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亲人文 » 清明节祭文悼词

现在是早上六点,大年初一的开始,新年的开始。天上飘飞着细雨,冷风飕飕。我睡了一晚仿佛也没暖和,头有些昏胀。他们已经在外面忙碌了,我想起昨天他们说早上吃元宵,可能就是在准备这个吧。大年初一吃元宵,象征着一家团团圆圆,可是偏偏今天要去祭拜的逝者是我的母亲……六年了,年年如此,年年的初一都是那么冷,那么阴沉。我吃了几个元宵,没吃完,就放了碗。一路上没有说话,心里总有莫名的火气,去年也是如此,前年,上前年……我们给妈妈烧了一些纸钱,撒了鲜花,心里感到若有若无的一丝丝慰藉,却不知远在天上的她是否能够感到安慰?这次离开时,我没有回头凝望墓碑,而是仰头看了看头顶那片阴霾的天空。心想:死者的灵魂应该不会只关在这么一个小盒子里,否则也太可怜了。他们兴许化作了天上的一颗星,或是一片云,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更无病痛的折磨和生活的窘迫。但愿是那样的吧!我多么希望母亲在天上一切安好,并时时注视着我、关爱着我,当然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节,扫墓祭祖怀念已故的亲人,这已是流传已久的习俗。我也在这川流不息的祭祀人群之中。

鲜花寄托着哀思,愿亲人在花丛下安息。我的泪水落在花瓣间流向九泉。长眠的亲人啊,拾起颗颗泪珠吧,那是我对您们的想念。想您们的时候我独自对着苍天哭泣,夜色深深的时候我悄然悲伤。
父亲啊,多想再为您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为您捧上一杯热茶。母亲啊,为什么走的那样匆忙?那天可是母亲节啊,女儿买的花儿放在了母亲的遗体旁。好想让母亲抚爱,好想让父亲教诲,好想回到童年.....可生命不能回头。只有等待轮回的再次聚首,来世还做您们的女儿,把前世今生的恩情回报。

安息吧,父亲!安息吧,母亲!下个清明女儿还来看您。让鲜花陪伴着我的亲人。

女儿拜祭2010.4.5.清明节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追 忆 父 亲



父亲离开我们一周年了。2010年5月29日(农历庚寅年四月十六)凌晨,这位出生在1935年4月29日(农历乙亥年三月廿七)的的老人永远离开了我们。一年来,我们不断地回忆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

父亲的童年是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度过的。抗战爆发时,父亲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童年时期的父亲目睹了侵华日军的烧杀抢掠,解放战争时期,父亲已经长成一个少年,在战火不断的年月,他已经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加入工青队,在村口执勤站岗,解放军的伤员担架来了,就负责给临村的相关组织分配、报信。解放后,交城山区按照党的政策,实行互助组、初级社等,父亲一边参加生产劳动,一边开始读书学习。后来进入20里外的东社学校上学(东社学校5班)。高小毕业后考入太原四中,后因为分设学校,被分到太原第十二中学。每次去太原上学几乎都是步行200华里,常常路上需要住上一个晚上,几个伙伴走着走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永远的怀念

(芜湖一中) 陈善余 老师
人世间的悲哀,莫大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焉。吴国志走的那一年,其年龄只相当是我的三分之二左右。今年“五一”,当年他的40名高中同窗学友,为纪念高中毕业30周年,从海内外各地汇集母校,欢聚一堂的时候,五年前曾对我说过“下次聚会我一定参加”的吴国志,却没有来参加,因为他在三年多之前就英年早逝,永远离开了我们。与会者忆起青春往事而提及他的时候,无不扼腕叹息。

作为人已古稀的我,本该由黑发人为我这个白发长者准备写点什么的。然而,今天却是我这个白发人,提笔为黑发人写下这篇文字。这是怎样的悲哀啊?我的手,我的心,一直在颤抖。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篇文字写完,这不仅是为了永远的怀念,还因为我曾经是他的老师……
大约距离现在已有七八年的光景了吧,沈翔从美国回沪探亲。这是一个天气十分晴好的下午,他同阮斌一道来看望我。那时我退休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清明是一个最让人伤感的季节,也是一个让人追思的季节。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年的今天人人都在祭奠亲人,可是,我却不能回去祭奠我的亲人,请你原谅女儿的不孝。我生命中最爱的那个人—我的父亲!父亲 ,你在天堂还好吗?女儿无时无刻不把您挂牵。您离开我们快一百天了,这些天来,我日夜念您。在清明节来临之前的这个悲伤季节,我又梦见了您!父亲 ,女儿不孝,这么多年来,没常回老家看您,您怪女儿吗?女儿不能每年回去看您,这是我最难过的事情了,这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女儿有好多的话想要跟您说........女儿好想念您啊!想起我那慈爱的父亲。感到生命如此短暂,如此匆匆。我的心一陈陈的疼,没有失去亲人的人无法理解死-----意味着永远的别离。在也无法见到父亲的身影,见面只能在梦里。时光忧如昨日, 转眼父亲就离开我们快一百天了,总是不敢回忆过去,伤心的事情不愿回忆,我提起父亲的突然离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给奶奶的深痛悼念
2013年6月2日,我像往常一样,起床,收拾家,给我的女儿做饭,上午10:31,我收到了弟弟的短信:“姐不得不说一件不幸的事情,奶奶去世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迸发出了多少涟漪~~~
在我们家里,对奶奶而言,最有资格发言的就是我的堂哥了,最没资格发言的就是我的大姑和我爸!
幸好我还在今年见过一面奶奶,如果那次没有去,我这辈子都会自责的!
回到大同后,我还在想,等下次我朋友结婚,我回到老家,还要再看一次奶奶,可没想到,生命真的不给人机会,没有想到上次就是我见奶奶的最后一面,现实的残酷让我瞬间感觉到什么东西从我的脑袋里抽走了~空荡荡的
这辈子,谁都会记得,在每个人的心里都只有一个爷爷奶奶,我依稀记得小时候做作业,看到别人的作文里有【旺火】两个字,我就问和我一块的爷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母亲的思念

紫乐

今天,我去吴中东路,一个80多岁的老太突然出现在我眼前,驼背,白发,还对我笑眯眯的。她的身影和笑容多么像我已故近3年的母亲呀。我先是一吓,后来有了跟她攀谈的冲动,想从她身上找回母亲的缩影。说起母亲,我有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的话题。她青年时穿旗袍的那张照片、她中年时在生产队养猪的情景、她晚年时在敬老院的点点滴滴、她临终时痛苦不堪的表情-------

母亲出身于一个中产家庭,虽然称不上大家闺秀,但与普通的农村妇女是有些区别的。旧社会的农村妇女大多数是文盲,可我母亲特别渴望读书,常常跟随她的二哥看书读报。(后来连我女儿都为80多岁的外婆能看懂报纸而感到惊讶)。我父亲娶她时,是用大花轿抬过来的,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不多见的。母亲比我父亲要小十岁,当她知道要她嫁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清明节的悼念



“爷爷”这个词,听起来很亲切,每个人对自己的爷爷都不陌生,想起自己的爷爷都会眉飞色舞的。但我,已经四年没有提起过“爷爷”二字了,因为我的爷爷永远地走了。

记忆深处,爷爷是一个沉默的农民,他十分的爱我,虽然不会用语言来表达,但每一个眼神都流露出他对我深深的爱。忘不了,爷爷每天下地回来,抱起我,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忘不了,每次过年他都像变戏法一样的掏出几张百元钞票,当时,我还幼稚的向爷爷保证,等我长大后买好烟好酒孝敬爷爷;忘不了……但是爷爷还没等我懂事成人就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我,永远永远不回来了。那天,爷爷走了,我真的不懂,失去爷爷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当时,我问妈妈爷爷哪去了,妈妈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很奇怪,不就是问问妈妈爷爷去哪了吗?妈妈怎么哭啦?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爷爷去了天堂,永远不回来了。

今天是清明节,爷爷,

网上祭奠 已逝亲人进入:祭奠网 http://jidian.zupulu.com

排序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上扫墓,是通过在网上设立一个网上陵墓,然后在该网上陵墓进行上香献花等方式祭拜的扫墓形式。网上扫墓是民政部发文明确提倡的绿色扫墓方式。



友情链接:

族谱录 | 网上祭奠 | 祭拜网 | 天堂纪念网 | 生肖配对 | 炎黄军事 | 佛经 | 大连分类信息 | 思念网 | 故事大全 | 浮屠塔命理百科 | 光明佛教网 | 周公解梦大全查询 | 婺源论坛 | 天下网 | 祭奠网 | 历史网 | 历史风云网 | 西部网 | 中华民族宗亲网 | 尘土历史网 | 合肥网 | 财神网 | 网上祭奠 | 同州网 | 阳谷信息港 |

站长联系QQ:32551649