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奶奶去世的第十四天,按农村风俗,逢七、逢十四,是要做一些悼念的活动,这些对在城里长期生活的我来说,都不懂,但不管做什么,都是对亲人的一种思念和尊重。我远在福州无法参加了,只好在心底一遍遍地为奶奶祈祷,离开子孙们十四天了,奶奶,您在天堂里生活习惯吗?
奶奶出殡前在办家祭时,小姑姑的孩子,即我的表弟因无法前来参加,特意写了一篇文章追忆奶奶,十分感人。姑父在灵前代读时也泣不成声,奶奶长期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感情特深。表弟说“小时,我有机会可以陪她老人家时,我不懂得如何表达;长大后,我有机会可以陪她老人家时,我不懂得珍惜。”,听起来让人心酸不已。现将表弟的文章《追忆》转登如下:
追 忆
前记
仅以此文深深怀念我的阿嫲,愿她老人家一路走好。
祈福……

2012 12 31的夜晚 大家都在欢庆。
2012 12 31的晚上,我外婆殁去。
来不及再喊一声亲切的名字;来不及,再看一眼熟悉的面孔,一切便戛然而止。
2012不是世界末日,但对于她老人家来说,已是终结,对于亲人来说,是无比的痛苦。
我曾以为我把死亡看的很开了,还很是傻瓜地觉得死是一种解脱,但今天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愚蠢,原来我在死亡面前越来越不堪一击。
总有一种死亡是无可奈何的,无论是谁。
外婆从我出生起,就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虽然20年了,但是仍然没有沾染上城市的光彩,没有断去惠安女的那种朴素的贤惠,一种农村土壤的素朴和与不事喧哗的质地和本色,她从土壤里走出来,依然保持着土壤的颜色,不耀眼,直到闭眼的那一刻她也不会说普通话,她属于惠安,永远,直到离去以后仍然会在那里。
外公去世早,在我母亲5岁时,我四舅才7岁,外婆一个女人顶起七个孩子的家,只因为她是母亲。我不法想象一个女人是如何做到。
我仍情绪记得,以前家里的活都是我外婆抢着干,我妈一去上班,她就开始扫地拖地,煮饭,扔垃圾,收拾东西。总要换来我妈很心疼的呵斥,阿嫲一边喊着下次不干了,你别一直骂我啊,一边继续偷做着家务。多次以后,阿嫲便歇着。一辈子的操劳,她除了干活,没有其他的娱乐。又不识字,只好整天看电视。电视台重播西游记,因为以前舅舅读书时和她讲过,她稍微懂一些,便看着,但仍心不在焉,眼神完全不在电视上。我妈看着没办法,只好偶尔假装喊累,让外婆做点小事,洗洗碗,蒸蒸饭,每当这时候,阿嫲总是笑得和小孩子一样。
幼儿园小学时,因为没用闽南语,我和啊嫲语言没法沟通,我们两个整天在为些琐事争吵,比如我想吃烤鸭,她却给我吃鸡肉这样的无聊事闹矛盾。每次父母回来,都看到一老一小,嘟着嘴坐在沙发两侧互不理睬。小时,我有机会可以陪她老人家时,我不懂得如何表达;长大后,我有机会可以陪她老人家时,我不懂得珍惜。
听我母亲说,阿嫲以前是村里最聪明的,算账不会算盘,但是心算算得奇准,所以每次村里去镇里买卖东西时,一定会带上她,让她帮着算账。我听完很是信服,不为什么,因为阿嫲在七十几岁时,仍然很清晰地在和收废品的理论价格,而我母亲也遗传了外婆的脑袋,读书相当优秀。可惜的是,我没遗传到。然而,飞逝的光阴,有让人逐步学会遗忘的功能,在她87岁后,她开始忘记了,她开始认不清人,把我的名字叫成我妈的名字,把我妈叫成我阿姨。她可以忘记一切,忘记她去哪玩过,忘记她曾照相过,忘记她有没有吃过饭,忘记时间, 但是亲人的样子她永远不会忘记,看到我回家时的一脸笑容我仍然历历在目。然而,我每次都是闲谈几句,便匆匆爬上楼去。现在,我真的好想再陪她看一下午无聊的电视剧,陪她聊下晚上吃什么。
逝者如歌——悲歌。
活着的亲人在悲泣,您听见了吗。
您的时间悄悄的停止了,我们的时间继续流逝。
但是,您要记得,还有人在人间一直爱着您。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