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 头七祭祀

2009年三月一日,凌晨三点十五分,是我最不能接受的日子。也是我一生最痛苦的日子,最黑暗的日子,父亲悄然走了。
我小的时候,是在地主的牛棚里度过的。
那个时候,我家非常非常的贫困,生活十分艰苦。一家七口人住在一处四间低矮的牛棚里。那还是政府分配给我家的,还是看在我死去的爷爷的面子上分给我们的。
爷爷早年白天劳作,晚上腰挎盒子枪到处乱溜搞地下工作,有的说不干正事可能是土匪。直到后来被他的好朋友杀死,有人来找奶奶慰问,人们才知道他有他的信仰。
奶奶也是跟随他信仰的人之一,从那以后,不仅要晚上经常外出,还要照看三个年小无知的孩子,小的是我的父亲,当时三岁。奶奶为了信仰,不得不从山东把她的大哥接来大五柳,照看三个孩子。包括爷爷的母亲,六七个人挤在一间面临倒塌的破屋里。
解放了,政府给我们分了这个牛棚,这牛棚是四间小屋,(我的博客“大五柳佛缘情人谷”里有唯一一张那牛棚的照片)有一个很大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您的身体时好时坏,多年来一直,抱病自守.那时药已无用,靠的就是生命中的最后一丝精气.深知你对生命的千般流转.你瘦弱的身影一直不停的抗争,与生活,与死神. 每每听说你身体不适,便蒙生探望你的密愿,却又未曾前去.时至如今,唯有绵绵的悔恨.
外孙是你的最爱,小家伙活蹦乱跳,总会有许许多多问题的,不管他做了多大的错事,你都不曾计较.只是生体太过于虚弱,不能多陪他走走.能做的只有远远的望着他,怕他玩水,怕他打架.你身体好时,也会上街,小家伙一定要跟着去,坐在车上,东张西望,不时的问这问那,那一刻.你应该很开心吧.面对死亡,一个孩子不会有 很深的感触.但对于孩子的妈妈,这又是一次致命的打击.她一有时间,就会带着孩子去看你,担心你的身体,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其实,每次提起,她只说母亲身体不适,应多去看望,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如今,却已成现实.阴阳两隔的天地间,久久回荡的只有她心碎的哭泣声,还有不变与永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永远的思念(写于一周年)

永远的思念
(写于一周年)
时间如梭,父亲离我而去整整一周年了,一年来,我无时不在想念他。有多少个夜晚,我与父亲相聚在梦里,醒来以后,泪水打湿了枕头!很长时间我不相信父亲已离我而去,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眼前晃动。
父亲生前对我的爱总是那么的默默无声,不以言表。只要我吃得好,玩的高兴,父亲脸上总洋溢这满足的笑容。
父亲爱喝茶,无论春夏秋冬每天上午九点半,准时下上一壶老干烘,喝的是那样香甜,直到生命的终结。至今我家里还有我买给他的茶叶,每每看到都会牵扯出我对父亲的思念!
父亲是个简单的人,活着简单,死去也简单,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只有那没有合拢的嘴巴,好像要与我说些什么!父亲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死去的生命,父亲在我的眼前停止了他最后的呼吸!我怎么也不相信,父亲那样高的的身躯,死时变得干瘪瘦小,父亲从一个无奈的病人,到一具冰冷的尸体,再到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我的父亲是一堆骨头
他在进入那一座炉子前
还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
只是任凭我们哭断肝肠
也无动于衷
父亲被推了进去
再出来时、就成了一堆骨头
那堆骨头看上去陌生又熟悉
给人凉森森的感觉
我抚摸那堆骨头
双手轻柔颤抖
却是泪眼磅礴 心如刀绞
最终父亲还是被装入了
那个叫做棺材的东西里
一个土堆慢慢隆起来
这里成了父亲最后的归宿
父亲,从此您再也不会叫我一声丫头
想念您的时候
我只有把那堆骨头放在脑海中
然后一点点把您的肌肉一点点黏贴上去
父亲,您还是像以前一样谈笑风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天,我们在这里与你告别——我们最亲的亲人、同事、同学和朋友,徐泓!尽管,这是我们最不情愿的方式。

徐泓:1964年1月20日生于重庆,2011年10月18日因病逝世,年仅48岁。

她是一个秀外慧中的优秀女子。年仅16岁的她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在那些人生最美丽的年华里,她的青春和激情深深地感染着她周围的同学,她写诗,演话剧,她热爱读书,喜欢辩论,许多同学记忆的幕布上永远铭刻着她美丽的面庞和活跃的身影。

她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勇敢女性。在她人生最恰当的时候,她幸运地遇到了她人生的知音和伴侣李志达先生,这是她人生最幸福的时光,夫妻俩珠联璧合,高度默契,甘苦与共,创造出化妆品行业的翘楚产品,也创造了她自己人生的奇迹。谁能想到娇小美丽的她能够带领一个团队把小护士的品牌做到家喻户晓?我们更难以想象,温婉柔弱的她在商战中屡屡上演攻城掠寨的拿手好戏?她以杰出的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辛卯正月二六日
恍如晴天遭霹雳
家父仙去在申时
声泪化作倾盆雨
七七儿女去拜祭
先父有灵永安息
2011年2月28日:天下着雪,很是阴冷。这是个让我痛彻心扉的日子,父亲因心脏病突发而离开我们,享年74岁。
近一个月了,这段时间我一直生活在自责、内疚中,追悔莫及。
父亲去世前的那天晚上,我被一场噩梦惊醒,{殊不知这是先辈给我的暗示},第二天本想给父亲打个问候电话,结果一忙活又把这事给搁一边了。到了晚上就接到父亲突然病故的噩耗,听到这个消息真的如五雷轰顶,仿佛天要塌下来啦,我嚎啕大哭,捶胸顿足....
雪越下越大,爱人驱车带我来到哥哥家时,父亲已完全没有了生命迹象。我怎么也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离开我们至今,已经整整一年。
去年的今日,是一个哀痛的日子。这一天,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永远离开了所有挚爱他的人和他挚爱的人。
我穿着和父亲离开时一样的衣裳,藏青色的上衣,蓝色牛仔裤,就象当中的岁月没有流走过一样。只是知道,心的一部分已经缺失,永远不可能同以前一样了。
每每想起父亲,仍是止不住心酸,忍不住落泪。永远怀念我的父亲
小时候,父亲一直是很威严的形象。他不太喜欢说话,是最好的聆听者,但一出声,总会说中重点。父亲年轻时参军,立过三等功,在部队里做过班长。那时曾经遇过最危险时刻,都化险为夷,但他的战友,有的就此壮烈牺牲了。这些,是父亲在病重到有点迷糊的时候说出来的。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做了好事从不留名。有一次,他在我们家对开的小河救起了一个落水的小孩,是小孩父母来到谢时他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父亲一直在供销合作社生产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忆父亲

父亲生于一九四五年六月二十四日,于二00八年五月四日因胆襄癌医治无效而逝,享年六十四岁。

父亲的一生是操劳的一生,勤奋的一生,简朴的一生,奉献的一生!父亲十六岁初中毕业,因爷爷病逝,不得不担负起家庭的重担,赡养病弱的奶奶,自力更生,挣钱成家……四个儿女的先后降世,更加重了父亲肩上的担子,但父亲从未抱怨过什么,总是尽力抚养着我们,让我们吃好、穿好、读书上学;并时时激励我们奋发求进,争取有好的前途。父亲对待工作兢兢业业,十八岁起担任生产队会计,至三十四岁起担任大队会计后任大队书记,至五十二岁时因精力不支而离任。记忆里,父亲总是因工作日夜奔忙操劳,只有用餐时才能在家见到父亲。父亲用餐速度极快,三二下就到了胃里,然后就是外出劳作,经常要到夜晚九、十点才能到家,早晨我们还没有醒来时,父亲早已离床下地。每到年底时父亲还要结帐熬夜,父亲每年熬了多少个通宵,我已无法记清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