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2008年3月3日,父亲去追随他的军长孙立人将军了!

每逢“清明” 思父亲。我父亲于1925年农历3月12 日生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镇璜玑村。爷爷梁日,嫲嫲关引。爷爷在乡下做建筑业,能工能雕会画,手下有十几人,按现今说法是“包工头” ,生活过得去。

父亲 7岁时,在乡小学读书。先读启蒙的“人之初”,再读“成语考”、“孟子”、“古文评注”、“唐诗三百首”和“声律启蒙”等。父亲读书勤奋,80岁时,许多诗赋都能背出来,特别是抗金名将岳飞的“满江红”。好景不长。1938年广州沦陷后,鱼米之乡的广东省南海县九江镇也受到日寇轰炸和烧杀掠夺。爷爷、嫲嫲被日本鬼子炸死。父亲成了孤儿。

1939年夏天,乡游击队派来了抢救难童队深入敌占区。把我父亲和乡里10多个难童抢救出来,趁着黑夜乘坐木船偷渡九江河,天亮前到达三洲。然后沿着四会到达清远,再坐木船北上,数天后到达了韶关。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凄凄苦雨,暴戾狂飙,肆虐于荷月末日。霭霭雾气,冷月寒星,萧杀于寂夜黎明。雨梁呜咽,哭吾父辞世绝尘。苍天垂泪,悼家严隔世忠魂。山人泣血淋脂,尽刮胸中薄文,血墨朱笔,缅父尊一世英名。
家严幼时失怙,家境清贫。两兄一弟,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加之民国末年,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世道维艰,人情刻薄,思衣而不蔽其体,思食而难济其饥,存之甚难,生之甚贱。父尊虽值年幼,然志向深远。稚肩重负,辅母帮兄,维系全家生存之余,奔走于高山深壑捡拾麦穗、刨挖草药。自筹学费,求学于私塾,攻读于《四书》、《五经》。洋洋诺大家族同辈中,唯父尊一人乃成儒士!儿不禁尊呼:壮哉,父尊!
家严及至青年,视故园穷乡僻壤,文盲辈出,况山村能识文断字之人甚寡。经多方奔波,乃改建旧私塾为小学,亲临讲台,执教稚童。今已桃李满园,故乡人才辈出,欣欣之气仍有父尊功劳也。昼站于三尺讲台,夜作于村社会计,兢兢业业,奔忙于家乡繁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缅怀我未曾谋面的爷爷
——写在爷爷诞辰一百年的所思所想

今年的清明节与往年不同,今年是我的爷爷诞辰一百周年,也是他老人家逝世56周年。曾几何时,“爷爷”在我心里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名词,一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一个向往。小时候看到小朋友回家找爷爷,给我拿出他的爷爷买的文具盒或是小人书,在我面前炫耀的时候。我总要跑着回去问爸爸要爷爷,我的爷爷呢?很想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挨了爸爸或妈妈的训,或者跟小朋友生了气,受了委屈,回去找爷爷撒撒娇,坐到爷爷的腿上,听爷爷假装狠狠的训他们。或者,看爷爷高兴的时候,拽着爷爷陪我捉迷藏,玩沙包,哪怕听到爷爷的嗔怪、训斥,我想都是很甜蜜的。可是即便是训斥这辈子也丝毫与我无干。
因为爸爸或许都记不清爷爷的模样,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会觉得很哽咽,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爸爸那时候恐怕也只有五六岁吧,现在五六岁的孩子,有爸爸、妈妈的疼爱,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祭爷爷黄吉东

孙子:黄绍祖
公元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乃吾爷爷仙逝安厝之前夕,不孝孙子黄绍祖随全家人等,虔具清酌时馐致祭于爷爷之灵前而哀泣:天苍苍,地茫茫,我哭爷爷别家堂,千呼万唤不闻应,捶胸顿足泪汪汪。忆往昔,同舟共济,甘苦共尝。教我珠算,训我礼仪。引我习字,育我词章。教吾正直做好人,坦荡为君子。海深恩情长,爷爷深情永难忘。无奈黄天降不祜,您别我只身西去。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着生死权。喊天天不灵,哭您您不应。爷爷,你去得太早,走得太忙。吾号泣祭奠,难诉衷肠!愿爷爷九泉有灵,矜悯愚诚,明此至诚。吾不胜受恩感激!呜呼哀哉!伏食尚飨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作家史铁生,12月31日凌晨因病逝世,和2010年一起离去



其实除了小时候的课文,读书时候偶尔借过的散文,我没有好好读过。只是我知道那是对生命意义的深层思索。我也总说,自己喜欢的作者很多都是生过大病了的,或者越是这样境地的人才能看到更真实的世界,拥有对生活更豁达的体悟。这,或许,就是,人生。

刚刚在校内看到的新闻,本想转发以作纪念的,但却还是依了自己不想张扬的性格,还是在我的这里算作祭奠一番。或者,离开不是一种痛苦,对于早将生命看透的智者尤是。





只有当人被逼到考虑生死的时刻,才有可能在精神上获得新生。

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亲爱的妈妈辞世已经八年了,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没有被时间冲淡,反而越来越清晰。每次扫墓,我都会哭着对她说:“妈妈,对不起,我错了,我好后悔呀!”

从我八岁起,父亲就因病去世了。母亲没有再嫁,带着大我两岁的哥哥和小我四岁的妹妹艰难度日,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现在,我们都已成家立业。哥哥是‘事业单位’的司机;我是小学教师;妹妹大学毕业后自己去闯荡,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副总,可以说我们家家都‘不差钱’。遗憾的是母亲‘去了’。真是‘子欲孝,而老不待’。

母亲在世时,我陪她住在装修过的老房子里,(这里离我上班的学校近)负责照顾她的生活。对她的生活费用,我们三兄妹定了一条原则:‘不计成本,没有预算,什么好吃就吃什么,能吃多少就给多少。’小妹财大气粗:“哥、姐,你们多陪陪咱妈,我没有时间,咱们分分工,你们出力,我出钱,妈的生活费你们不用管,全由我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留着纪念】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非常感谢各位,参加我父亲的追悼大会,在此我深深的感谢,感谢在我父亲病重期间以及在我父亲生前一直关心和支持的领导以及亲朋好友,特别是在我父亲晚年,身体状况不好的情况下,几位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是你们无微不至的爱护,使得我父亲倍感幸福和安慰,在此,我代表我们全家给各位深深一鞠躬,谢谢,谢谢了!

今天,我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们永远地走了,看着他老人家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泪水已模糊了他那瘦弱的身躯……

父亲年幼父母双亡,作为长子,10多岁便过早的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曾挑着箩筐走村窜户做过小买卖,也进木工厂当过锯木工,和姐弟一起上山砍柴,下地种菜,为了撑起家的一片天,他老人家什么苦都能承受。父亲非常看重手足之情,我的五叔,父亲的五弟于49年被抓壮丁跟随部队撤到台湾后音信全无,一直是他老人家牵挂的一块心病,也成为了他老人家一生的遗憾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又近清明,二叔叔从大冶金牛打电话来说,该给我仙逝三年的老爹立碑记了,叫我们清明一起去祭拜。父亲说好好好,老爹生前的许多往事如电影镜头般在我眼前闪现。
按北方的叫法,我应该称呼他爷爷,对的,老爹是我父亲的父亲。按我们本地的叫法就是老爹。老爹去世三年多了,乡下人认为他是去西方极乐世界享受清福去了,因为老爹的后人兴旺,而且都跳出了农门,生活条件远远比乡下人强,另外老爹是以94岁高龄寿终正寝的,能有几多农村老人能有这好的福气呢?
因为我小的时候被父母寄养在大冶贵人村的外婆家,所以那时对老爹的印象有些模糊。但小时候能清楚记得的是,他是一个和气而慈祥的老人,极其疼爱小孩子。同样喜欢写作的堂姐对老爹的事情了解更多,她在怀念老爹的文章中这样写:祖父不足8岁,父母亡故;他才11岁就到大冶金牛谋生计、当学徒,过着食不裹腹、衣不遮体的贫苦生活,而且经常挨资本家打骂和凌辱。18岁得以成家立业,无奈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