”,我忍住眼泪,对她说“外婆,不会的,您还要看着我上大学呢”。结果一周后,外婆突然离开了,那天,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正是在上课,我的班主任找到我,告诉我外婆走了,要我坚强,我懵住了,恍恍惚惚的被人带到外婆家里,看到昔日熟悉的身影缩成了一个小小的遗体,我与外婆睡了十几年的床已被改装成灵堂,我的外婆就躺在那里,我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心痛得如刀在绞,但是说不出一句话,流不出一滴眼泪,直直的望着那个床,那个人,眼睛里越来越空洞......
直到外婆被棺木钉住,我们再也见不到她了,我依然没有能够流出一滴眼泪,只是人非常恍惚,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木木的随着众人把外婆的棺木沿着乡村的路走了一大圈,然后把外婆安葬在老家的后山,所有人都下去吃饭了,我一个人呆呆在站在那里,望着那个填满了煤灰的大坑发呆,忽然,我看到从煤灰里袅袅的升上来一股轻烟,一点一点的升到空中,一点一点的散去。我突然能够哭出声了,追着那个飘散的轻烟哭得不省人事。
外婆走时正是春天,这年夏天我如愿考上了大学,只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考得很理想,我离开家乡后,外公就住到舅舅家去了,舅舅家与我家相邻,我会给外公写信,会向外公汇报我的学习与生活。当我大学第一学期寒假回家后,父母接到我,一家人坐在家里烤火,听我慢慢的谈起大学的种种见闻,忽然妈妈问“你就没有发现家里少了一个人?”我猛然明白妈妈所指,顿时哭起来,哭得惊天动地,天昏地暗,我的外公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心肌梗塞,永远的离开了我,父母怕影响我的学习,一直没有告诉我,直到我回来。当时好生气的,生我父母的气,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让我回来见外公最后一眼。就这样,我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两个亲人。
15年过去了,我一直想在梦里与外公外婆相见,可是他们一直躲着我,家人都可以梦见外婆,只有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一次,唯一的一次梦见外公,竟然没有见到外婆。
又是清明,我带着崽陪着父母又到了外婆外公坟前,没有下跪,我慢慢的蹲着,蹲在那里对着他们说了好久好久的话,我的思念,我的心痛,我的成长与伤感。
这是追思的季节,没有流下痛苦的眼泪,只是,心里某个角落轻轻的扯得好痛,堵堵的,非常难受。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