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 头七祭祀


我默默遥望 ,家的方向
凭吊和怀念我亲爱的母亲
母亲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我仿佛又看到
儿时和母亲在一起的情景
和离家后母亲那期盼的眼神
……

往事一幕一幕
仿佛都是昨天发生
这一切的记忆
都似把把锋利的剑
刺向我的眼睛
剖开我的泪腺
于是
无边悔恨的泪滴
浸湿了我的唇齿
而我的心底,更满溢
“风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哀愁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
是无意还是巧合
天空——你的脸
每逢这个时节
便开始阴沉哭泣
大地——你的心
一到这个时节
便开始莫明颤抖
而我的心也因着这思念而悲鸣
……

在这个弥漫着幽幽愁绪的日子里
我仿佛听到了
所有声音都在和着风声,呜咽
仿佛看到了
愁鸦悲啼,雨洗清秋
唯见烟雨一片苍茫,不见人家与炊烟
“三月里来是清明,桃红柳绿百草青
别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二零一三年农历八月初六日,母亲不幸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撒手人瞏,弃我年迈父亲及我兄妹四人,阴阳相隔,再难见面。
天上月将圆,地上人却半。
秋风萧瑟,草木皆悲,儿哭天唤地难闻母亲应声,儿哭断肝肠难望母亲一醒。昨日还打电话要儿回家,今日却阴阳两相隔难见母面。未曾一天床前尽孝,儿未曾一天端茶递饭,儿已留终生遗憾,怎不让儿撕心裂肺,肝肠哭断。
恨世间无治母草,疼以身不能换母生。
母亲,您在那边等着儿,他日儿到后母子再倾思念情,再诉离别苦。
母亲,下辈子儿还做您儿,在您膝前行孝,给您养老送终 。
母亲,您一路走好。

逝者长已哀,生者奈若何。世间痛无治母草,人间自有真情在。母亲去逝后,父老乡亲,亲朋好友纷纷吊唁,寄哀思,送关爱,义重如山。
哀乐声声,揪心撕肺,泪雨纷纷,感天动地。母亲安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场秋雨一场寒,隐匿了一叶知秋的秋意,深秋渐浓且渐远。
十场秋雨要穿棉,淅沥的秋雨,交替着秋冬的更迭,迎来了初冬美韵。
看那落英缤纷的时刻,也是一种壮美 吧! 如爱——以无言的方式,演绎这人间万种风情。
最是亲情难割舍!落叶飘飞,飞向母亲的怀抱;落叶归根,回归给大地以奉献;落叶重叠,重叠着重重思念……五彩斑斓的人生,亦如五味杂陈,人生就是一幅名副其实的杯具。
多愁善感也是一种习惯吗?目睹一片片落叶飘飞,感叹着时光地溜走,徒伤悲!聆听淅沥沥地雨滴缠绵,心也跟着潮湿,伤别离!与阵阵恼人的秋风擦肩,领略着世态炎凉,爱无悔!
前段日子,婆婆住我家,每天早晨陪她去诊所输液,来回的路上,有落叶与我同行,倒也美哉!
柳树的黄眉毛、绿眉毛,层层叠叠,挨挨挤挤地覆盖着柏油马路,又被风儿卷到路边,点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今年正月十七是曾外祖母的二十周年忌辰,特与众亲上坟叩拜祭奠,然尊者逝去多年,两行清泪,难表我辈之寸心。追忆往事,感慨世事无常,变数匆匆,遂作此文以慰老人家在天之灵。
我的曾外祖母崔贺氏,生于清朝光绪二十九年,与我同村同宗。一生劳苦,命运多舛。曾外祖母姊妹四人,她排行老大,下有三个弟弟。长弟无子嗣,后过继了本村一个梁姓外甥。次弟和三弟没等成家都过早夭亡。由于家境贫寒加之封建社会中男尊女卑,少时的曾外祖母没有读过私塾,更不识字。也没有正式的名字,人们习惯称她“小月”。
曾外祖母八岁上开始缠足,缠足是封建社会的一种陋习,那时男人在娶媳妇时,要将女人的小脚作为一条最重要的审美标准,如果哪家姑娘不缠足,是要遭人嘲笑和被丈夫遗弃的。曾外祖母的脚真称的上三寸金莲,周正小巧,再穿上那双绣着荷花图案的花鞋,配上俊俏的长相也算得上小家碧玉了。
民国六年(1917年),15岁的曾外祖母遵从了“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是一种岁月{散文诗}

有一种称谓叫做父亲,
有一种力量来至父爱,
有一种记忆可以恒久,
有一种思念常化作梦海。
那是哟,
一路从绿地流向森林的岁月;
那是哟,
一路上父亲留下的铭心刻骨的教诲;
那是哟,
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的记忆;
那是哟,
一路奔波风尘仆仆的经历;
那是哟,
一路前行有血有肉的日子,
那是哟,
父亲和母亲创造的生命奇迹。
那一天起,父亲,
就是一棵大树哟。
春天里依着你,
不坠耕耘实现梦想;
夏日里依着你,
沐浴骄阳生长茂密;
秋日里依着你,
满载收获走向成熟;
冬日里依着你,
宁静沉思得以远志。
不要哟,
不要为岁月的无言而不顾,
不要哟,
不要悲哀岁月的无情流逝。
蹉跎的岁月里,
铭刻在心的父亲,
你的恒久,
你的给力,
你的慧智,
你的传递。
让我拥有了,
那片蓝蓝的天空,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父亲病重已有一月了,在病重期间我只抽空去看过三次,父亲已八十有二了,得了绝症,拒绝治疗,说是这么大年纪了,不必多治疗了,父亲膝下有四个儿女,我是长子,大妹在临平,弟弟于二十年前猝死,去世时才三十有一,他是家乡第一个办厂的人,英才早逝,当时我痛苦不已,因我们弟兄俩,感情很深,他的去世,给我们整个家庭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特别是我父母,哭天喊地,痛不欲生。弟死了三年后,小妹了在临平得了白血病,刚刚从弟弟的去世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小妹又得了这样的绝症,对我父母的打击多大是可想而知的,整个家庭,要我顶着,小妹还算坚强,带病活了十七年,她乐观不怕死,一直到今年六月,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折世的时间没有告诉父亲,因为这时父亲重病不起了,我是个医生,成天在为别人救死扶伤,可对自己的弟妹及父亲的病却毫无办法,哀哉,哀哉!
母亲在七年前得了肌萎缩也走了,那年我正好在北京安贞医院进修,母病危我立马请假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有种东西是那么弥足珍贵,可我却永远的失去了。有些东西无关前世,没有来生,只有今生,可是也划上了句点。有种痛没有言词可以形容,却痛得流不出泪。“母亲”这个最平凡的称谓,此刻对我而言是那么的沉重。她的心愿我都懂,我都知道,可我却不能让她在有生之年都如愿,这辈子注定了是我不孝……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静静地回忆着过往的事情。。。
今天是爸爸去世100天的祭日,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从得知他患病到手术,再到不间断的化疗和放疗,再到去世,仅仅半年的时间而已。半年的时间把一个老人折磨得骨瘦如柴、痛苦不堪。虽然他已经很坚强、虽然他曾笑着对我说:“傻瓜,别哭啊,我不会丢下你们的,我还要看宸读大学呢”。。。。可是,病魔却毫无怜悯地带走了他,带走了我的爸爸。
每次一想起他,脑海中就是各种他的样子。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笑着的、生气的,等等等等。。。但是,最多的还是他笑容满面的样子。因为,我喜欢他笑的样子,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记得去年的父亲节,我还回家看望了爸妈,给爸爸买了新衣新裤,和爸爸妈妈一起下馆子吃了饭,当时一家人是多么的和睦荣荣啊。可是,才多久啊,爸爸就离开了我们。。。今年的父亲节,我只能看着他的照片,默默地在心里说:爸爸,节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