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的端午节,爷爷溘然长逝,即在预料之中,又使人觉得来的那么突兀。爷爷1926年生人,今年去世,享年87周岁。自爷爷离去,我的四位至亲祖辈均没,父母永远失去了父母,我们的还不懂事的孩子也即将淡忘曾祖父辈的庇护与关爱。
爷爷乃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传统老人。前半生,爷爷基本在水阳的最大的杂货商店里工作直至退休。退休后他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唯一的最爱是每天去澡堂泡把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论天寒地冻还是酷暑难耐,他都会悠闲而准时地来到他的极乐世界。泡一泡澡,听听澡堂里的老人们闲聊,唱戏。可谓优哉游哉,乐此不疲。
我认为爷爷这辈子最大的成功是娶了我奶奶。其实这么说也不十分贴切,奶奶是爷爷家的童养媳,那年头奶奶嫁给爷爷乃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奶奶为爷爷生养了四个孩子(其中一位早夭)。从解放前到解放后,爷爷在外打拼,奶奶一手抚养孩子,一手从事多种体力劳动补贴家用,将二个儿子、一个女儿抚养成人。
这些都是我从长辈口中听说来的,对于我来说, 1978年之后的爷爷奶奶才是最真切的。我1977年出生,断奶后即被父母送到水阳,由这两位老人抚养我,一直到我上小学前。我是我们家掌头孙子,可想而知,一个隔代的娇惯孩子是如何在水阳生活的。那时候的事儿我记不太清了,但是依据后来长辈们的描述和我自己的回忆,可以说我还是很风光的!在我们居住的水阳老街上,我即使不算路霸,也得算土匪!爷爷奶奶几乎什么都由着我,我不管是上房顶还是朝路过的人身上撒尿,奶奶总是嗔怒地笑着打打我,骂骂我,好像是做给别人看似的。我知道爷爷奶奶舍不得真的打我,他们可疼我呢,我一旦使性子耍赖,他们准没辙!
那时候我要是想吃什么,爷爷奶奶一定得想法子去弄,而且不许别人也有我的待遇。有一次奶奶买了几个非常好吃的香瓜,爷爷说他也想吃,我坚决不同意。爷爷也没把我怎样,好吧孙子说不吃就不吃。这类事情深刻地影响到我之后进城上学与其他孩子相处,不懂得分享,不懂得体谅。这是爷爷奶奶的罪过吗?算了吧,人都不在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们只是在教育小孩子方面不太懂,但是你能说他们不懂爱吗?
小时候的我,基本上是由奶奶带的,爷爷在家时间不多,我凡事都要跟奶奶在一起,吃要一起吃,睡要一起睡。没有人可以把我和奶奶分开!爷爷很嫉妒这件事。有一个阶段他在乡下的商店上班,晚上吃过晚饭要回乡下值班。爷爷一定千方百计地哄我,要我陪他一起到乡下店里过夜,我肯定拒绝过很多次。终于在某个夜晚,爷爷不知怎么打动了我,我同意了,爷爷喜出望外,背起我就走。
我至今还十分清楚地记得,在通往村里的石板小路上,爷爷幸福地背着我,有节奏地哼哼。我在爷爷背上享受着人体轿子的舒适温暖。也不知道爷爷走了多久,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我看到完全陌生的环境,简陋、狭小,最重要的是居然在睡觉时没有奶奶。我意识到我没有奶奶就不会睡觉,来到这个鬼地方,这是个原则性的错误!我要求爷爷背我回家,现在立刻马上!可怜的老头儿苦口婆心诉说了他背我来的辛苦、天色已晚、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等等。可是你能想象一个四五岁的倔强孩子能听的进去吗?这个小混蛋继承了邓家倔强的优良传统,他完全陷入跟一个男人睡觉的恐怖之中!当然最后孙子赢了,爷爷百般无奈地再次背起我踏上回家的漫漫夜路。凄惨的路灯投射在祖孙俩的身上,加上爷爷哀怨和无奈的哼哼声,使得我们的影子好像在诉苦一般。这个影子无限地拉长了,它楔进我的记忆深处,这里有我的自私,我的愧疚,我的罪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在爷爷背上昏昏欲睡,当我半梦半醒地看到奶奶慈祥的面容后,睡眠彻底包围了我。爷爷无可奈何地一边摇头一边微笑。紧接着擦擦一身大汗,再次出发。那一晚,爷爷会恨我吗?
虽然我不怎么待见爷爷,可是一旦有利可图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一天我在家里玩,我敏锐的嗅觉告诉我有人在烧猪大肠,猪大肠浓郁的香味穿过街道,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肠胃。我被这香味勾引着,不知不觉地来到街上,原来是爷爷的杂货店在打牙祭!爷爷用锅铲子抄着一大锅猪大肠,香气四溢。我的口腔里开始自动地下起小雨,雨水禁不住地往外泄漏,越下越大,几成飞流直下之势。爷爷像故意没看见我似的,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干脆让我的口水滴在锅里,这效果立竿见影,爷爷马上盛了一小碗递给我。我那个狼吞虎咽,还没品出个味儿就没了——当年猪八戒吃人参果也是同样的德行。我于是继续淌口水,爷爷说这大肠是店员们集资买的,你不能再吃了,大家都还没吃呢。我能听进去吗?准备继续让口水垂直落入锅中,还好店员们对我这个抢劫犯都很宽容,于是我又蹭了一碗。长大后每当闻到猪大肠的味道我就坐不住,我口腔里的自动淋水系统就会加大力度地工作,没有办法,因为那一次爷爷店里的牙祭,我至今热爱猪大肠。
其实,爷爷虽然带我带的少,也是挺用心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很多字,那是爷爷带我散步时教我认人家门上的对联取得的成果。水阳老街也就三四米宽,我们爷俩走在路中央,也能清楚地辨认潦草或工整的对联上的汉字。我就在不经意间认识了一些汉字、学习了对仗的对联、了解了一些民间风俗。这也算一种早教吧,这是文盲奶奶取代不了的!
端午节爷爷逝世,第二天我来到爷爷奶奶住了三十几年的老宅子,这是1983年我家自建的以木材为主材的两层小楼。我满怀深情的目光温柔抚摸它的每一个角落:我和奶奶睡的大床、爷爷的小床。我曾经越过并爬上房顶的窗子,已经破烂不堪,被纸板遮得严严实实。狭窄的木梯上已经有好几块踏板绑上了铁丝,走上去咿咿呀呀,诉说着三十几年的故事。爷爷的轮椅,现在他已经用不上了,自从多年前爷爷患上中风,近年来生活逐渐不能自理,他在这轮椅上呆了好几年的时光。还有弃之不用好几年的灶台,我小时候,奶奶就是在这里安祥地往灶下塞废木料草料,做出香喷喷的饭菜。奶奶早逝,我长大后有一个阶段在水阳工作,爷爷也是用这个大灶为我偶尔打打牙祭。爷爷做饭菜比较简单,大锅饭的香味却一如既往。在家家户户都用电饭锅的年代,想吃到亲人做的香喷喷的大锅饭和锅巴变成了一种奢望。
还有一个角落,我凝望了许久,那是用一管废弃的电棒做成的晾毛巾的竿子。从我有记忆时起,这管电棒就挂在厨房里。没有人注意它,它很安静地被两根细电线悬挂在那里,一挂就是三十年。它失去了发光的功能,却证明了爷爷奶奶的节俭。它亲眼目睹了这个老宅子里的成长和老去、这里的欢笑和泪水。随着爷爷的逝去,这宅子恐怕将成为空房,人类的声息或许不再,虫豸的肆虐即将开始。我们的老电棒将作何感想?它还能保持它的洁静和沉默吗?它是否闻到了死寂?它是否会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我望着老电棒,一声叹息。我为我节俭了一生的爷爷奶奶叹息,也为我作为孙子,没有尽自己应尽的孝道而叹息。爷爷晚年被病痛折磨,近几年更是病魔肆虐,爷爷生不如死。最近几年我只在逢年过节时探望爷爷,此外只专程来过一次,那时爷爷的身体机能已经每况愈下了。他痛苦地表达希望早点解脱的意愿,我听后百感交集,心痛不已,却又无能为力。爷爷凄凉的话语成为我看望他的绊脚石。我不想在看望他后心如刀绞,而爷爷或许比我更难过。在爷爷弥留的最后阶段,我作为掌头孙子,并没有来看望爷爷,只是从照顾爷爷的父辈口里打探他的消息。直到最后,爷爷失去了辨认能力,他谁都不认识了!
我们家的老宅子,我来向你道别来了,我亲身参与了在你这里发生的历史。而你真正的主人——我的爷爷奶奶,带着他们沉重漫长的疲惫在这里撒手人寰,永远地离开。永别了爷爷,奶奶等了你十六年,你一定觉得十六年太长了,一天后我看到老乡们把爷爷的骨灰放进奶奶的坟墓时,我觉得你们终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相逢了,十六年后的重逢,多好,愿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忘却今生的苦难,愿你们在那边幸福相伴!
附:依据顾贞观《金缕曲》胡乱填词一阙,表未尽之言,未尽之思。

金缕曲
我亦飘零久!卅年来,深恩负尽,那堪回首。宿昔承欢膝下,只是任性刁蛮。曾不减,祖父关爱,薄命长辞祖辈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祖剖。
爷生丙寅壬辰月,苦困时,坚韧勤俭,早丧发妻。长孙辞赋须快作,留取心魄相守。但愿爷,伏惟尚飨!今日急切追思稿,把祖孙之情传身后。言不尽,孙叩首。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谁投了票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