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父亲节,爸爸在爷爷葬礼上的讲话)
1950年,20岁的父亲从国立上海乍浦水产学校毕业,离开了家乡上海奉贤,来到了宁海。父亲以后的岁月都是在宁海度过的。
父亲,您走了。您的前半生我很少参与,您的后半生我一直伴随。父亲,我第一次看见您,我出生已经100多天了。听妈妈说,您工作特别特别的忙,妈妈生我的时候,您还在渔场。记得我五岁的时候,在宁海城里的机关幼儿园待了一年。每当周末,几乎所有的小朋友都被他们的父母接回了家,整个幼儿园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小朋友。有好多次,我一个人跑出来,到父亲住的院子里找父亲。每次父亲房间的门都锁着,每次同院子住的张阿姨对我说的都是同一句话,勤,你爸爸去渔场了。那时幼小的我啊在想,渔场在哪里啊,他有那么好吗?爸爸为什么总是去渔场啊。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原来渔场是在嵊泗列岛,是在衢山岱山岛,是在石浦,是在大陈岛。原来渔场还在风浪中穿行的渔船上。
小时候,我们特别盼着父亲能回家,父亲回来了,我们就有肉吃了。父亲每个月还给我外公5元的烟酒零花钱。有时候父亲回来,会带一些点心。每次父亲总是让我们把点心先送给外公外婆吃,等外公外婆吃了,我们才可以吃。有时候,吃饭时,我们不小心把饭粒掉在桌子上,父亲总是让我们捡起来吃了,并对我们说,农民伯伯在田里劳动多辛苦啊。小时候我们很少见到父亲,我们兄妹三人是牵着外公外婆的手,跟着妈妈在峡山的渔村长大的。
长大了,我才了解了父亲。父亲,您善良、聪明、勤奋、俭朴;您忠厚、本分、谨小、慎微。您常说,做人要谦虚低调,要夹着尾巴做人,做老实人,说老实话。您还说,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您还说,人这辈子啊,可以忘记冤仇,但不能忘记恩情。长大了,我才懂得了父亲,理解了父亲。父亲,您是那样的清正廉洁,克己奉公;您是那样的忠于职守,忘我工作;您是那样的襟怀坦白,光明磊落;您是那样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您是那样的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父亲,您对祖国的忠诚和对信念的坚守,有时候超过对儿女的爱。父亲,二十岁到六十岁,您把您生命中最宝贵最精彩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祖国的海洋,都献给了宁海的水产事业。
父亲的一生经历了许多坎坷与磨难。特别是在文革中,父亲的身心饱受了无情的摧残和折磨。至今,父亲的颅内还留着一个四五公分大小的血块,那是文革中被殴打,颅内渗血所留下的。那个血块所带来的病痛啊,折磨了父亲大半辈子,直到生命的终点。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十岁的那一年,父亲病重病危。我七十多岁的外公外婆啊,带着我七岁的弟弟,守着峡山的家。妈妈抱着我两岁的妹妹,带着我到城里照顾父亲。那时父亲头上还带着“特务”、“走资派”两顶帽子。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许多人都避而远之。白天我守着父亲,妈妈抱着妹妹,向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求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妈妈那痛苦而无助的眼神。父亲是天,我们家的天就要塌了。后来,在县委副书记沈向权伯伯的关心和坚持下,芦炳华叔叔和郑大良叔叔又是那样的仁义。他俩主动向组织要求,愿意陪护我父亲去外地治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我妈妈说的那句话,芦同志,大良同志,你们的救命之恩,我和我儿子会记住一辈子。那时年少的我啊,就是盼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四十多年过去了,今天,在我父亲的葬礼上,我代表我母亲和我们大家庭的全体成员,向在我父亲的生命中,给予他关心和帮助的所有的人,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父亲的晚年是快乐幸福的,也很忙碌辛苦。退休后有一段时间父亲和母亲在宁海与宁波之间奔波,帮着照顾孙子与外孙。尽管忙碌辛苦,但父亲的精神世界是快乐和幸福的。父亲享受到了儿孙同堂的天伦之乐。这也是父亲生命中一段最为美好的时光。记得1997年的暑假,我的小姑夫因病去世,我的表弟天陶也就是父亲的外甥,刚刚高中毕业考上大学。那时大学已经要收费了,我的小姑姑因长期生病,每个月只领取几百元的低保。我六十多岁的父亲母亲啊,就是用退休金,供养了外甥大学四年。记不清有多少年了,每年的春节之前,父亲和母亲总要向峡山的老年协会捐款,2000、3000,后来是5000。并通过他们,去帮助那些生活特别困难的老人。每当我们的国家遭受台风、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害时,父亲总是第一时间去邮局汇款,向中国红十字会捐款。而捐款者的名字,总是写着孙子与外孙的名字--江洋译。时光流逝,父亲在慢慢的变老。晚年的父亲啊,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尊严地老去。愿天下所有的儿女啊,为了年迈的父母能够有尊严地老去,而要有尊严地活着。愿天下所有的老人啊,都能安详而有尊严地老去。父亲,您走了,我们无力阻挡祖宗的召唤。
父亲,您走了。是您给了我们生命,把我们带到了这个美丽世界,抚养我们长大,教育我们怎样做人,做好人。父亲,我们的脉搏里流淌着您的血液;我们的性格里深烙着您的印记;我们的思想里闪耀着您的智慧。是您给了我们无限的爱。父亲,感谢上苍,让我们今生有幸能够成为您的儿女。
父亲,您走了。您在向天堂走去,天堂的门已为您敞开了,您再也不回来了,我们再也见不着您了,再也听不见您深情的呼唤。回到家,我再也不能叫您一声爸爸,再也不能陪你抽抽烟、说说话,再也不能坐在您的床前,抚摸您那苍老的脸。
父亲,您走了。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前世、今生、来世,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父亲,在生命的下一个轮回中,如果您愿意,我们还愿意做您的儿女。
父亲,您走了。您放心地走吧,我们会照顾好妈妈。父亲,您一路走好,走好啊。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