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 重阳节思念

2008年3月3日,父亲去追随他的军长孙立人将军了!

每逢“清明” 思父亲。我父亲于1925年农历3月12 日生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镇璜玑村。爷爷梁日,嫲嫲关引。爷爷在乡下做建筑业,能工能雕会画,手下有十几人,按现今说法是“包工头” ,生活过得去。

父亲 7岁时,在乡小学读书。先读启蒙的“人之初”,再读“成语考”、“孟子”、“古文评注”、“唐诗三百首”和“声律启蒙”等。父亲读书勤奋,80岁时,许多诗赋都能背出来,特别是抗金名将岳飞的“满江红”。好景不长。1938年广州沦陷后,鱼米之乡的广东省南海县九江镇也受到日寇轰炸和烧杀掠夺。爷爷、嫲嫲被日本鬼子炸死。父亲成了孤儿。

1939年夏天,乡游击队派来了抢救难童队深入敌占区。把我父亲和乡里10多个难童抢救出来,趁着黑夜乘坐木船偷渡九江河,天亮前到达三洲。然后沿着四会到达清远,再坐木船北上,数天后到达了韶关。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爹!你不要小云了,小云想你呀!

昨天拉着父亲的手,摸着父亲的脸,感受着父亲的体温,今天却阴阳两隔,生命如此脆弱,您无声无息的大爱渗透在生命的每个细节,我却忽视了,我是个不孝的女儿,爹,孝心不能等啊!您连机会都不给我,您那么爱我,却用这种方式惩罚女儿,女儿知道错了,却也失去改过的机会,你用简单接近幼稚的爱欣赏你的儿女,那不是简单,也不是幼稚,而是一种博大和无私,可是我却忽视了,我不孝哇!你想让我记住你,你选择大年三十,撒手西去,你让我负债一生都换不回的遗憾!爹,天堂冷吗?有来生吗?我放假第一天没陪你,第二天您就不要我了,我还有话没对您说呀!你残忍加残酷,爱我的爹呀!天堂有知吗?我从来没想长大,可是您却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不要我了,我要你呀!就算到了我该长大的时候了!可我也要爹呀?永远怀念父亲!您放心吧,您的大爱换来的是女儿的长大!因为到了我该长大的时候了,捶胸顿足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介子推,晋文公重耳(献公子)微臣,后人尊为介子,周代晋国大臣。他的出身事迹见诸文献的极少。春秋时候,晋国发生内乱,晋献公宠幸骊姬,欲废掉太子申生,改立骊姬女士之子奚齐为太子,由是引发一系列变乱。太子申生被骊姬女士陷害致死;公子夷吾和重耳畏惧逃亡,重耳避难奔狄,随行贤士五人,即:狐偃、赵衰、魏武子、司空季子及介子推,又有“赵衰;狐偃咎犯,文公舅也;贾佗;先轸;魏武子”之说。介子推即是其中之一。介子推随重耳在外逃亡19年。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备尝“险阻艰难”。重耳最终能返回晋国,立为晋君,介子推也尽了犬马之劳。

早年重耳出亡时,先是父亲献公追杀,后是兄弟惠公追杀。重耳经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据《韩诗外传》,有一年逃到卫国,一个叫做头须(一作里凫须)的随从偷光了重耳的资粮,逃入深山。重耳无粮,饥饿难当向田夫乞讨,可不但没要来饭,反被农夫们用土块当成饭戏虐了一番。后来重耳都快饿晕过去了,为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祭 祖



农历七月十五,是传统的鬼节。在家乡这一天,女性要给家中已故的祖上进行祭祀。在大多的农村一般就是到户外的坟墓前进行祭扫。在老家的传统中,七月十四要祭祀新坟(埋葬三年之内的坟墓)。我外公去世不到三年,所以这天,我陪母亲来去外公的坟前祭祀。

在鬼节到来的前几天,母亲就常对我们说到,她近来几次睡觉都梦到了外公,说外公下身穿一件很破旧的裤子,但是没有跟母亲说话。母亲说天暑去秋来,天凉了,要给外公烧件“寒衣”去。

如果这事换成别人,我也许觉得有点迷信可笑,可是对于从小把我拉扯大的外公而言,我觉得母亲说的就像真的一样,外公生前就很严肃,但对我们却不乏慈蔼之心。生于1921年那个年代出生的外公经历过中国社会的多次阶段,一生简朴的他从没有讲究过吃穿衣行。听母亲说,有一次外公和外婆吵架,也仅有一次,外公曾抱怨自己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爸爸:您好!

三十七年未见了,您在那边可好?今天是父亲节,我希望您能听见,您能听到女儿心底的声音!

在我的幼年少年时代,爸爸对我来说是个生疏的称呼,我们总是聚少离多,您常年漂洋过海,几年才有一次短暂的休假,在我的心目中,您就是一个侵入我和妈妈弟弟幸福生活的陌生人!我和弟弟总是盼望您快快离去,常常悄悄地询问妈妈:“他什么时候走?怎么还不走呀?”我们的话深深地刺痛着您的心,我曾听到过一次您和妈妈的叹息:“这孩子太不懂事了!”是呀,当年的我什么也不明白,可是当我明白的时候,您却早已离我而去!

我从小就怕您,在我的记忆中,您总是那样严肃,很少能露出笑容。每次听说您要回来,我和弟弟都打心眼里不高兴!您很少和我们说话,更不用提摸摸我们的头,抱抱我们。记得有一次,您快半夜才下飞机,我和弟弟听到您回来,都跑出来看热闹,您冷冰冰地说:“回去,回去!都睡觉去!”把我们又轰上床。我小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1954年夏天,通过考试,我成了销金寺高小的插班生。记不清是第二还是第三天了,那里逢集;由于该校同样管理松散,上课有随意性,所以我便得以抽空到集上去逛了逛。这里集市不大,不象马桥,但也照样有卖有买,人来人往地热闹。

走到那里,忽见我那既高且瘦,而背还有些驼的外祖父正独自一人站在那唯一的一家饭店的门口,魂不守舍的在发呆,满面愁容;显然,他心事忡忡。为此,那本来就很消瘦的脸,这时就显得更瘦和更长了。我笑着走到他身边,他竟一点都没能察觉。

“姥爷!”我轻轻地喊了他一声,依旧笑望着他。

“哦!”他本能地答应了一声,低头一看是我,才梦醒般地微微一笑。看得出来,那是一丝苦笑,勉强得很。

我的心一颤,“咯噔”地猛停了一下。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母亲和我是他最最关心和喜欢的亲人;从我生下那天起,他就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呵护我……几乎每天都要看到我;所以每次看到我时,他都满面笑容,开心得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母亲出生于1916年6月21日。祖籍攸县,因谋生和战乱,祖辈辗转江西景德镇,后又迁居武汉。外祖父是一个靠笔杆子谋生的小职员,先后在汉阳兵工厂和旧国民政府担任文书。母亲也是在武汉出生和长大,母亲共有5姊妹,母亲是最大的,下面的弟妹都与母亲年龄相差很大,最大的弟弟,即我的大舅,比母亲小十二岁,最小的妹妹即我的小姨,比母亲小了近二十岁,几乎是两代人的年龄差距。虽然家境贫寒,但母亲几姊妹都还是读了一些书,母亲甚至念到了医专。

母亲在大武汉出生长大。外祖父对子女的教育非常严格,听母亲说,外祖父常常逼迫他们练字,守在子女身边一边看,还一边叫“左啦左啦,右啦右啦”,所以,母亲和几个舅舅、姨妈的字都写得非常漂亮。

母亲常常跟我讲她小时候的故事,讲大武汉的美丽。讲得最有趣的是归元寺,她说归元寺里有很多很大的菩萨,叫一百罗汉。每个菩萨都是不一样的表情,有的慈详,有的很凶,不知道是母是故意吓我,还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深切缅怀奶奶
  连绵的阴雨,让这条我每天必经的路愈加漫长,连同我长着绿毛的心情,在我脑海里沉浮着。我不得不裹上冬天的衣服,与这个城市“一雨便成冬”的气候抗衡。
  
  月牙湖面上一改往日如月亮般清澈明亮的模样,在细细密密的雨滴里混浊一湖。我那无处安放的悲伤,从眼里慢慢的溢出,心慢慢的碎了,掉在肚里,如石头般的压着我。
  
  又是一年清明节,依然是纷飞的雨,还是那个天涯断肠的人,无尽的凄凉,多少未尽的言语,竟与何人说去。寂静的松岗,长眠着我至亲至爱的人,我流淌的血脉延续着他们的生命,承载着他们的理想。
  
  爷爷的面容模糊了,只记得他那件黑色的长衫和他长长的烟斗。那时候,我幼小的心灵还不能体会死亡的概念,无法懂得悲伤的意义。我天真的以为睡着的爷爷还会醒来,并不知那个红漆的房子会是爷爷永远的归宿。多少年以后,爷爷的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他的孙辈们在各行各业绽露头角,定会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