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回家,晚饭后和父母闲聊。他们追忆了不少关于我记事前的愚事,另我感到新鲜不已,随后又讲了一些从我知事直到现在的成长琐事,又使我万分感慨!
突然,母亲问我:“孩子,你长这么大,有没有令你感到遗憾的事情?”这时,父亲也投来我从未见过的复杂的眼神。我能无恙地生活到现在,全靠了双亲的精心养育和不倦教诲,对他们的恩情我一辈子都报答不完,能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呢?“有,也只有一件事情令我着辈子不能心安!”我仿佛又回到了11岁那年夏天……
我本天资愚笨,9岁时候开始学骑自行车,直到12岁那年春天才略具小乘。清楚记得11岁那年夏,大人们将庄稼陆续收到打麦场上,热闹非凡地迎接这年的丰收。那天上午,我照常推着和我一般高的二八自行车,跨着小梁徐徐前进。三伯门口是个大土坡,坡下是我们郭家打麦子的打麦场。这里也是我最为神往、常来的练车宝地,因为跨上小梁可以从土坡自上而下溜之大快。来到宝地,我便急不可待地“飞”了下去,眼看正要到坡底的时候,突然抬头见奶奶正在场中央翻腾麦穗……
咚……“哎呀!”……
傻眼了,往下“飞”的时候光顾低头看车轮,没注意前面的奶奶——一车把她老人家撞倒在地了。奶奶对我们几个小孙子平时特别疼爱,有什么好吃的、稀罕的东西都各分一份给我们。她经常在农闲的时候,拿一个用草编成的座墩在墙根下晒太阳,几个孙子挣着抢着爬在她背后给她摘白头发,以讨赏些谗食。“你这小崽子啊,想撞散我这把来骨头?”我傻傻地站着,一丝也不敢动。奶奶喘了半天才努力爬起来……这件事情,我后来从没向父母提起过,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懦弱。
当年初冬的一天早起,我抽搐着听到父亲和几个伯伯叔叔的痛哭——奶奶心急梗塞,不在了!天啊,这是我的过失还是巧合啊?命运竟然这样安排!
奶奶入土的前后几天里,我把嗓子哭哑了,说不出话来,也很少说话,偶尔几句也没有人能听得清楚……
哽咽着与父母讲完这件事情,他们木衲的表情让我更加心酸。一向健谈的父亲不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低着头。不多时,母亲打破了沉寂,宽慰我:“孩子,这件事其实我们当时就知道了,那时候你还小,还不懂事,没人怪你,没事。你奶奶那年不在了,也许只是个巧合,没人怪你,没事,没事……”母亲一口气说了很多,父亲却一直沉没着……
事过境迁,但恍如昨日,造化弄人,仍是我这辈子的心病。
希望奶奶地下能知孙子沉痛的悼念和追思!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