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 清明节网上祭拜

老母亲生于一九二六年七月二十九日(农历六月二十日),卒于二0一0年七月二十九日(农历六月十八日)五点十五分,享年85岁;出殡在老母亲的农历六月二十日生日那天(公历7月31日)上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老母亲的诞生日竟与逝世日是在同一个月日里,实属罕见。老母亲在世时我们都是按照她老人家的农历生日给她祝寿的,在她老人家仙逝后查阅农历生日对应的公历时才发现,老母亲的生日竟与忌日系同一天;而在五年前(二00五年)老母亲的农历六月二十日生日时,我的老父亲因患心力衰竭而竟在老母亲农历生日这一天中仙逝的(享年83岁),这些冥冥之中的“巧合”是否苍天注定有意安排?奇遇的是,老母亲与老父亲仙逝时同样的是神色安详,脸无半点痛苦表情。老母亲一生信佛,忠厚老实、生性和蔼、朴实善良、为人慈善,乐于助人、邻里和睦、吃苦耐劳、坚韧独立、勤俭持家,与其接触过的人无不称赞老母亲是位待人宽厚诚朴,为人正直清白的贤惠老人,是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么说,有些语焉不详,因为时间不具体,但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我是记不清母亲到底是哪一年去世的了。妻说,当时我们还“非法”住在学生宿舍。是的,的确如此。当年我们还没有自己的住房,经济上也很困难,所以,对母亲的照顾是有限的。也正因如此,对母亲的去世,我一直感到非常遗憾和内疚。尤其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些了,更是如此。

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又说“母子连心”吗?说来也怪,为何母亲去世这么多年来我很少梦见自己的母亲呢?难道长眠于地下的母亲仍然坚持“严于律己”,不想给我们添麻烦,所以才不走进我的梦里?抑或她老人家生活幸福,无忧无虑,又或者她早已走出儿女情长的凡人世界而逐渐地将我们忘记?

母亲走得早,没有机会见到她最小的孙子——我的儿子,我只好经常向小儿讲述关于奶奶的故事,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讲自己如何不乖,奶奶乘我洗澡时打得我光着身子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1949年1月10日你的生命走到了尽头。留下一张面目可怖的黑白照片,在那严寒的风雪中化为无言。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如果爱丽丝一般绮丽而又跌宕的梦,在那个梦境里有你,有其他很多人。我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

然而在那个梦的尽头,我默默地望着你流泪,而你却毫不知情。

就一如现在,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像我这般喜爱你的人。或者你无需知道。

在你活着的短暂而又绚丽的40多年时光里,总是充满了各种争议,而在我看来,你总是寂寞。生前死后,还是一则寂寞的身影。

那么就让我默默地记得,默默地怀念……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这几天,沈阳的天似乎被人工降雨的火箭弹穿漏了。雨不大不小,下个没完没了,到处是湿漉漉的。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谷雨,也是老爸驾鹤西去的一周年。还没到清明节时,哥姐就来电话,计划谷雨这天一同去看望老爸,还说九十五岁的二叔执意要去,我们都非常担心老人家身体。其实,我们担心都多余,他老人家身体非常好,耳不聋眼不花,每天还骑车逛街,七十多岁时,还自己开轿车。记得前两年,二叔骑车被出租车刮倒了,二叔占理便与司机争执起来。司机说二叔卖老讹人,老人家气得浑身发抖。交警赶到劝解,并好心说到,新交通法刚出台并规定七十岁的老人不准骑车。交警是好意,他们以为二叔是七十岁的人,想不到的是,当二叔把身份证拿出来,一下子把交警和司机以及旁观的行人全惊呆了。都不相信眼睛了,九十多岁的人,还骑车。再有个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二叔是解放前的大学生,是有文化的人,第二天,二叔特意到书店买了本新交通法,一看没有对骑车人年龄规定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百天祭文


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百天祭日,人活着的时候,想不起来有几天没看见爸爸,可是人没了才发现,计算见不到爸爸的日子是多么的悲痛。虽然我知道每个人都是要死的,但从来没有想过爸爸会离开我,和爸爸相处的点点滴滴成了我记忆中永远挥不去的烙印。
我和大哥相差了九岁,和二哥也相差了七岁,妈妈说因为爸想有个女儿,所以才留下了我,天随所愿,真的就给爸送来了一个黄毛丫头,其实爸爸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因为两位哥哥成家以后都没有生儿子,所以导致爸爸遗憾终生。可是他对我确是疼爱有加,记得小时侯家里并不富裕,因为从小我的体质弱,下了夜班的爸爸会骑车几个小时去钓鱼给我吃,并且养了一只母山羊,每天挤奶给我喝;单位偶尔分的苹果,爸爸只给哥哥们一人一个,然后就放到院里的菜窖里储存起来,为了防止哥哥们偷吃,爸爸会将窖门锁上,每天自己拿给我吃,那个时候我经常在哥哥们面前炫耀,吃剩的苹果核都让二哥垂涎,竟然对我说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乐美月

1930.1.24-2009.11.27



母亲离开我们已整整一周年了。

望着母亲的照片,慈祥的笑容里充满了爱。

我常常会感觉到,又回到母亲家里,母亲准备好的饭菜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耳边响起母亲关切的询问声。仿佛又和母亲坐在充满阳光的客厅里家长里短的闲谈,倾听母亲对家事的安排。但这一切都过去了,一切只能深深留在我回忆中……。

母亲生于一九三0年,十四岁离开家乡宁波镇海小港,只身来上海,到她离开我们时已是子孙绕膝,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五个儿子,五个媳妇,三个孙子三个孙女,一个孙媳妇,二个孙女婿,加上一个重孙,一个重孙女。真可谓:人丁兴旺,济济一堂,上和下睦,人给家足。正当母亲应该享受这天伦之乐的时候,她却过早地离我们而去,毕竟母亲还不足八十周岁,母亲是为了大家庭殚精竭力,鞠躬尽瘁,耗尽了一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老实说,我今天早上真的不太想去拜山,因为奶奶一直嚷着叫我去,我才决定去的。

可是我比较晚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大人们都准备出发了,可是我还没换衣服,晕~

于是,我随便换了一套衣服。在爸爸的催促下,我边梳头的时间都没有。。。天啊,我竟然不梳头就出门?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很care形象,这次竟然。。无奈。。如此一来,我就更加不情愿地去拜山了!!所以我一路上几乎都是黑着脸的,心情糟透了。

跟往年一样,山路还是那么难走,山上还是那么多人拜山,这里还是那么多人放鞭炮,声音还是那么振震耳欲聋,二氧化硫的气味还是那么难闻。。。

原来心情真的会影响一切,因为我今天觉得这一切都很烦。。。



不过,最后我的心情慢慢地平缓下来了,没有那么不爽了,因为我在这个烟雾弥漫和充满着鞭炮声的山上,渐渐地麻木了。。。。

我也没闲着,帮爸爸妈妈摆放一些拜神的东西。。。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清明节到了,为表达我们三十七中全体师生对革命先烈的无限哀思,在2009年4月3日早上,我们一行40多人来到了烈士陵园。走进大门,一排排苍松翠柏高高地挺立在路旁,一尊尊烈士的雕像映入我们的眼帘,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坚毅,那一颗颗爱国的心仿佛就在我们的心中跳动。

面对庄严肃穆的人民英雄墓碑,我的心头涌出了一股不知名的滋味。突然间,那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的战场,无数肯为国捐躯的志士男儿冒着枪林弹雨为革命胜利而作出贡献的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而那铿锵有力的《义勇军进行曲》仿佛就在我的心头萦绕。我们国家的国旗为什么是鲜红的?这是因为它是用我们所有为革命作出牺牲的烈士的鲜血染成的!我们国家为什么会有今天这样的强盛?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先辈用鲜血换来的!中国人民永远不能忘记这些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们,是他们给予我们现在的一切,也是他们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安定的年代......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